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5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那你还这么问。”
  薇拉说:“我故意的。”
  薇拉说:“你是工作狂吗。”
  我说:“不是,我倒是想狂,但是狂不起来,每天感觉工作也不是很多,但是很多事情,做都做不完啊。”
  薇拉嗯了一声,说:“你该找一个朋友。”
  我说:“我有很多朋友。”
  薇拉说:“我是说,你该找女朋友。”
  我说:“为什么呢。”
  薇拉说:“女朋友可以照顾你,我觉得,你是害怕孤独寂寞,才这么疯狂工作吧。”
  我说:“哈哈,当然不是,因为我本身的工作就很多,忙,总是忙不完,今天忙完了,轻松了,明天又是一大堆的事。”
  薇拉说:“那你是不怕寂寞。”
  我问:“你很怕吗。”
  薇拉说:“人都害怕寂寞。”
  我说:“对,但是人可以受得住寂寞。”
  薇拉点点头,说:“这点我已经了解到了。”
  我说:“哦,怎么了解。”
  薇拉说:“昨晚。”
  我说:“昨晚啊,哦,原来如此,不过说真的,你就是光着,睡我被子里,我保证,我绝对可以忍着不碰你。”
  薇拉说:“我不相信。”
  她笑着。
  我说:“你不相信?”

  她说:“我不相信。”
  我说:“不信可以试试,今晚就可以。”
  她说:“我不试。”
  我说:“你不信啊,所以当然要试试。”
  薇拉说:“我不试。”

  她微笑着看我,暧昧十足。
  我也是。
  正说着,强子过来了,他自己拿了一支啤酒过来,和我们两碰杯。
  我说道:“强哥,你没看到你打扰到我们在打情骂俏了啊。”
  薇拉说:“我没有打情骂俏。”
  强子说:“我知道,我过来做电灯泡不好,可是我有要紧的情报向你汇报。”

  薇拉说:“那我回避。”
  强子说:“不用了。我现在也不是说他有多少女人的风流事。”
  薇拉说:“他有多少女人,和我有关系吗。”
  强子说:“哦,没关系那就好,还以为你会介意呢。其实我过来,就是要告诉张帆,你的那个女人我已经帮她安排好了,钱也给了她了,她叫我转告你,她说她一点也不恨你,孩子她会好好带的,孩子越来越像你了,让你安心工作,她不会拖累你的,她还说你就不要太拼命,身体要紧,你以前身体都不好,她还祝愿你以后找个好女人,不要再内疚了,当时大家年轻不懂事。只是有空给你们的孩子打个电话。”

  我差点没喷出来,我骂道:“你小子可够狠的啊。”
  看着薇拉,薇拉也盯着我。
  强子笑了笑,阴险的笑笑。
  薇拉说道:“你有孩子了。”
  我说:“没呢,你听不出来这是他拿我开玩笑的。”
  薇拉说:“我觉得他不是开玩笑。”
  我说:“真没有。强子,你**给我解释清楚。”

  强子说道:“看来,你们两都很在乎对方啊。”
  薇拉说:“我吗?我不在乎他。”
  我说:“我也不在乎她。”
  强子说:“那就不解释了,既然不在乎,解释来干嘛。再说,他有没有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是吧。”

  薇拉说:“对。”
  我说道:“强子你这个贱人。”
  强子哈哈笑着。
  薇拉说道:“你就不用骗我了,是假的。”
  强子说:“你又知道?”

  薇拉说:“这个段子,我看过,我们同学在聊天上,留言给另外一个同学。”
  我说:“哦,这样子,好在你知道,你看过,不然啊,我还真被这家伙坑惨了。”
  薇拉问我:“你在乎啊。”
  我说:“我不在乎。”

  薇拉问:“你在乎在我心内的影响不好,是吗。”
  我说:“大概,也许,可能。”
  薇拉说:“你们的语言,有些词语,真是害人。”
  我问:“女施主何出此言。”
  薇拉说:“意思都不明确表达,很模糊。”
  我说:“这叫朦胧美。所谓的意境高深就是这样的,无招就是有招,就像西方文化,那蒙娜丽莎,说真的,都说美,原谅我不懂艺术,我上大学的时候盯着看了几个钟头,只能说,美哉美哉,但是我觉得她没我们那班长一半漂亮。”
  强子哈哈大笑起来。
  薇拉说:“不许诋毁艺术!”

  我说:“ok,sorry。”
  我举起酒杯,问道:“生气了。”
  薇拉说道:“我生气什么。”
  我说:“我和其他女孩子生孩子,你生气了。”
  薇拉说:“没有。”
  我和她干杯,说:“没有就好。”
  她也和我碰杯。
  然后,我转移话题,问强子究竟要跟我汇报什么事。
  强子说道:“汇报你那女人已经安置好的事啊。”
  我对强子说道:“少扯了,快说。先问你,那两个要撞死我们的小毛贼,怎么处理了。还有万成那王八蛋。”

  强子说道:“两个小贼,送了丨警丨察局,这两天,我和丨警丨察做着笔录,放心,他们两个,完蛋是肯定的了。”
  我说:“他们不会说谋杀的事吧,我不想被丨警丨察拉去做口供,觉得很烦。”
  强子说:“不会,他们两除非脑子坏了,才想着没事找事。”
  我说:“那万成呢。”

  强子说:“万成酒吧,我们没砸。但是那万成老板,已经逃走了,离开了这里,估计以后是不敢来了。”
  我问:“逃走了?”
  强子说:“打得他屎都出来了,故意放他逃走的,让人去他家里打的他。”
  我说:“嗯,很好,不把他打死,已经算慈悲了。”
  强子说:“还有个事,要和你说。”
  我看着强子。
  强子看了看我,然后看了看薇拉,说:“关于莫婉芯的事。”

  他是想让我支开了薇拉。
  薇拉也不傻,薇拉说道:“我先去那边。”
  说着薇拉离开了。
  强子说道:“这些事,你不是说不让人知道吗。”
  我说:“我以为你只是说万成酒吧的事,哪知道你说莫婉芯的事,怎么样,打听到了什么。”
  强子说道:“这个莫婉芯,我派人到她的老家去问了,情况基本都知道了。”
  莫婉芯,父亲是当兵的,母亲,是在镇上的小学做老师,而且还是副校长。

  她的爸爸,当了多年兵,村里人说是个尖子兵,各项技能在部队都是前三名,后来留队,一路往上,当了连长还是多高的军官了,家里情况也挺好,但是,在莫婉芯已经高中的时候,母亲却又怀上了孩子,检查是个男孩,这时候,他们一家很高兴,准备迎来新生命的降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