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2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也匆匆赶回了办公室,这事不能让秦墨知道,到时候肯定会为自己担心,打开笔记本电脑,存储卡放进去,导出视频,打开一看,连他都吓了一跳。
  这个房间不像是一般的房间,刑具林立,更像是一间审讯室,但是旁边又有一个大床,很明显,这些不是刑具,而是为了满足某些变态的人,专门设置的提供姓虐待的房间,不多大一会,就看到一个女孩被带进了这个房间,紧接着,是林平南进来了。
  女孩是被推搡着进的房间,很明显,不是每个女人都愿意接受这非人的折磨,而在对女人的折磨中,男人是获得了变态的快感,但是女人却要承巨大的痛苦。 
  虽然不愿意,甚至一直都在祈求林平南,但是林平南不为所动,上前拉着女人的头发,将其从门口拖到了吊架前,将其双手绑定,然后搭上吊环,在一旁一拉,女孩的身体就被吊了起来,而且又不是完全吊起,只留脚尖可以触地,这样的痛苦可想而知,尽管以脚尖触地,可是身体却在不停的摇晃中  。
  林平南拿着一把匕首,将女孩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割碎,地上布满了一片片的衣服碎片,而林平南在一边狞笑着,丝毫不顾忌女女孩痛苦的哀嚎。
  时间过了半个小时后,女孩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被林平南从其他刑具上解下,将其扔在了大床上,整个人压了上去,但是女孩还在反抗,看样子这个女孩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情况,所以不停的在反抗。

  而林平南一边施虐,一边用手掐住了女孩的脖子,不知道是过于兴奋,还是根本没有考虑到会出事,女孩在林平南的掐脖子后,双脚不停的蹬着床单,但是这一切林平南都没感觉到,直到女孩不动了,林平南依然是没有察觉。
  直到他发泄完兽欲以后,这才发现女孩一动不动,而且眼睛睁着,眼珠子都不动了,这才慌了手脚,立刻上前探察,当手指伸到女孩鼻息处时,一点气息都没有了,女孩是被他在施虐时掐死的。
  林平南虽然混蛋,但是也知道杀人可不是闹着玩的事,虽然是过失杀人,可是毕竟人已经死了,自己无论如何是解释不清楚的。
  他急忙打电话给柯子华,一分钟后,柯子华匆匆进了房间,此时林平南已经吓得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柯子华先是看了看床上的女孩,试一试鼻息,果然是没一点气息了,此时他又蹲下和林平南交流了一下。
  又过了几分钟,柯子华将贺飞叫了进来,贺飞开始时也没想到会出这么大的事,但是很快,这个心狠手黑的家伙将林平南送出了房间,然后又返回了房间,此时女孩已经被柯子华给包裹了起来。
  两人开始商量怎么办,你看我,我看你。
  “怎么办?人是你带来的,你说怎么办吧?”贺飞看着柯子华,问道。

  “怎么办?”柯子华又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孩,说道:“你负责处理尸体,那边的事我来处理,你也知道他的身份,要是能把这件事瞒过去,这辈子你我就和林家绑在一起了,你说,这日后的好处还能少的了?”柯子华此时却在这危机中看到了希望  。
  “那怎么处理?”贺飞考虑了一下,转头看了看床上的尸体,说道。
  “那是你的事,这点事还不好处理嘛,局里那边我帮着点,你尽快处理完就完事了,此事到此为止,就当没发生过一样,决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消息泄露出去”。柯子华低声吩咐道。
  柯子华说完就出去了,贺飞在房间了呆了一会,将尸体包裹起来,扛着出去了,至于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但是贺飞肯定是知道的。
  看完这段视频,丁长生觉得自己很憋闷,不由得松开了自己的领口,但是拉了一下领口后依然是感到胸闷,这是身体出了毛病,一条好好的花季生命就这么陨落了,让丁长生心里很难受。
  但是危险依然没有结束,如果这伙人发现安仁不见了,肯定会到处找他,一旦发现了摄像头,那么后果就严重了,所以丁长生将视频复制了一份,将那个存储卡放在了一本书里,放到自己背后的书架上。
  “喂,陈六,我是丁长生,我有个朋友去北京了,你给安排下找个地方住下,另外,给我个银行卡,我打点钱过去,只有一样,保证他的安全,不要让他到处乱跑”。丁长生给北京的陈六打了电话,让其接待安仁,这个人证重要性不言而喻。
  “行嘞,丁先生,你放心吧,我一准办好,另外,秦家的人这段时间多次到秦先生的宅院过,但是没找到人就走了,不会出什么事吧?”陈六讨好的询问道。
  “是吗,你给我盯紧了,过段时间我会再去北京一趟,到时候再说吧”。丁长生说道。
  “那行,我知道了,你把我的电话给你那朋友就行,我去车站接他”。陈六很爽快的答应了。
  自从跟着丁长生习练了太极十三式,苦练不辍,就在前几天,一下子把他之前一直惧怕的帮内师兄给摔在了地上,从那一刻起,陈六的自信心开始爆棚了,再加上他有胆识,脑袋灵活,逐渐得到了赏识。
  虽然有这么一个重磅丨炸丨弹在手,但是丁长生并没有想好该怎么处理,这也可能是他最后的本钱了,面对林一道的苦苦相逼,丁长生一直都是采取防守态势。  (
  可以说,虽然这件事可能会对林一道造成一定的影响,可是结果实在是难以预判,以林一道的狠辣,将这个儿子弃之不用也未可知,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表面上可能真的就这么一个儿子,但是背后还有多少儿女,你猜得到吗?
  所以,这件事根本不足以对林一道造成致命一击,这才是丁长生犹豫的地方,可是事情反过来说,林平南对林一道来说可能真的没那么重要,可是林平南对一个人来说,那是最最重要的,可以说是她的命根子,这个人就是林一道的老婆钟林枫。
  她的肚子里跑出来几个孩子,她的心里是最有数的,但是林一道在别的地方是否播了种子,她是不知道的,所以,这段视频对林一道可能真的没有直接影响,它的作用应该在钟林枫那里。
  省常委会从没两周一次,改为了一周一次,主要是集中学习中央的文件精神,每周一的上午举行,又到了周一,常委会再次召开。
  临近吵完架结束时,坐在梁文祥身边的林一道突然把身子歪向了梁文祥,两人耳语了几句,梁文祥没说话,但是点了点头  。 
  “同志们,稍等一下,我有点事要说一下”。林一道很客气的说道。
  他只是告诉梁文祥自己有几句话想说,是关于经济方面的,梁文祥也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