《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37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不然的话,只要跟紫霞山旅游开发扯得上一点边的人部门都有可能跟着去,比如像发改委、林业局、交通局、民宗委等等。而这次这个机会,却只有这么几个人过去。
  粟文胜只带旅游局一个部门去,还是顶了许多压力的。
  通过这个事情,张文定对粟文胜的看法又有了些改变,这位副市长还是有其过人之处的。能够走到这一步,谁又不是心毅坚忍行事果断之辈?
  一行八人由市政府的车送到白漳机场,从白漳直飞江南的省会城市芙蓉市。
  岳南市方面很够意思,由岳南市驻芙蓉办事处到机场接待石盘省随江市考察团。在芙蓉市的岳南大厦吃过午饭,办事处又派了车送他们前往岳南,好在路程不远,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便到了岳南。
  晚饭由岳南市委副书记、市长童金湘亲自作陪,粟文胜感觉相当有面子,就连张文定都浑身舒坦。到了外面,不管这一行人之间有没有什么矛盾,那总是一个整体,心里都会有个集体荣誉感的。

  童金湘虽然是粟文胜的老同学,但毕竟是一市之长,陪了一顿晚饭,又和粟文胜单独聊了一会儿之后就走了,第二天的行程则是安排了分管旅游的副市长作陪,当然,还有市旅游局长。这个阵势,说明人家岳南市是真把外省的客人当上宾了。
  到了岳南,这考察自然也就和旅游一起了。
  这边的旅游局工作人员可不比随江旅游局那些人,对于南岳佛道两教的发展,都是有一定了解的,特别是旅游开发的过程,更是熟得不能再熟。
  所以,这次旅游不需要专门的导游,就由旅游局的工作人员在景点的讲解中插入不同时间段的开发历程,也算是工作娱乐两不误了。

  其实不仅仅只是岳南市旅游局的人对岳南的旅游有很专业的认识,就连管大事的副市长,偶尔作起景点讲解来,也有一种信手拈来的潇洒。
  这个情景让张文定有点脸红,虽说现在随江的旅游还没开发起来,但他毕竟是分管那一块儿的副局长,可要让他介绍紫霞山,他还真达不到这样的熟练程度。当然了,光紫霞观他还是有一定信心的,毕竟他也可以算是在紫霞观长大的嘛。
  看了看粟文胜和田金贵的脸面,这二人神色淡然,面带微笑和相陪的人交谈着,仿佛多年老友似的。张程强也在说话,却是时不时插一句,问话的同时,也说一点点佛道两教的知识,颇有点卖弄的意思。
  张文定心里就觉得田金贵让这家伙过来实在是一着臭棋,太他妈丢人了,佛教方面的东西张文定不太懂,可是道教方面的,他还是知道一些的,刚才都听到张程强有两个道教方面的人物经历说错了——典型的把戏说当历史的搞法。
  当然了,旅游景点的故事多是传说的,没法用史实去考证,但在道观里对道教历史人物也这么干,张文定总觉得有点怪异。所幸这个这些人都是官场中人,而野史传说往往更有吸引力,所以这么歪说,倒也自有趣味。
  可是张文定就怕张程强说着说着不知收敛,到时候哪一下闹出大笑话来,那丢的可是整个随江市旅游局的脸。
  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这个张程强或许是卖弄上了瘾,终于闹了个大笑话,他说道教的最高神仙就是玉皇大帝,这个就是把道教的神仙体系给弄错了。不管是三清四御或是三清六御的体系,玉皇大帝在御中确实是排第一,但在御的上面,还有三清,即太清道德天尊、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这三位。
  要说吧,张程强身为党员,是无神论者,搞不清道教的神仙体系那是无可厚非的,可他搞不清却要在众人面前卖弄那就有点不合适了。更不合适的是,岳南旅游局有个工作人员或许是觉得这几个人是外省的,心里也没太当领导看,见张程强总是不懂装懂地卖弄,那工作人员忍不住就纠正了一下。
  这样一来,张程强脸皮再厚也忍不住红了一下,而粟文胜那张脸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了,若不是这会儿有外人面场,他恐怕都忍不住要臭骂张程强一通了。
  这个事情搞得粟文胜这个副市长很没面子,吃晚饭的时候都对张程强没什么好脸色。
  由于昨天晚上粟文胜单独和老同学叙了会儿旧,而童金湘作为大市长,也没有时间每个晚上都和老同学聊天,再加上今天白天张程强很丢了一下面子,所以晚上也没别的节目了。
  吃过饭就回房间休息,明天再到岳南市旅游局去走一趟,随便跟几位旅游企业的相关人士见见面。
  本以为会好好睡一觉,可张文定睡着之后却又被吵醒了。
  他毕竟是习武之人,熟睡之中自有警醒功夫,听得外面有吵闹,本不想出去,可听了一会儿,有几个声音竟然是同来的熟人。
  妈的,这可是岳南大酒店呢,虽然不能说是岳南最好的酒店,可也是五星级的,而且岳南市政府肯定在这酒店里有许多接待,难不成田金贵等人在这儿跟酒店扯皮子了?
  等张文定打开门,发现走廊上已经站满了人,有服务员、有保安、有看热闹的,还有田金贵和局里三个科长,粟文胜和秘书赵成没住在他们这层楼,而张程强却是不见了去向。
  一个男人正对着田金贵和三个科长骂,要他们把人交出来,而服务员跟保安则拦着他,免得打架。
  张文定听了几句争吵,没听明白怎么回事,便走到田金贵边上轻声问:“局长,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田金贵皱了皱眉,道:“我也不清楚,这个人是追着程强同志过来的,好像是对程强同志和他夫人的关系......有什么误会吧?”

  张功松一听这个话,嘴角就忍不住扯了几扯。
  该不会是张程强跟那人的老婆偷情,却被那人抓了个正着了吧?
  靠,张程强啊张程强,你***怎么还不记性呢?在随江的时候就教训过你了,你倒好,现在跑到外省考察,居然还不忘记惹风流债。
  见过丢人的,没见过你这么丢人的!

  这种事情,田金贵都后悔出来了,张文定也后悔出来了。只不过现在已经出来了,再回到房间去,就有点不合适了。好在手下还有三个科长,好在还有酒店的人员在中间拦着,这两位倒是装着糊涂看热闹。
  事实上,张文定也确实只要看热闹就行了。
  因为酒店的值班经理过来了,值班经理劝解无效,一声令下,几个保安便半劝半架硬是将那男人带离了此处。
  等到那男人被架走之后,田金贵看了张文定一眼,没说话,自己回房间了。张文定本想详细问一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见着田金贵这搞法,他也不好再问几个科长了。
  毕竟他是个相当年轻的局领导,就算是装,也得装出个每逢大事有静气的样子来。反正这个事情,到明天的时候应该就会有人说起来龙去脉,而且也会有个结果出来,又跟自己没关系,倒也不用急于了解。
  张文定想马上睡觉,可有人不让他睡。
  赵成打来电话,让他到楼上粟文胜的房间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