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36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虚什么?我有什么好心虚的?”张文定情绪显得微微有点激动了起来,一下摆脱武云的搀扶,两眼因为喝酒太多不舒服而一眯一眯地看着她道,“丫头,我告诉你,我,是你姑父,啊,不是,不是你男朋友,啊,你,你管得太宽了吧?”
  “小姑没在这儿,我不管你谁管你?”武云理直气壮道,“你今天喝多了,我不和你说!”
  这话一出口,她也懒得去管张文定能不能够认得清房门,更不去理会他嘴里喊着什么,一转身,相当潇洒地下楼而去。
  张文定本还想和她好好理论一番的,但见她下了楼,也就没办法了,只能哼哼着摸向自己和武玲以前住的那个房间,但推了推却发现门是锁着的,推不开。
  他也没叫服务员,摸到旁边那间房的房门,推了一下,推开了,摇摇晃晃走了进去,衣服都没脱,躺在床上倒头便睡。
  中午一餐酒,时间喝得长,张文定虽然没有烂醉如泥,可等戴金花到了紫霞会所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还是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直想继续睡觉。
  要不是他心里还保持着一份清明,要不是身在体制中即便是喝醉了也知道尊重领导团结同事的重要性,他真的不愿意从床上坐起来啊。
  伸手在脸上揉了揉,张文定这才发现房间里的布置不怎么像自己和武玲住的那间。
  果然喝酒误事啊,自己先前不是认准了门的吗?唔,自己不会钻到武云那丫头的房间了吧?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还迷糊着的脑子顿时清醒了不少。
  啧,玩笑开大了啊,这要让武云知道了,那可有得自己头痛的了。

  张文定赶紧站起来,目光在房间里粗略地扫过,还好,还好,貌似自己进来后就直接到床上睡下了,并没有乱动她的东西,只要把床单再抹平一下就没问题了,神不知鬼不觉啊!
  想到就做,几乎没费什么工夫,张文定很轻易地便把床单给抹平了,至于床上的被子,他并没有乱动,只是睡着了之后压了压,看得出来原本叠成的形状,只要把压下去的部位恢复原样就行了。
  将被子恢复了原状后,他又不由得庆幸自己睡觉的习惯好,不怎么乱动,要不然真要把这床上的被子给扯开了,这会儿可就没办法了啊。
  带着这份庆幸的心情,张文定见到了戴金花。

  “戴局,不好意思啊,等久了吧。”张文定面带微笑打了个招呼,然后伸手道,“走吧,今天晚上要吃好喝好玩好,不急着回去吧?”
  这里不比单位,他觉得还是称呼职务比较好。
  “那敢情好。”戴金花呵呵笑了起来,边走边说,“到你这儿来了就随你安排,我今天只管过来吃大户。”
  到包厢之后,张文定就对戴金花道:“戴局,喝点,红酒?还是来点白的?”
  “两个人就不喝白酒了吧?”戴金花摆摆手道,“还是红酒吧,养人,不伤身。”
  张文定从善如流,他巴不得喝红酒呢。
  今天中午实在是喝得太多了,这时候张文定要再闻到白酒都不知道还能不能下咽。

  等着上菜的时间,二人聊了些生活中的趣事,可谓是笑声不绝。等到菜上来后,张文定挥挥手让服务员出去了,举起杯,换了称呼道:“戴姐,我敬你一杯,以后姐姐你可得多关照关照我啊。”
  戴金花听着张文定的奉承话,心里相当舒服,也举起了杯,笑着道:“你可别拿姐姐寻开心了,姐姐还希望你多多关照呢。”
  张文定心里就是一颤,这戴金花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拿你寻开心啊,拜托,咱俩只是同事,不是情人好不好?我就算要寻开心,也不至于会寻到你头上。
  越看越觉得这个戴金花可能有着老牛吃嫩草的嫌疑,张文定肚子里许多话就不敢冒出来了,喝了酒之后便就自己办公室明天重新布置的问题对她表达了诚挚的谢意,然后便聊起了工作,请戴姐帮着出出主意。
  戴金花的主意毫无新意,就是在会上提出来的出去考察,到外面多走走。
  张文定知道她的目的不是考察,而是想公款旅游,毕竟旅游局以前实在是太清水了。一个正处级单位,居然只有一把手有台专门的座驾,其余的人,都得由办公室派车才行,而那车,副处级领导坐着出去,真的很掉价啊。

  这么样一个单位,虽说不会穷到领导,但想要像别的好单位那么明目张胆一而再再而三地到处去玩,实在是太不现实了一点。
  现在好了,市委把张文定这个家伙派过来了,而且张文定这小子貌似也还有几把刷子,干事情有胆子有办法,更别说这小子背后还有市委领导支持呢?以后呀,局里的福利恐怕多半就要落到他身上了。
  普通干部职工两年出去一回,局领导一年出去个几回,这不算什么问题吧?
  张文定对她这个主意表示了感谢,心里也明白这位副局长恐怕也不是那种对工作很热心的主,跟她谈工作基本上别抱什么期望。
  戴金花确实对谈工作没兴趣,这个主意一出之后,她就转变了话题,对张文定这么年轻就走到了现在这个位置赞不绝口,然后就开始数落起她自己的孩子,说孩子怎么怎么不听话啊,读书的时候不听话,工作了不听话,谈恋爱还是不听话!
  张文定听着她这么说,只能顺着这话说几句:“儿孙自有儿孙福,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很有主见的,他们有自己的世界观,有他们喜欢走、适合走的路。您呀,就把心放开点,只要孩子孝顺、只要孩子过得开心,那您就等着享福吧。”
  他现在也有点了领导的气势,一口一个年轻人,说得那是相当的顺口了。

  “享什么福啊,操不尽的心哟。”戴金花摇摇头,一脸无奈地说,“那臭小子孝顺倒是孝顺,就是太有主见了。读书的时候,我们想让他学经济,他自己报了警官大学。去年毕业了让他就在市局呆着,他偏要下基层!唉......”
  张文定听到这个话,就有点惊奇了。
  戴金花的老公现在是市人大常委会的副主任,而她也是市旅游局的副局长。一个副厅一个副处,这样的家庭,在随江来说也算是相当了不起了,他们居然还会养出这么有个性的儿子?
  张文定丝毫不怀疑戴金花所说的让她儿子到市局上班的话,虽说他们夫妻俩现在都不是在什么要害部门,但这么点面子还是会有的。
  公丨安丨系统的提拔有多困难,张文定从石三勇的事情中就可以看出一二来,戴金花的儿子居然主动要去下基层,确实有点与众不同。
  张文定不太明白戴金花提到这个事情只是扯扯家长,还是有什么别的意思,便笑着道:“现在那些年轻人啊,浮燥的多,都只想坐机关不愿下基层,你们家孩子能够沉得下心,这一条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个肯做事的人,以前肯定前途无量。”
  “唉......”戴金花难得地叹息了一声,道,“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哟,自从你姐夫去了人大,想办点事情就没那么容易了。公丨安丨系统......他又是搞刑侦的,我不怕跟你说啊,我每天都提心吊胆的。”

  张文定就顺着她的话道:“刑侦......确实有一定的危险性,不过立功也相对容易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