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78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8-13 08:52:00
  因为有了这个叫血如的女鬼带路,所以这回我们在进入这座古墓的时候没有完全没有碰到什么障碍,也不用胖子拿拐钉钥匙溜门撬锁了,一路畅通无阻的就直接进了古墓甬道,那些撵着我们跑的上万阴魂果然没有追上来,我们一行人也总算是柳暗花明了,那种疲于奔命的滋味儿真心不好受。
  没了性命之忧,我整个人也就轻松了许多,察觉到这个叫血如的喜鬼似乎对我并没有什么恶意以后,我也就不那么恐惧了,当然,这也仅仅是针对我,胖子和张金牙他们恐怕不好受,一个个几乎是大气不敢喘,显然有了先前那一出以后,他们都有些忌惮这个叫血如的喜鬼。
  大概是因为心态变了的原因,我甚至都开始和血如聊起了天,当然,所问自然是我最关心的问题——给我递婚书的和一直帮我的人到底是不是那个叫花木兰的神秘女子?还有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这座古墓是不是十绝凶坟里的一座?
  可惜,血如没有给我太多的答案,只是说所有的答案她的主人会和我说的,不过有一点她倒是给了我确切的回答——那个在古刹前救了我的神秘女子确实是她的主人,给我送婚书也是她的主人。
  日期:2016-08-13 08:52:00
  没有得到我太多的答案,说不失望肯定是不可能的,只是这个血如看起来似乎脾气不太好,之所以肯跟我说话恐怕也全是因为那个叫花木兰的神秘女子的原因,因此我也没敢再过多逼问,毕竟这村里的老人经常说鬼性难测,大概意思就是说这人死变鬼以后,生前所遭受的种种不公正待遇给他们造成的负面影响会在其死后无限度的放大,形成怨气,所以但凡是鬼,都是喜怒难测,这一刻它对你没有敌意,也许下一刻就得把你扯成碎片,当然,那种道行特别深的鬼物是不再此列的,就比如那位上我身差点没有把我折腾死的白无常白二爷,那位就特别人性化了。

  日期:2016-08-13 08:53:00
  说话之间,我们已经走过了一截甬道,在血如的带领下进了古墓的前室。这座前室的格局类似于古代人家的客厅,事实上,在古代除了那些平民百姓因为无力厚葬,所以死了以后基本是薄皮棺材一装或者是草席子一卷草草掩埋以外,绝大多数的达官显贵古墓格局都是这样的,模仿当时的建筑风格而建,前室基本上都是格局类似于客厅,紧接着才是妻妾所住的的侧室,也就是倒斗的行话里说的耳室,最中间的才是主墓室,也就是穆主人沉睡的地方。

  这座古墓的前室也是如此,摆放着一些古代客厅的器物,不过绝大多数都破损了,下葬的时候埋进来的桌子什么的早就已经变成了一堆渣滓,因此这前室里面看起来空空荡荡的,不过四面的石壁上却是绘着一些壁画,估计是记载墓主人生前事迹的。
  “行了,你先在这里看看吧。”
  日期:2016-08-13 08:53:00
  血如在这古墓前室里面停下了脚步,看了我一眼说道:“这是主人的吩咐的,让你看完这些壁画再去见她。”

  其实不用她说我就已经在看这些壁画了,因为我真的是太关注那个神秘女子了,我想知道她生前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她有经历了怎样的事!
  这壁画最开始的一幅上面画着的是一个穿着北魏时期胡服与汉服结合后产生的特殊服饰的女子,她正坐在一间屋子里做女红,画上的女子模样俏丽,哪怕是隔着画我也能感受到她的年轻动人。
  因为北魏时期是五胡乱华后,汉族与胡族完成了融合后的时期,所以那个时代的服装很有特点,我几乎是一眼就看出了画中女子所在年代。
  第一幅壁画上,并没有太多的信息,所以我观察了画中女子一会儿就看向了第二幅画。
  日期:2016-08-13 08:53:00

