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97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全市长还是摆着一副官架子十足的面孔说:“省纪检委的黄副书记有些事情要向你了解,希望你能合作一下。”
  华子建不咸不淡的说:“我一定配合。”
  全市长伸出手和黄副书记握了握,说:“我就回避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给我电话。”

  黄副书记说:“嗯,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有什么事情我会和你联系的。你忙你的吧!”
  全市长这时候才把表情松弛了一下,看了看华子建,说:“实事求是,希望你没事。”
  华子建点下头,说:“放心,我本来就没事。”
  黄副书记过来,笑了笑,拍了拍华子建的肩说:“没事就好啊,我希望这只是一场误会。”
  华子建说:“肯定是,不过这地方不错,山清水秀,与世隔绝,是能够唤起回忆的好地方。”
  黄副书记也一笑,说:“这过去是新屏市的一个保密单位,现在这里让省级纪委借用,我来过好多次。”

  “呵呵,可惜过去没有见到黄书记啊,不过还是不见为好。”
  “是啊,是啊,不过有时候由不得你不见啊,进去吧,外面挺热的。”
  华子建就和黄副书记一起,走进了小楼,下面是个厅,还有好多间房子,不过看样子没有住多少人,楼上也是一排的房间,这里华子建就看到了三五个人,他们对华子建都是冷冷的样子,没有和华子建打招呼,华子建也不在意,就和黄副书记走进了靠最里面的一个房间,
  地方还算宽敞,床上用品都很整洁干净,阳光从窗门走进来,照得屋里一片光亮。如果是在城里,那阳光会显得烤热,但由于山间静凉的风,那阳光却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黄副书记就看了身边的小刘一眼,这小刘就对华子建说:“请华市长交出你的手机。”
  华子建很配合地把手机关掉,交了出来。

  小刘接过手机后,说:“请把你身上的其他物件都拿出来。”
  小刘手里就多了一个厚实的,透明塑料袋子。
  华子建这才意识到事情比他想像的要严重,如果只是一般的调查,关上手机却是正常的,但是,还要把其他的物件都交出来,问题就复杂了,似乎他们要与他打持久战了,似乎他们担心他身上带的物件对人身会有损害,或许伤害自己,或者狗急跳墙伤害他们。
  华子建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黄副书记说:“这只有你才知道。”

  小刘再次说:“请你配合一下。”
  华子建还是不相信地问:“所有的东西都要交出来吗?”
  小刘说:“所有的东西。”
  华子建苦笑一下,便把口袋都掏空了,把锁匙、钱包等东西都放在了塑料袋子里。

  小刘很认真地清点后,写了一个收据让华子建核实,并签了名,然后,把所有的东西连同收据都放进他的提包里。这期间,纪检委的黄副书记一直不说话,鹰一般的眼光紧盯着华子建的脸,仿佛要透过他的脸看到他内心深处。华子建一面掏着东西,一面迷惑地看着黄副书记,但他在他脸上能看到什么呢?只是看到一个执法者看罪犯的严厉和揣测罪犯的心理变化。
  华子建笑了笑,他知道,他不可能在黄副书记那里看到什么,自己越是这样地想要在他那里看到什么,反而会让他认为自己做贼心虚,华子建走到茶具前,很悠闲地泡茶冲茶。
  然而,华子建并不知道,他的这一连串的动作,恰恰让黄副书记感觉到他在掩饰自己,他在借泡茶冲茶掩饰自己。
  华子建对黄副书记说:“喝杯茶吧!”

  黄副书记笑笑说:“你好像很轻松,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华子建淡然的说:“我自问自己本来就什么没有事!也想不通,你们为什么要调查我,你们不会感觉到这是一个浪费时间和精力的事情吗?”
  黄副书记就很自负的笑了,说:“你认为,仅仅是调查吗?难道你真的看不懂?这应该不是你华子建的性格吧?”
  华子建说:“你既然已经了解过我的性格,那就不应该这样做,真的,我也忙,你也忙,何必为无关要紧的事情来浪费彼此的宝贵时间?”
  黄副书记摇下头,说:“我们谁也没有浪费什么,因为作为我们,是想挽救你,而作为呢,这或许是你的一个机会,你要知道,这样的机会不会很多。”
  华子建笑着给他杯里斟满茶,说:“你很自信,认定我是有罪了!”
  “我干这行已经三十年了。”
  “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有经验的老同志了。但这能说明什么呢?能说明我有问题,能说明你不会搞错?”
  黄副书记看着华子建的眼睛,说:“在我面前的每一个人,刚开始都会说自己是如何如何的清白,嗯,几乎是每一个人吧,就算有的本来已经吓的半死的人,也是会这样说的,但是,到了后来,情况就不一样了,不得不承认,你表现的很镇定,但这有什么用处?没有用的,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要等到后来呢?为什么不会一开始就说清楚呢?你知道为什么吗?”
  华子建摇摇头,说:“我还真没研究过犯罪心理学。”
  黄副书记说:“道理很简单,你们每一个人开始的时候都存有侥幸,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等到自己也知道自己蒙混不过去了,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希望组织上给予原谅,给予宽大。知道我为什么要说我干这行干了三十年吗?就是要告诉你,我接手的案子没有一次不成功的。这里并没有运气的成份,而是凭我的经验。我在介入前,很认真地分析了你的情况,没有十分把握,我是不会接手这个案件的,是不会介入的。”

  华子建很平静的说:“书记,你用错了了一个词,不是‘你们’,准确的说,应该是‘他们’,我和他们是有区别的,对不对?”
  华子建也明白黄副书记的话,他要他打消侥幸的心理,要他如实地交代罪行。现在的问题是,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犯了什么事!如果,黄副书记说的是真的,真的看了他的卷宗,了解他的案情后,认为他肯定有事的话,那他到底看到的是什么呢?
  如果他只是凭空胡说一气,组织上也不允许他这么做。也就是说,组织也认为他应该这么对华子建进行调查。这是华子建觉得最想不通的。组织上也认为他是问题的,还不只是有问题那么简单,而是认定要采取必要的措施!
  这么想,华子建反倒觉得有些心虚起来。
  一个人,有时候自己知道自己什么事也没有做,但是,遇到大家都不相信你,组织上也怀疑你的时候,再自信的人也会平白无故地生发出一种心虚!。

  华子建的心虚折射到了他的脸上,即使只是一掠而过,还让黄副书记窥探得一清二楚。他笑了笑,对攻破华子建的心理防线,他觉得更有信心了。
  作为黄副书记,他在纪检部门工作了三十年,查获了无数件违法乱纪的案件,是全省有名的办案能手,在这三十年里,也查清了许多冤案错案。不过,黄副书记接手华子建的卷宗时,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一件简单的案例,有可能会牵扯出一些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