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37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更令他不爽的是,局党组开会,他是没资格参加,可以他现在的身份,居然没有得到一点消息,这就有点欺负人了啊。
  他也不想想,他又不是局党组成员,而平时负责这些事情的局办公室也不在他的分管范围之内,又有谁会跟他传递这些消息呢?
  说起来,也是张文定自从遇到徐莹之后,一路顺风顺水走到现在,心境难免有些自大了,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所以这时候,他才会生出这么一点不爽的心思。当然了,这个事情也确实能够说明一些问题,那就是田金贵确确实实已经不像开始那么大力支持他了。
  戴金花虽然没有跟别的局领导争权之心,可她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对于这些同僚们的心态,也能够猜个**不离十。听到张文定这么直接地问自己,就明白自己一句话,已经挑动他心中那根敏感的神经,也让他对自己产生了亲近感——不枉自己一散会就过来哈。
  反正戴金花本着不惹人不怕事的态度,以自我为中心,倒也不管许多规矩,很痛快地就说了:“哦,局党组就去江南考察期间的有关问题交换了一下意见,也没别的事,所以时间不长,要不然我这腰可能还真的要难受一会儿了。”
  果然是局党组会啊!
  张文定这会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了,但对戴金花,他还是挺有好感的,不管戴金花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她现在能够坐在这儿跟自己说这些,那就是朋友了。

  张文定张嘴就想问今天的党组会都讨论了些什么具体的事项,最后又作出了什么决议,可是话到嘴边,他一下醒悟了,自己又不是党组成员,这么私下里打听一来不合规矩,二来,也会被戴金花给看低了。
  怎么说自己也是从市委组织部出来的,不能这么不稳重!
  一瞬间调整好了心态,张文定就呵呵笑道:“腰椎痛、关节痛啊这些毛病都是平时不注意的,姐,你以后可以多跳跳舞或者学学太极拳。对了,有个事情正要找你,这两天一忙,没想起来。”
  戴金花对张文定就高看了一眼,到底不愧是从市委机关出来的,心性就是不一样,这么快就能够压下心里的不快,年轻人也不简单啊。
  她笑着道:“哦?什么事?”
  “前两天我和开发区石局长坐了坐。”张文定稳稳地坐着,云淡风轻地说道,“你们家孩子是叫孙光耀吧?”
  见到戴金花点头,他又继续道:“石局长对小孙的工作能力还是比较肯定的。”
  比较肯定这四个字,戴金花自然是明白其中可进可退的意思的,便作出一脸无奈状道:“那臭小子脾气不好,也不知道在单位有没有顶撞领导。唉,操不尽的心呀,你这个做舅舅的,以后可要多管管他。”
  张文定差点没从沙发上跳起来。
  靠,自己莫名其妙就当舅舅了?弟弟妹妹都还在读书,居然就冒出来了个当刑警的外甥了!
  戴金花啊戴金花,你可真会拉关系啊!
  然而张文定还没办法反驳,毕竟自己一口一个姐的喊着她,姐的儿子,不就是自己的外甥吗?
  呵呵一笑,他摇摇头道:“姐啊,我说句不中听的话,小孙现在都参加工作了,你别总是把他当小孩子看。儿孙自有儿孙福,让他自己去闯吧,别总想着要管他。他是去年参加工作的吗?”
  戴金花脸上表情复杂地摇摇头,道:“不是,是前年年底。”

  “哦,还没有两年啊,不过也快了。”张文定就点点头,然后咂巴了一下嘴皮子,看向了戴金花。
  张文定没有说石三勇准备给孙光耀一个好位置,可戴金花是什么人?她知道张文定不可能无缘无故说出这句话来。
  两年,工作满两年,才好被提拔嘛。他这话,是在暗示石三勇已经答应提拔了。
  自从儿子当了丨警丨察后,戴金花就对公丨安丨系统方方面面也都进行了一些了解,知道那个系统内提升,比别的系统都要困难许多,从一个干警混到个一般的派出所长,那都要有背景会钻营才行,如果那种副科级的大所,更是难上加难。
  儿子才参加两年就能够得到提拔,虽然说不可能上副科,但当个副大队长或者副所长什么的,那也是领导岗位不是?
  戴金花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求张文定帮个忙,张文定会这么够意思。心里一阵感慨,她当然又对张文定表示了诚挚的感谢,然后主动说起了今天的局党组会。
  令张文定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的局党组会上,田金贵提出了去江南的人选,规划发展科、市场开发科、行业管理科这三个科室的负责人都去,而局领导呢,则是同去三个人!

  俗话说王不见王,像这样的考察活动,一般来说,市领导只会去一个人,局领导也只去一个,最多最多正局长加一个副局长到顶了,可是田金贵居然定了要去三个局领导。
  这,就很值得琢磨了。
  党组会上决定前往江南考察的三位局领导分别是田金贵、张程强、张文定。
  对于自己能够参加考察,张文定一点都不意外。这个事情,恐怕就算是粟文胜,也没胆子把自己排除在外,除非想直面市委书记陈继恩的怒火。
  对于田金贵要亲自前往,他也没意外,毕竟这有可能就是一桩大功劳,而田大局长身为一把手,哪怕是快要退休的人了,也肯定想分一点的。但对于张程强也会一同前往,张文定就有种说不出的郁闷了。
  田金贵啊田金贵,你明知道张程强和我张文定不对付,还偏偏要张程强跟我们一起去,这不是人为制造不和谐因素吗?搞平衡也不是这么个搞法吧?
  张文定在心里闷闷不乐地对田金贵生出了些怨气,你***怎么说也是一把手啊,做事能不能别这么下作?
  不管田金贵做事下不下作,张文定也没办法改变局党组作出的决定,他只是有点想不通,当初第一个提出要到外面走一走的人可是戴金花呢,这次机会来了,戴金花怎么没有争取跟着一起去呢?
  这个问题,张文定是不好相问的,只能把疑惑闷在肚子了。
  按张文定所想,就算这个事情在局党组会上定下来了,那么接下来也应该所有局领导开个会通个气。但田金贵没那么干,他只是把张文定叫过去说了说这个事情就算正式通知了,甚至也没跟张文定多聊,二人交谈不到五分钟,田大局长便端茶送客了。
  考察的日子很快到来,张文定原以为又会跟往常一样,由市政府牵头,市里好几个部门都出动人手,甚至还拖家带口一起过去——以前外出搞招商活动的时候就这样。
  公务考察嘛,不仅仅自己可以借机旅游,也有些人带家属的。
  但是这一次,跟以前不同,不仅仅没有别的部门的人,竟然也没有任何人带家属,一行总共只有八个人。粟文胜和秘书赵成,旅游局三位局领导外加三个科长,就连市政府那位对口负责粟文胜的副秘书长都没有跟随。
  看得出来,这次粟文胜是真的去做事的,只带了旅游局的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