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9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就是我们估计是在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分散开去了,要不然是不会变成此刻模样的。
  这还是最好的结果,而更坏的事情是我们进入了不同的世界。
  那问题可就严重多了。
  我尽量朝着好的方向去思考,然后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不远处的那头恶狼身上来。

  这畜生长得跟一头马驹似的,这般高大身子的野狼,在地表世界是不可能出现的,那么这里一定是与我们所要去的世界截然不同的地方。
  而我当初瞧见的画面,却是自己在荒域时碰见的少女安。
  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么多飞速流转的画面里面,瞧见她,但我却能够有几分的把握,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是荒域没错。
  因为这样的灵气浓郁度,与我印象中的荒域是吻合的。

  那么大的野狼,在荒域也算是正常。
  只是,为什么荒域的世界,会出现少女安的图像呢?难道是因为她青鸾的身份?
  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就解释得通了。
  我并不算是笨人,三两下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想清楚了,而这个时候,那头野狼也结束了前期的试探,开始蹑手蹑脚地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它的脚步轻盈,身子弓起,表现出随时都准备离开后撤的样子,不过闪着绿光的眼睛,和流着口涎的嘴,却充满了侵略性。
  啊……
  我努力地吼了一声,那玩意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发现我并没有动弹,反而放心了许多,开始朝着我靠近。
  没一会儿,它口中喘息出来的腥臭之气,都已经扑到了我的鼻子前面来。
  它开始围着我试探,脊椎摔到了的我半边身子都动弹不得,麻木僵直,所以做不出什么太有威胁性的动作,眼看着这玩意不断地试探,我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这般的畜生,倘若是我没受伤的时候,来多少杀多少。

  只是,现在的我,真的就要死在它的嘴里?
  我充满了悲观的心理,试图呼唤小红,结果却如同泥牛入海,半点儿消息都没有反馈回来。
  在经过了许久的试探之后,那恶狼终于确定了我并没有反抗的能力,于是没有再犹豫,张开了满是腥气的大嘴,然后朝着我的脖子咬了过来。
  就在死亡即将来临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肾上腺素陡然激发,一股力量凭空而来,我动弹不得,却在瞬间伸出了双手,抱住了这畜生的脖子,将其狠狠按到在地了去。
  那玩意一倒地便奋力挣扎,那力气很大,几乎要挣脱出我的控制。
  我知道如果自己一旦放开它,就半点儿机会都没有了,于是没有任何犹豫,抱着那畜生的脖子,张嘴就咬。
  野狼的毛发十分扎人,浑身腥臭无比,还带着湿淋淋的汗水,我死死抱住了这畜生的脖子,努力控制着它的挣扎,然后朝着脖子处的大动脉猛然张嘴,使劲儿将其咬断了去。
  血管一断,那鲜血便陡然喷射了出来,腥臭的狼血将我的脸都给弄得一片污浊,而受痛的野狼也拼命挣扎着。
  我没有心软,张开嘴,就着那血管的缺口使劲儿咬去。
  我几乎咬出了一大团的皮毛和软肉,将那恶狼的脖子咬去了小半边,这畜生方才最终停止了挣扎,软绵绵地趴倒在地,不再动弹。

  我与它的拼斗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气力,而且在挣扎的时候还动到了脊椎,疼痛让我几乎快要昏厥过去。
  短暂的失神过后,我勉强回过神来,躺在温热的狼尸之上,下意识地吸了几口狼血。
  我在补充能量。
  如此又过了十几分钟,我方才回过神来,感觉刚才的拼斗让我脊椎受伤更加严重了,几乎动弹不得。
  我几次尝试,都没有能够成功,而这期间里,鲜血引来了蚂蚁和各路虫子,朝着这边汇聚而来。
  好在我体内有着聚血蛊的缘故,使得这些卑微的生命在我几米之外,就不敢再向前。

  对于这些小虫子,聚血蛊的威慑力还算是不错。
  我躺在狼尸之上,过了小半个小时,这个时候突然间林间一阵乱动,然后我瞧见有一条粗如水桶的花斑大蟒从树上游了下来,在我左边五米外的一棵树上挂着,好像是准备过来捡便宜。
  而另外有种野狗一般的犬类出现,豺豹之类的,而且不仅仅只是一条,七八条,在林子的间隙里不断穿梭着,舌头伸得长长。
  又有一头斑斓猛虎突然出现,一声虎吼,将这些豺豹给吓得四处逃窜。
  不过那些豺豹显然有些执着,虽然分散开去,却并不肯走。

  也不知道它们是在馋我呢,还是那具狼尸。
  一头三米多高的野熊直立着身子,从林子里也挤了过来,瞧见那头斑斓猛虎,毫不犹豫地狂吼一声。
  瞧见自己成为了那么多畜生眼中的食物,我心中陷入了绝望。
  如果是往日,我或许还能够凭借着手段一一斩除,然而此时此刻,为了一头狼我都已经耗尽了心力,哪里还有闲工夫对付这么多的畜生?
  怎么办?
  我的心如死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一声口哨陡然吹响了起,紧接着有一个身影荡着绳子,如人猿泰山一般,从那树林间飞跃而来,落到了我的身边。

  他打量了一下我,问道:“死的?活的?”
  对方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浑身上下都是树叶子,给人感觉好像一毛猴似的,不过眼睛晶晶亮,又黑黝黝的,一身蓬勃的朝气,青春逼人。
  我睁开眼睛来,说活的。
  少年说既然活着,那就跟我走吧,一会儿那老虎过来,我都怕。

  我说我脊柱好像断了,动不了。
  少年一愣,说啊?瘫痪了?那就算了,救活了也是一废人,需要我帮你了断不?
  我急了,说别啊,我跟普通人不一样,即便是脊椎断了,养三两天也就好了,不会耽误的——小兄弟,你救救我,回头我给你些好东西。
  少年左右打量了一下,撇嘴,说啥啊,拿出来看看?
  我说你先带我走。
  少年说你确定断的不是肋骨,而是脊椎?
  我说不管断什么,我体质好,几把都能够再长出来的……

  少年没有再跟我多扯,伸手过来,将我的身子抓着,垫量了一下,说你可真沉。
  话是这么说,不过他倒是显得很轻松,抓着那根藤条,人一下子就飞了出去,周遭围过来的那些野兽纷纷怒吼,却到底没有他快,三两下,却是越过了这棵大树,飞跃了出去。
  少年带着我像人猿泰山一般,在林子里不断飞荡,我只瞧见两边的景物在身边簌簌而过。
  过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少年终于停了下来,而我瞧见在林中突然间多出了一个小村子来,里面有上百来个窝棚一般的茅草棚子。
  如果按照一个棚子住三五人的话,这儿算得上是一个中等部族了。

  少年停在了村口,朝着里面招呼了一声,有两个与他年纪相当的少年来,问他怎么回事。
  少年说林间碰到一人,脊椎断了,给救了回来。
  日期:2016-06-07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