  第二幅画里,画着的是一个老者,背部佝偻,满头花白,老者正跪在地上,有两个士兵似乎在对着他宣读什么。
  看到这里,我心中一动,凭着对历史的了解,心中已经有了很多猜测,当时耐着性子看了下去,好在这壁画画的层次分明,因此看了以后心中也大致有了一个壁画上说的故事的雏形:
  壁画上的老者其实是那个做女红的女子的父亲,他似乎是受到了军队的召唤,让他去从军,然后女子因为担心父亲的身体,所以就干脆偷了父亲的甲胄刀枪,拿了父亲的文书,去买了马,然后替父亲从了军,从一个柔弱女子一下子变成了北魏武士。
  接下来的画面基本上都是在讲述女子在军营中的生活,她为了避免暴露,在袍泽都出去洗澡的时候憋着,在睡觉的时候不敢脱衣服,然后因为是女子体型瘦弱,在刚刚进入军营的时候老是被打,不过女子也刚强,在这种艰难的环境下一直都没有放弃,训练的时候非常刻骨,哪怕是深夜依旧在练习射术。
  日期:2016-08-13 08:54:00
  画这壁画的画师画工相当了得,完整的反映出了当时情况,就连我这个看客看完以后也是不禁有些心疼那个女子。
  画完这些军营生活后,画面跳转,一下子蹦到了战场上,看壁画上画的敌人的造型,应该讲的是北魏皇帝拓跋焘在位时期,鲜卑拓跋一族和柔然人之间所爆发的那场战争。

  战场上,那女子虽然是女儿身,但是作战异常骁勇,尤其是她的箭术,更是奇准,百步穿杨,常常一箭钉死敌方将领,因此她凭着战功一路升迁。
  在这些有关于战争的壁画中,我发现画师对两个男人进行了重点刻画。一个是柔然人,画中那柔然人所住的帐篷都是金顶,按照当时柔然人的习俗,非皇族不能用这种大帐,所以我猜测那个柔然人可能是柔然的皇族,甚至是当时的柔然大汗!根据画师的记录,似乎那个柔然人发现了女子是女儿身的秘密,死皮赖脸的在追求那女子,可惜差点被那女子在战场上一箭射死。
  日期:2016-08-13 08:54:00
  另外一个男人,似乎是当时的北魏人,最起码他穿的衣服是北魏的官服,只不过在那个男人的官服上画师没有进行仔细刻画,所以我也无法判断这个人在北魏朝中的官爵如何,不过想来应该是和后勤有关系,因为画中那个男人负责向女子所在的军队运输粮草财物,而那个男人,似乎同样发现了画中女子是女儿身的身份!不过这个男人可比那个柔然皇族的运气好很多,画中女子和他最后在一起了,壁画中有很多画面都是两人依偎在一起的场景,而且那个男人还经常送给女子一些东西,其中有一件就是一把刀——这刀,就是现在我带的百辟刀!

  看到这些场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酸酸的,对那个男人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敌视!
  日期:2016-08-13 08:55:00
  至于那个男人,我也有猜测,从皇帝下令让他去挖掘古墓的那一段可以看出,这个男人很有可能就是个盗墓的,只不过是官盗,类似于曹操所设的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通过盗墓来为皇家敛财,供养战时所需,所以才有了他为军队运输物资的那一段,因为他运输的物资很有可能就是他盗墓得来的钱财所购买的!
  只不过我有点想不明白,从画上来看,花木兰似乎生前对那个盗墓贼的感情至死不渝,要不然不可能在拓跋焘计杀那男子后,为那男子殉情,那么……她现在给我递了婚书又是怎么个意思?
  我思维混乱,站在最后一幅花木兰服毒自杀的壁画前久久不语。

  “好了,你看完了就跟我走吧。”
  血如无声无息的就出现在了我面前:“跟我去见主人!”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