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1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甚至有点害怕,如果将来有一天,他和高成汉相见,他要如何告诉他这些?亦或者,在他提及永州的时候,他又要怎样应答?
  所以,他希望他还可以,力挽狂澜!
  正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笃笃地响了起来。
  “请进。”
  进来的是沈连清和李端。

  “王世根打电话来了,第一批人员已经全部控制,但是老黑没找到。”李端站在梁健身前,汇报。
  啪地一下,沈连清开了灯。突然亮起的光,让梁健有些不适应,眯了眼,皱了眉,问:“老黑没找到?”
  李端点头:“王世根说,能找的地方,都已经在好了,没找到王世根。但我们找到了他的一个姘头。”
  “有问到什么吗?”梁建问。
  “她说,他下午就已经离开永州了。”李端回答。
  梁健想了一会,摇了摇头:“不太可能。对了,钱江柳现在在哪里知道吗?”
  “这个不清楚,不过,中全同志说,他安排了人监视,要不要问问他?”李端问。
  梁健摆摆手:“你让他注意一下钱江柳跟什么人接触。”
  其实,梁健的直觉还真的很准。老黑,还真的跟钱江柳在一块。还是那个小院,钱江柳还坐在那个位置上,不同的是,态度。当日,他是以有求于人的姿态来的,加上那天他要求的那个人是他不可企及的。而今日,他已经换了立场。
  茶是老黑亲手倒得,他喝得慢条斯理。对面的老黑早已沉不住气,但奈何,目前能帮他解一下燃眉之急的,只有眼前这个人了。老爷子那边早已交代过,这段日子,让他自求多福,他哪里还敢去打扰。
  终于,老黑忍不住,将手里的茶杯重重往桌上一放,喝道:“钱江柳,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别忘了,你能不能爬上那个市委书记的位置,不过就是我一句话的事情!”
  钱江柳看他一眼,笑道:“老黑,你这话就错了。我能不能坐上那个位置,你说上一百句都没用!”
  老黑一愣,旋即也笑了起来:“钱江柳,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要弄不清楚,要不是我,你就是一百个,也放不进我家老爷子的眼里!你以为老爷子上次来永州是为了你来的?那是我请来的!一句话,你帮还是不帮!你要是不帮,我不好过,你也休想好过。别忘了,这几年,你也没少拿!”
  “话是这么说,可是证据呢?你有证据吗?”钱江柳笑得有恃无恐。

  老黑脸色难看。
  钱江柳笑得更加开心,不过,话锋一转:“不过,我还是会帮你的。但不是看你的面子,是看你家老爷子的面子。你放心,你只要找好背锅的,我那些人,不用担心!好了,我也该回去准备准备了。”
  说完,钱江柳站起来就走。走了两步,老黑却忽然一声老钱喊住了他。
  钱江柳回头看他,问:“还有事?”
  老黑喝了一口产,还砸吧了一下,然后放下茶杯,站起来,抬头看着钱江柳,猛地咧嘴一笑,幽幽道:“你刚才不是问我,有没有证据吗?”
  钱江柳一愣后,忽然脸色立变。
  老黑笑得开心极了:“我老黑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你老钱还真当我是白混的!不过,你放心,只要你不要出卖我,我保证那些东西,永远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钱江柳走出那扇门的时候,脸色是铁青的。他绕出那条巷子,又走出好远之后,才上了车。车里,赵全德正等着他。
  赵全德看他一眼,担心地问:“怎么了?那王八蛋说了什么?”
  “他手里有证据!”

  赵全德一听,脸色也变了,声音也颤了起来:“什……什么证据?”
  钱江柳瞪他一眼:“还能是什么证据!”
 
  赵全德和钱江柳在车里坐了很久,才缓缓将车子开出了停车场。他们刚出停车场没多久,路边停着的一辆深蓝色的别克,也动了,跟着拐进了车流。
  车内,坐着一男一女。男的开车,女的目光透过挡风玻璃,一直盯着前面钱江柳他们那辆车。
  半响,那女的忽然问:“良哥,你猜,刚才钱江柳去见了谁?”
  旁边开车的良哥,沉默了一会后,回答:“老黑。”
  女的有些惊讶地看了良哥一眼,问:“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刚才老大不是说了么,他们找到老黑,老黑肯定会找钱江柳。”良哥目光紧盯着前面,口中却一派轻松随意。

  女子看着良哥,满脸崇拜:“良哥,你说什么时候,我能像你一样这么厉害?”
  良哥难得将目光从前面移开了一会,瞄了一眼旁边的女子,淡漠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你说你,一个姑娘家,非得挑这么辛苦的活干嘛!坐坐办公室不是挺好。”
  “坐办公室有什么意思!我以前就喜欢看警匪片,看那些跟踪监视戏的时候我就想,以后要是能让我也来这么一次就好了!没想到,丨警丨察没当成,也能体验一把!”女子显得很开心,很兴奋。
  良哥脸上的笑容也大了一些。

  忽然,前面钱江柳他们的车拐上了一条几乎没什么车的公路。良哥的车没跟过去,径直过了路口,在前面不远处停了下来。
  “为什么不跟过去?”女子不解地看着良哥。
  “那里过去是钱江柳的家。不远,我们走过去看看就行,路上车太少,跟过去,容易被发现。”说着,良哥就下了车。
  女子跟着要下来,良哥拦阻:“你在车上呆着,万一有事也好有个照应,我自己去就行了。”
  女子只要留了下来。
  良哥顺着那条路,走了大约五分钟后就停了下来,在路边站了一会后,就看到那辆车又开了出来,车子里只剩下赵全德一个人了。

  等车子开远,良哥就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老大,钱江柳已经回家了。他去了,要德路上永州传统菜旁边的那条小弄堂里。我没跟进去,不过,老黑应该在里面,要不要现在通知兄弟去实行抓捕?”
  “不用。你先回来吧。”
  “那老黑那边?”

  “有人会盯着的。”
  “好的,那我现在就回来。”
  “带点夜宵回来。今天晚上估计要审一夜!”
  “好的。吃什么?”
  “随便。”
  这一夜对很多人来说,不过是普通一梦,但对有些人来说,却是格外的漫长。这有些人,就包括梁健。
  梁健只睡了三个小时不到,清晨六点,电话忽然响起,他就从床上一骨碌坐了起来,接过电话,就问:“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电话那头却不是他等的那个人的声音,而是项瑾。
  梁健愣了愣后,笑道:“我以为是郎朋他们。有个案子,在等消息。”
  项瑾听后,担心地问:“不会是一夜没睡吧?”
  “睡了。只不过心里装着事,就醒得早了点。”梁健宽慰,“对了,你这么早打电话来,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有点想你。昨天晚上,慢慢有点闹腾。我睡不着,就想给你打个电话。”梁健终于从项瑾的声音中听出了疲惫,心里很是内疚。
  日期:2016-01-15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