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4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就是双簧。”柯兴旺笃定的想。否则,李卫民为什么偏偏会在玉赤增加一项视察内容,而这项内容却与那小子有关?另外,柯兴旺又想到了一个细节,李卫民曾问那小子的父亲是不是脚有残疾,说明李卫民可能认识那个老楚。可既然认识,为什么又要多此一问呢?只有一个解释,李卫民在欲盖弥彰,也说不准就是另一段双簧内容。
  只是如果姓楚的和李卫民熟悉的话,自己怎么从来就没听说过?是他隐藏的太深,还是自己的判断出现了偏差?如果他们之前不熟悉的话,那今天李卫民怎么能给姓楚的撑腰?要说只是因为在省委党校见过一两面,李卫民就为他撑腰,也太说不过去了。曾经的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现在的地级市市书记也太肤浅了。
  种种迹象表明,姓楚的和李卫民应该以前就有关系,而且关系很近,否则省委党校“优秀学员”的称号可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
  “他们早就认识,他们关系很近。”柯兴旺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忽然又有一个问题让他想不明白:既然他们早就认识,既然他们关系好,为什么李卫民没有对姓楚的更多关照呢?就凭一个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要想在市里安排一科级干部太容易了,就是在短期内把姓楚的弄成副处级别也不是难事,可为什么李卫民没有这么做,是对方另有考虑,还是自己判断错了?
  如果是自己判断错了,今天李卫民的态度就耐人寻味了,那李卫民就是借题发挥。可他为什么要借题发挥?是针对自己还是针对自己的靠山?按说自己和他级别差的很多,以前又没有什么纠葛,他没理由针对自己,那他就是针对自己的靠山了。
  对,一定是针对自己的靠山。他李卫民是外来户,自己的靠山算是新本地派,他们之间肯定有派系之争、权力之争、利益之争,自己来玉赤县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可你们相争也别殃及到我呀,我也并非是市里新本地派的绝对嫡系,只不过是一个小喽啰而已?

  想清楚了旧问题,新问题又接踵而来:如果是拿自己敲打市里本地派,可为什么又选择看姓楚宿舍做为节点,是事有凑巧,还是另有原因,也或者是敲打自己和给姓楚的撑腰二者兼有。
  真是越想越乱,越想越糊涂,柯兴旺干脆不去想了。但有一个问题却不能回避,那就是如何对待楚天齐的问题,因为不管问题的实质是什么,李卫民这次是给姓楚的撑腰了,自己不能不考虑。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柯兴旺连问了自己两个“为什么”,还是没有准确答案。忽然他想起了一件事,赶忙按下固定电话免提键,拨出了几个数字。
  电话刚响了两声,就传出一个谄媚的男声:“书记,您好!我是老张。”
  柯兴旺拿起电话听筒,漫不经心的说:“老张,楚天齐借调的手续办了吗?”
  老张急切的声音传了过来:“书记,我本来是急着要办的,可老武就是以各种理由阻挠、拖延,好不容易他才同意节后上班再办。我一会儿马上去找他,就说书记……”
  “行了,别办了。”柯兴旺打断了对方的话。
  “为什……”老张话说到一半,急忙改口,“书记,是暂时不办,是长期不办,还是永远……”

  柯兴旺不耐烦的说:“办不办听我的安排。没有我的话,他的工作关系就不要动。”
  老张在电话里做着保证:“是,是,只听书记的。书记不发话,就是天王老子……”
  没时间听对方啰嗦,柯兴旺“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骂道:“废物点心。”他身子往后一仰,倚靠在椅背上,自言自语道:“也只能先这样了。”他的话中满是无奈,他没有资格和魄力与市委书记叫板,也没有能力和勇气不听靠山的。现在情况不明,他只能先暂停进攻节奏,先不把楚天齐的工作关系弄到乡下。只能等到上面斗争情形明了,或等到靠山的指示再见机行*事。
  “压力山大呀。”柯兴旺摇着头道。他说的是实话,市委书记带来的压力,可不是那么容易抗的。
  沃原市一号轿车在公路上疾驰着,李卫民倚靠在后排座椅上,双目紧闭,脑海中反复回响着一句话:“我父亲叫楚玉良,是一名赤脚医生,他的脚确实有残疾。”
  楚天齐坐在班车上,不时向外面张望,他盼着班车快点到站,快点到青牛峪乡。
  今天楚天齐坐的是经过青牛峪最早的班车,他的心情特好。昨天上午受到市委书记表扬,下午复查脚伤恢复良好,扔掉了拐杖,一会儿又马上可以见到俊琦,他怎能不高兴?

  班车终于到了青牛峪,其实今天的车走的并不慢,只是楚天齐心里着急而已。他一下车,就向乡里飞奔而去。所好今天乡里人员都休国庆假了,要不看到他的样子,不知又该做何感想和议论了。就是这样,也引起了看门老头注意,从门卫房迅速走出来,当看清是楚天齐的样子时,才笑咪*咪、慢悠悠的返回了屋子。
  到了书记办公室外面,楚天齐也没敲门,就推门走了进去。办公室没人,里屋却传来宁俊琦疑惑的声音:“谁呀?”
  楚天齐微微一笑,没有言声,而是轻手轻脚的向里屋套间走去。刚到套间门口,门忽然开了,楚天齐被吓了一跳。
  站在门里的宁俊琦更是吓的不轻,身上一抖,“啊”了一声。待看清是楚天齐时,脸色绯红,小拳头直接招呼到了他身上,娇嗔道:“讨厌,你吓死我了。”
  楚天齐“嘿嘿”笑着,抓*住她的拳头,打在自己身上,嘴里说着:“用劲,使劲打。”

  见他这样说,宁俊琦反而把拳头往回撤着,说道:“就不,就不。”
  “那可由不得你了。”楚天齐边说边迈进门去,一把把她拥在了怀里。
  “你要干什么?”宁俊琦挣扎着,眼睛盯着他,喊道。
  面对对方的挣扎,楚天齐根本就没有在意,反而低头去寻找她的嘴唇。嘴里说着:“你明白我要干什么?”

  “不,不要。”她的身体扭动着,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因为她的樱桃小口已经被他的嘴唇盖住了。
  她的“反抗”不但没有让他偃旗息鼓的意思,他反而变本加厉,直接用“舌头将军”去攻取对方口中的白色长城去了。
  不知是对方攻势太猛,还是只是象征性抵抗,很快长城被攻破,她就改由自己的“舌头小妞”来和对方纠缠了。并且她终于取得了阶段性胜利,让对方和自己一起倒在了床*上,继续手脚并用的和对方“打斗”着。不多时,她已经是香汗淋淋,脸色绯红,双眼迷离,香*肩也露出了多半。他也是气喘吁吁,盔甲上两粒钮扣不知何时已解开,双手像铁箍一样箍着对方。
  “叮呤呤”,急促的铃声响起,一声,两声,三声。终于,纠缠中的男女分开了。看到他前胸敞开,她急忙低头去看自己,才发现雪白的肩头已经即将跳出衣服的束缚,她“啊”的大叫一声,伸手把衣服领子向上拉去。

  铃声还在顽强的响着,她这才意识到是自己的电话,便懒洋洋的伸出手,从床头拿过手机,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日期:2016-10-30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