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2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忘了介绍了,这是我老婆,秦墨,秦墨,这位是万局长,江都丨警丨察头子”。丁长生介绍道。
  “万局长你好,打扰了”。秦墨轻启朱唇,那声音好像是清晨的黄莺,响亮而让人愉悦。
  “你好,长生,你小子够可以的,有本事”。万和平笑道。
  “有什么本事啊,昨夜可是我洞房花烛夜,但是被人抄家了,曹克清说是您下的命令,我就是想问问,万局,我和你有仇吗?这么重要的时刻,您真是想让我记您一辈子?”丁长生也不废话,上来直接就点正题,自己就是想知道是不是肖林指挥的万和平派人去查自己的。
  丁长生这家伙口无遮拦,也不怕秦墨不好意思,但是万和平瞟了秦墨一眼,发现这女子居然是处变不惊,好像丁长生说的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似得。  
  “长生,其实这事还真是不赖我,要知道有人想设计你,我也不会掉进人家的坑里啊,咱们之间的关系还用说吗,对吧,我真是真的不知道是你在那里住”。万和平解释道。
  “我就知道,万老哥不会这么玩我,对了,谁啊?”丁长生说着说着脸色一变,问道。
  万和平没说话,只是指了指上面,有些话不在多,但是足以说明一切了,丁长生明白了万和平所谓的上面是什么意思了,这事肯定和肖林有关系,但是让丁长生不明白的是,肖林好赖也是个省政府办的副主任,还是省政府第一大秘,怎么还能到现场呢?
  “好吧,走了”。丁长生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再坐坐呗,也没人陪我聊天,你既然来了,那么急着走干嘛?”万和平假模假式的说道。

  “算了,不打扰你的清梦了,有时间去白山吧,我做东,请你吃饭”。丁长生道。
  “哎呦,那不是到了你的地盘吗,我可不想去,你不会是想报复我吧?”万和平开玩笑道。
  但是丁长生这次却没开玩笑,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会去的,我等着你”。
  说完,也不和万和平打个招呼,起身和秦墨一起离开了,秦墨依旧是挽着丁长生的胳膊,这样子,让万和平一时间没明白丁长生最后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什么叫‘你会去的?’

  “就这么算了?”出了门,秦墨问丁长生道
  “不这么算了,还能怎么样?”丁长生无可无不可的说道。
  “如果是这样,你真的没必要到这里来找这个姓万的老头一趟,这样做,什么效果都没有,还白白得罪了人”。
  “得罪人,你说的是万和平吗?他不会的,而且很快他就会求到我头上来”。丁长生说道。
  秦墨看着丁长生嘴角上扬,露出迷人的微笑,自己也明白,自己就算是再问,他也不会说的,这个家伙,还是欠收拾,看来自己以后的道路还很长啊。 
  在江都大酒店发生的这件事,方志河和肖林都没有敢告诉林一道,这件事好像也没什么后果,就这么过去了。
  立秋之后,天气渐渐凉爽,但是林一道依然是喜欢在郊区的翠华山庄办公,因为这里安静,而且做什么事也比较的隐秘。
  陈平山在北京活动了一段时间,但是效果不大,那个所谓的法律专家还在不同的刊物上发表文章,其中就点名了祁凤竹那个案子,其实这都没什么,关键是这个专家还是国务院法制办的特聘顾问,参与了很多的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起草工作,在国内法律界是很有影响的人物。
  “看来这件事不好办,要不然采取其他措施,让他永远闭嘴”。陈平山对自己的活动结果很是恼火,但是也是无可奈何,这个案子本来就是林家做得不对,陈平山也找了不少得法律专家,想要这些人也吱个声,反驳一下那家伙,但是法律人的圈子不是很大,而且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都明白,那些专家们不愿意为了那仨核桃俩枣的所谓报酬而破坏自己的形象,他们现在到了珍惜自己羽毛的时候了。

  “不怕这个人闹,我担心的是他背后有人在撑着,你这边动手,怕是人家巴不得呢,那样就有了真正的理由了,而且他闹腾的再欢,到最后不外乎是一个错案,但是如果我们动手了,事情的性质就变了”。林一道第一次感到了一丝无力感。
  “可是就这么下去,我担心会出事”。陈平山很无奈的说道,要轮到心狠手辣,这个人远比林一道还要狠辣。
  “先等等,我这边和闫培功以及丁长生都见过面了,这两人看来是商量好了,矢口否认见过宇文灵芝这个人,丁长生这个小孩还真是很嚣张呢,而且没想到这家伙的背景这么复杂,他是石爱国的前秘书,但是去白山好像是印千华的安排,而印千华是仲家的人,丁长生还给仲华当过秘书,所以,在他的任职问题上,很复杂,好像是多方妥协的结果,这很耐人寻味啊,通过这个人,就可以看到省里这些人乱七八糟的关系了”  。林一道说道。

  “怕不仅仅如此,我刚刚得到消息,他结婚了,娶的是京城秦家的女儿,秦振邦唯一的孩子秦墨,这又复杂多了,秦家和我们一直都不是一个阵营的,而且秦振邦和朱明水相交莫逆,这就等于丁长生背后又站了一个朱明水”。陈平山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后,林一道很愤怒,为什么自己不知道这件事,立刻高声喊道:“肖林,你给我上来”。
  陈平山暗叫不好,这事看来林一道还不知道呢,但是从自己这里知道了,这不是打肖林的脸吗?这事肖林不可能不知道,因为方志河曾告诉他,肖林从他那里要了一个人过去,目标正是丁长生。
  这样一来,肖林肯定把事情算到了自己头上了,自己倒不是怕肖林,但是他深知,内部的团结比什么都重要,如果是因为这件事起了嫌隙,得不偿失。
  “老板,您叫我?”肖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匆匆的跑了上来。
  “丁长生结婚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林一道问道。
  “额,这事没几天,我还没来得及汇报”。肖林也只能是这么说了,可是他在林一道面前闪烁其词的样子,让林一道很是怀疑肖林还有其他是没有告诉他,于是厉声责问道:“你现在胆子大了是吧,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肖林无奈,要是这事再让林一道从方志河那里得到消息,那自己这个秘书真算是干到头了,于是将那晚设计丁长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林一道。
  “愚蠢,是你没心眼,还是丁长生没心眼,我告诉你,以后再擅自行动,你就给我滚蛋”。林一道恨不得给肖林一耳光,但是忍了忍,还是没出手,耳光可不是随便打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