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5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自认为一切安排的天衣无缝,一切都合情合理,可今天当纪委人员出现在书记办公室,在向孔方通报老梁违纪这件事的时候。孔方忽然感觉到心虚,心虚自己“指鹿为马”的作法,也心虚老梁会胡乱咬人。纪委本来只是例行通报,但孔方却总疑心牛正国的声音不对,觉得牛正国的眼神也别有深意。好在纪委人员通报完,就直接去办案了,但孔方的心却更乱了。
  老梁被带走的时候,孔方没有出现在现场,但他能想象出老梁当时颓废的样子,能感受到老梁无助的神情。
  现在纪委的人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了,但孔方的心境还无法平复。就自己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着,走动的脚步声,就像重锤一样,“咚咚”的敲击在自己心头。他心中默默念叨:老梁,别怪我心恨,要怪也只能怪姓楚的。要不是他,我也不会用“指鹿为马”这招,也不可能扯出你那件事。当然,也怪你自己,谁让你做下那糊涂事呢?
  “咣当”一声,门被推开,一名披头散发的妇女闯了进来。在孔方还没看清状况的时候,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嘴里大呼:“书记,救救老梁吧!”
  对于梁主任被纪委带走一事,乡里人们在议论一段时间后,渐渐的降了温,人们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
  当然,也有个别人心里不踏实,有的人甚至还被纪委约去了解情况。但具体是谁受到过纪委的邀请,众说纷纭,看哪个人都像,又都不像。只要是有人离开乡里几天时间,就会被传成受纪委邀请,即使回到乡里,也会被冠以“问话完毕”的结论。
  对于这件事,楚天齐倒没有过多的关注。反正梁主任和自己无怨无仇,也没有什么交情,更没有什么纠葛,他的事也涉及不到自己。
  楚天齐的日子还是那样,孔方和乡里人都对他礼遇有加,但孔方也对楚天齐防的很紧,就是不让楚天齐参与抗战旧址管委会的事。知道现在也没有什么机会,楚天齐只好等待合适的时机,再图参与。不过,几天去一次抗战旧址的习惯,一直保持着,他不能让孔方彻底放心,在对方放心的时候,可能就是自己危险来临的时候。
  每天学习、充电,楚天齐感觉自己在好多方面又进步了好多。在学习的过程中,有不懂的问题,他就向宁俊琦请教。宁俊琦也说不清楚的,就向省委党校的几位教授请教。对于楚天齐的虚心请教,艾钟强等教授不但不烦,反而觉得受到了尊重,极其耐心的向他讲解和传授,有时甚至多次给他回拨电话过来。
  有乡里生活上照顾,宁俊琦又不时关心,雷鹏等也经常来看自己,还不用干工作,楚天齐的日子倒也过得很是逍遥。
  尽管活的很滋润,尽管学习很充实,但楚天齐内心还是很空虚。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觉空落落的,因为他想切切实实的干工作,而不是像现在一样除了吃睡就是看书。这好像寓公一样的生活,看似不错,但不适合他性格,更不应该是他这个年龄段该做的事情。
  十二月中旬已经快过完了,借调的手续也一直没有办理,反正楚天齐是没见过相关的东西,更没有签过任何关于这方面的字。就这样,关系在县委办,人却在老幺峰乡挂着,一天天的熬着日子。
  眼看着要到年底,楚天齐心中的一点希望之火也越来越小,就差熄灭了。自从被李卫民当众赞赏后,楚天齐也期盼着自己的境况能有所改变,能结束这种被挂着的日子。
  从当天李卫民的表态看,对方就是给自己在撑腰。按说县里人应该能看清火候,能理解市委书记的意思,也应该能解决自己无实际工作可做的尴尬。一开始,楚天齐信心挺足,虽然他嘴上不说,但他相信县委领导能够理解市委书记的意思。
  随着时间的推移,楚天齐对于自己的自信产生了怀疑,因为除了没有把自己的工作关系直接踢到老幺峰乡以外,县里并没有任何实质性做法。他不知道是县里没有理解市委书记意思,还是自己理解偏了。
  楚天齐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太天真吧,市委书记那可是实打实的正厅级领导。虽然那天看似在给自己撑腰,也许人家并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另有所指。即使是这样的话,按说县里也应该有一定的态度吧?
  难道是县委书记柯兴旺不屌市委书记?按说也不应该啊,但并不是没有可能。以柯兴旺的能量,应该还不足以和市委书记抗衡,但他背后的力量难保不会抵制李卫民,和这个外来户争一时之短长。也可能是柯兴旺早已深刻理会了李卫民的真正意思,已经按市委书记的意思去执行了,只是自己还天真的在自以为是而已。

  既然市委书记的表扬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看来自己只能是另图他策,以解决目前的处境了。
  想着这些乱七八遭的事情,楚天齐连看书的心情都没有了。干脆就仰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笃笃”,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听到响动,楚天齐边睁眼,边说“请进”。
  话音刚落,屋门推开,门帘一挑,一个少丨妇丨走了进来。
  看到少丨妇丨的一刹那,楚天齐站起来,伸出右手,迎了过去,口中说着:“稀客,稀客,欢迎,欢迎。”
  少丨妇丨不是别人,正是玉赤县政府党组成员、旅游局局长夏雪。她抬起手,没有去和楚天齐相握,而是用手背打开了他的右手:“少来这一套。”

  “夏局长大驾光临,怎么着也该握手相迎啊,你这么客气,让我……”楚天齐白话到一半,就闭口不言了,他发现在她的背后,出现了一个很有气质的男人。
  夏雪往旁边一闪,介绍道:“楚主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省文物局夏局长。”
  文物局局长?我不认识呀。楚天齐心里这样想着,但嘴上却说:“夏局长,您好,欢迎欢迎!”
  夏局长面带笑容,伸出右手道:“你就是楚主任呀,幸会幸会。”
  楚天齐不敢怠慢,赶忙双手握住对方右手,嘴里说着:“里边请,请坐。”

  夏局长笑了笑,松开楚天齐的手,走到办公桌对面椅子旁,坐了下来。夏雪把门关好后,才坐到了另一张空闲椅子上。楚天齐赶忙张落着沏茶水。
  夏局长一摆手:“楚主任,不必客气,你请坐。我有几句话要说,说完就走。”
  对方的话挺平淡,但却透着不容质疑的威严,楚天齐停下手中动作,下意识的看了看夏雪。
  夏雪冲着楚天齐一挤眼睛,示意他去坐。
  楚天齐走到自己椅子旁,正要坐下,想想又不妥,于是站在那里道:“夏局长,您请讲,我听着呢。”

  看到楚天齐的作派,夏局长“哈哈”一笑:“楚主任,我这有点儿喧宾夺主啦。那我就长话短说,以免打扰你的工作。”说着,夏局长面色一整,“楚天齐同志,鉴于你在仙杯峰发现重要文物的突出表现,经河西省文物局研究,给予你重奖。希望你再接再厉,为全省文物工作再做贡献,并要求你对于此次发现严格保密。”
  日期:2016-11-02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