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33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新来的副局长果然不简单啊,能够得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亲自送来,现在又因为他的缘故而使得工会主席和副调研员都坐上了主席台,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下面那些个科室的科长副科长们看着那个据说还才二十六七岁的新任副局长,心里不免感慨不已,但在感慨之后却又满肚子的疑惑,这么牛叉的人物,怎么只是副局长而没进局党组呢?
  是的,木槿花最终还是没给张文定一个局党组成员的身份。
  对于这一点,张文定也弄不明白木槿花是怎么想的,只是他也不是很在乎,无非就是开局党组会的时候能够说几句话而已,有什么了不起啊,不进局党组,咱照样把工作干得漂漂亮亮的。
  会上,局长田金贵先说了几句欢迎的话,然后开始历数张文定的成绩:“啊,你们可能对张局长不熟悉,我告诉你们,张局长在我们市是出了名的实干、肯干、能干三干型的人才。啊,前年就任开发区招商局局长的时候,开发区那边大部分地都是荒的,茅草长起几人深,现在开发区是什么样?这都是张局长搞招商搞出来的!有了张局长这样的招商高手,我们市的旅游开发,那可以说,啊,那就是指日可待的。啊,除了干招商,张局长搞组织工作也是很出色的,去年在市委组织部工作,深得市委组织部领导的信任,这次能够来咱们局,还是市委主要领导照顾咱们局,要不然这么年轻有能力的同志,我哪儿有福气哟,三十岁不到呀,想一想,啧,我可是老了。同志们哪......”

  这个田金贵话说得相当和气,透出股子邻家大伯的亲和劲,而且基本上没怎么讲套话,猛一听,这家伙显得很厚道,不像个浸淫官场多年的老油条,可是张文定却明白,这老家伙就是个笑面虎。
  表面上把话说得比谁都朴实,实际上透出来的意思,可谓是阴险至极了。
  哼,这个田金贵,一开始把自己捧得那么高,可自己偏偏又相当年轻,别说其他局领导听了心里不舒服,就是下面那些个科长副科长,恐怕现在心里也很不舒服了吧?再者,你田金贵专门提到我前年才出任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去年就到市委组织部工作,今年又到旅游局来了,明着是夸我工作经验丰富,可这话里有话啊,这不相当于直说我张文定到哪儿都呆不长吗?这不是让下面那些个科长们不敢对我生出投靠之心吗?

  试问一个在哪个单位都只呆了一年时间就会离开的领导,谁敢轻易追随啊?
  田金贵啊田金贵,你够狠,你够阴!
  说实话,对于自己到旅游局之后会受到排挤,张文定是有心理准备的。
  当初为了帮程遥斤上位市住建局局长,张文定在谈话的时候微微对程遥斤的竞争对手、旅游局局长田金贵使了点手脚,二人之间就有了些不愉快;再后来,张程强到山上骚扰陈艺刚剧组里的演员,张文定一出手,先是批评了旅游局的党建工作,随后又引来市委督查组,田金贵作为旅游局的大局长,自然是脸上无光的,心里要是不恨张文定,那就怪事了。

  张文定跟一把手有宿怨,跟二把手张程强之间呢,那可是直接交锋过的呢,二人虽然没有对骂对打,可是其中的仇隙,却是相当之大——张文定在组织部的时候批评旅游局的党建工作,引来市委督查室,可都是因为张程强啊!
  至于另几个局领导,张文定跟他们没打过交道,可是看他们的年龄,自己叫他们一声大叔大婶那也是很正常的,可是自己却偏偏和他们平起平坐了,这让他们心里如何平衡?
  官场中,讲究的就是个论资排辈,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年龄,恐怕那几个家伙心里就会无名火起吧?老子混了这么多年才混到这么个位置,凭什么这小子几年就蹿上来了?
  张文定料到了旅游局这些家伙对自己是不欢迎的,可是却没料到池坚强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开始发难了,而且还这么冠冕堂皇阴人于无形。
  只是,这毕竟是在开会,而田金贵的话也确实是对他的表扬,表面上挑不出任何毛病来,他也只能保持着谦虚的微笑,还时不时地要朝田金贵投去充满感激的一眼,心里那份无奈,实在不足为外人道。
  还好田金贵没有总是霸着说着不停,在十几分钟后,他结束了讲话,并且请新任副局长张文定同志给大家讲话。
  张文定伸手捏着面前的麦克风,稍稍调整了一下,也不咳嗽,直接就开口道:“尊敬的田局长,各位领导、各位同事,今天我很高兴、也很荣幸能够跟大家一起工作......对旅游工作,我不是很了解,甚至可以说是相当陌生,在座的每一位,在这方面都是我的前辈,都值得我认真学习。啊,首先说明啊,以后工作中我要是有什么的地方,向大家讨教的时候,大家可千万别藏私啊......”
  张文定的发言显得很低调很随和,风格跟田金贵相近但又有所不同。

  他说了些感谢市委市政府之类的套话,却丝毫没有对今后的工作发表什么豪言壮语,姿态放得很低,像是根本就没把副局长这个身份当回事,处处都表现出年轻人对老同志的尊重,不着痕迹便把田金贵留在众人心中的那根刺给扯了出来。
  你田大局长不是说我年轻吗?我是年轻,但年轻不骄傲,我年轻可以向老同志多学习!
  以虚心的姿态,平和的语言,说出这番话之后,虽说不会令众人对他产生多少好感,但也不至于像先前那么大的怨念了。
  至于田金贵所说的他每个单位干了一年就会离开的话,他则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甚至都没有提哪怕一句要在旅游局扎扎实实干几年的话。

  因为他先前的任职经历摆在那儿,谁都可以查得到的,在坐的众人不会因为他说要在旅游局干几年就会相信他,所以说与不说,其实没什么区别。并且,还有一点他需要顾忌,他毕竟是新来的,而且连局党组成员都不是,如果在这个会上把大局长的每一条意思都反驳了回去,那也太锋芒毕露了,与会众人会作何感想?
  到时候,恐怕就真的就让所有人心里都不爽了。
  这个会不算太长,没到下班的时候就散会了,田金贵吩咐办公室主任伍爱国给张文定安排办公室。
  办公室其实早就安排好了的,也打扫得干干净净,只不过里面的书柜、办公室桌、沙发以及茶几等等东西都不是新买的,当然也没有显得很旧,只是能够看出边角的一些磨损和表面不多的划痕。
  两眼在这房间内扫了扫,张文定嘴唇紧闭着,脸上表情很是平静,毫无规律地踱着步子,没有说话。
  伍爱国对张文定是没什么好感的,当初张文定带队来检查旅游局的党建工作,他也参加了接待的,对当时张文定的嚣张很不舒服。可他也不敢把这个不舒服表现出来,毕竟当初这家伙就敢和张程强对着干,现在又是局领导,他这个办公室主任,虽然很得田金贵器重,可也没必要得罪这位极有来头的副局长。
  不过,要想伍爱国对张文定有多么多么尊重,那也是不可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