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96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一种不很庄重的姿态,也只有在冀良青感到无所顾忌的时候,他才会这样做,也或者,他就是要用自己的这个形体语言告诉华子建,他对他并不设防,把华子建当成了自己的人。

  华子建就给书记发上了烟,冀良青一看华子建丑的还是25元一包的芙蓉王,就摇下头说:“我不是说过了吗,烟可以少抽点,但一定要抽好的,这对身体危害小。你吧我桌上烟拿过来。”
  华子建就站了起来,笑着过去拿来了冀良青的软中华,一面说:“我抽这烟习惯了,一直都喜欢这牌子。”
  冀良青也不理他,抽出了两只烟。
  华子建赶忙上前一步接上一支,又帮冀良青点燃,自己才也点上烟,坐了回去。
  看了一眼华子建,冀良青说:“你那面工程上的事情进展不错吗。”
  华子建一听说道工程上的事情,赶忙掏出了随身携带的一个笔记本来,就准备给冀良青汇报一下花园项目的进展情况。
  冀良青一下坐正了身子,说:“停停停,你不要给我来这套好吧,我可不想听你这官面的文章。”
  华子建说:“我最近忙,怕打扰书记,所以好长时间也没有给你汇报了,今天刚好,我就把项目情况简单的给你汇报一下吧?”
  冀良青摇着头说:“现在有什么好汇报的,还没怎么开始呢,在说了,你汇报也是给全市长汇报,我听那么多干什么?”
  华子建疑惑起来,从自己一进来冀良青说的每一句话,好像都是和项目相关的,但为什么他又不听自己汇报?

  华子建有点为难的看着冀良青,一时不知道应该继续谦虚的坚持汇报,还是把笔记本装起来。
  冀良青一笑说:“我叫你来只是一种好奇,知道吗?好奇!这应该不算是工作的事情,就是私下里的一个疑惑想让你给解释一下。”
  华子建抬手扣了扣头,这冀良青书记也会好奇?他问:“书记是什么事情需要我解释,请明示一下,我一定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冀良青就闪动了一下本来就很犀利的目光,轻声说:“我想问的问题是,你怎么就让全市长改变了想法,按你的思路进行了这次招标?”
  冀良青说的声音不大,但一下子就穿进了华子建心中,那话语铿锵有力,听在华子建耳里犹如雷鸣,让华子建暗自心惊的,这个冀良青太厉害了,似乎他从来没有关心过花园广场的招标项目进度和情况,但从他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中,华子建就不能再有任何的侥幸心理了,冀良青什么都知道,他对招标组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明白,他还洞悉了自己的意图,也明白了全市长委曲求全是不得已的行为,这太让华子建震惊,也太让他感到害怕了,冀良青就像是盘旋在新屏市的一支鹰,对这个城市发生的一切他都历历在目。

  华子建的脸上就显出了茫然,不解,惶恐而又惊讶的神色:“冀书记的话我没有完全明白?”
  冀良青就死死的盯着华子建,看的华子建心头发毛,背心流汗,最后冀良青发出了轰然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给我还装,你装吧,装吧。”
  华子建还是茫然的摇着头,他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他没有其他的选择,他宁愿装,哪怕装的不像,哪怕冀良青明明知道自己在装,但还是要装下去的,这总比自己说出自己的阴谋诡计,说出自己联手张老板对全市长敲诈要好的多。
  至少这样冀良青只能是继续的怀疑自己,而说出了那些,恐怕冀良青就是另一种心态了,他会对自己加强防范,他会对自己敬而远之,甚至是打压,从某种意思上来说,领导可以对一些事情怀疑,但绝不会容忍一个善于阴谋诡计的人在自己身边。
  冀良青没有让华子建的伪装蒙蔽过去,他说:“当你们第一轮的筛选结果出来的时候,我其实就想出面的,但后来我想了想,既然有你华子建在那里,我相信你是有办法的,但再后来,你在金副秘书长那里也受挫了,我想这件事情你已经没有了胜算,但我还是想等到最后一刻才出面喊停,知道为什么我想那样做吗?”
  华子建摇摇头,没有说话,其实他真的也不知道冀良青为什么一直不出面,既然他已经断定了自己无能为力了,他还不出面?
  冀良青点点头说:“是啊,你当然是猜不出来,其实啊子建,在很多时候,我最想听到的是你来给我求援,你来找我,让我帮助你,让我给你作为后盾,但显然,你从来都没有准备给我这样的一个机会,这从我内心来说,还是有点失落的。”
  华子建现在算是明白了,冀良青想要的就是让自己对他的臣服和乞求,只要自己求他,不管是什么事情,他一定都会答应的,因为作为一个资深的宦海老吏,冀良青知道自己的价值,他要自己明确无误的坐上他的战车,为他冲锋陷阵,为他攻城掠寨,做他的急先锋。
  但华子建是不愿意这样的,至少,现在华子建还不想过早的投靠谁,在这个近似于赌局一般的官场,旗帜鲜明,立场坚定,固然是一种方式,可以找到靠山,可以获得最大限度的帮助。
  但万事万物都是矛盾和相克的,过于鲜明当然也就有了孤注一掷的特性,它就少了灵活自如,少了回旋变化的巧妙,政治的奥妙在于不断地周旋,政治的乐趣在于最终俘获,政治的全部智慧在于圆滑,在于藏着锋芒的世故,在于妥协中保存实力积蓄力量,政治的快感在于强加于人。

  而一旦没有这些,自己就只能是依附在别人战车上的一个轮毂,一个扶手,或者刀具,自己已经没有了生命,没有了独立,没有了自由,自己只能在一个特定的圈子里做一些特定的事情,为一个派系工作,为一个小集团出力。
  这不是华子建想要的模式,华子建更希望在这尔虞我诈,暗流涌动的权利之场,用自己独特的手法,绘画出了一片更为炫丽的辉煌,这就首先要独立出来,而不是给自己套上派系,关系的枷锁。
  华子建苦笑了一下,说:“比起冀书记你们这些老领导来,我真的发现自己差得太远了,要是早知道你一直想要帮我,何必我把自己搞的紧紧张张的,一面怕工作没做好,一面又怕无意中得罪人,两头的为难啊,唉,这就是眼光水平的问题啊,现在才发现,很多事情我都看不透,看不清。”
  华子建的表白让冀良青一时哑口无言,华子建没有回应自己的话意,他自说自话的在吹捧自己,自己需要你来拍吗?根本不需要。想拍我冀良青的人多得很,我可没有心情来和你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冀良青久久没有说话,他看着华子建,想看懂他,他要理解他,但却感到华子建越来越模糊了,作为盘踞在新屏市多年的冀良青,在新屏市这块土地上,只要自己想拉谁过来,不管这个人多有个性,也不管他多么自大和骄傲,他都会对自己的微笑做出最为快捷,最为直接的回应,自己的橄榄枝从没有伸出去又空空如野的拽回来。
  而这个华子建他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他就不愿意搭上自己的快船,他一个人难道不寂寞吗?显然,他也没有踏上全市长的战车,更不用说庄副市长的战车了,他难道总是喜欢这样独来独往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