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5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尴尬的看看她,朋友经常来,像我这样的男性朋友,也经常来。
  她看我表情不对,急忙说道:“我带来的朋友,是女的。男性朋友我不会带来,不要以为我看起来随便,就是个随便的女孩子。”
  我哈哈说道:“当然不是当然不是。”
  她说道:“我在读书的时候,很多男学生追求我,他们都说我看起来比较好追,因为很开放的样子,但是我内心,像你们说的,比较保守,如果不是我男朋友,我不会轻易和他发生关系。”
  我说:“这样子,呵呵。”

  她说:“你是我的很好的朋友,我也相信你的人品,所以我把你带了我家。我希望你也不要乱想。”
  好吧,这叫我不要乱想,是要我不要乱想她是什么样的人,还是让我对她不要有非分之乱想呢。
  我说道:“你也是我一个非常好的朋友,你舍得用命来救我,我很感激你,你放心,我不会乱想。”
  她笑笑说:“你也是我很好的朋友,你保护我,爱护我,我也感激。快去洗澡吧。”
  我去洗澡了。
  她住的,用的,的确,都很豪华。
  洗完澡,我穿着一次性的那白色睡衣,坐在了沙发上。
  她说道:“我带你去房间。”
  她带着我进了房间,说道:“这是客房。”

  我说:“谢谢。”
  这不是主卧室,她睡主卧室,她没有带我进她房间睡,说叫我和她睡,其实就是叫我和她一起回她家睡觉,但不是和她一起睡。
  她在主卧室,有洗澡间。
  她说晚安。

  然后她给我关上门,去了她房间。
  好吧,什么都听不到了。 ,
  她出去了已经。
  我那乱想的念头还是没减少。
  想着**欲滴的**外国大美妞就在隔壁,我心痒难耐。
  唉,难受啊各种难受。
  辗转反侧难眠,好不舒服,抱着个枕头,唉。
  砰砰,有人在敲门了。
  肯定是她敲门,还能有谁,我急忙一咕噜爬起来,然后过去,开了门。
  当然只能是薇拉来敲门,没其他。

  她高高的站着,用浴巾擦着白色的头发,说道:“打扰到你了。”
  我说:“没打扰。”
  她湿漉漉的头发,披着睡衣,是的,是半披着,不是好好穿着,而她的豪胸,若隐若现。
  这,不是故意的**我吗。
  然后,她说道:“我拿吹风机。”
  我说:“哦,哦。在哪。”
  她走了进来:“我自己找。我那个吹风机没有热风了。”

  她走到那个大桌子边,跪下来,然后,打开抽屉找。
  那个浑圆的大臀部,直接就对着我了。
  原谅我,真的不能不让我胡思乱想,这实在是太**了。
  见识过外国动作片上那**的金发美女的好身材,但实际上真的见到了,比那电视上的,还要让人感到震撼。
  我情不自禁的往前走两步。
  薇拉站起来了:“找到了。”
  她对我微微笑。
  我呵呵一笑。
  她走了出去,然后转头,对我眨了一下眼睛:“晚安。”
  我说道:“晚安。”
  她说:“你真像个木头。”
  然后,她出去,关上了门。
  我愣愣着看着她出去了,说我像个木头,为什么说我像个木头。
  不懂她几个意思。

  说我愣着像木头,不动她?
  还是愣着表情僵硬,像木头。
  我吞了吞口水,她的大腿,好白。
  好美。
  这双腿,要是让我玩,那真的能玩一年了。
  关了灯,躺在床上。
  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一个奇怪的有个+符号开头的长长的号码,然后,打通过来后,又不说话。

  听到那边,有键盘敲击的声音。
  可是,却不说话。
  谁呢。
  我开口问:“你好,谁啊,说话。”
  我有种直觉,是一个熟人打来给我的,但是,会是谁呢。
  也不说话,一会儿后,就挂了。
  会不会是,梁语文?
  但是上次梁语文打来的,不是这号码。
  也许,是打错了吧。
  也没想太多,挣扎了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醒来后,又赶紧出去上班,我没去和薇拉说,因为那么早,她肯定在睡觉,我自己下楼,打车去上班了。
  监狱里,照旧干活。
  下班后,照旧出去。
  自从当了这指导员后,工作多了许多,也忙了许多,下班后,感觉比平时的累很多,平时的话,忙完都没觉得有多累,而现在,真的是,下班了后,全身肌肉骨头都疼。
  还是去了酒吧。
  去酒吧不花钱,能喝酒,多舒服。
  这虽然酒吧也有我的股份,不过,我是什么也不管的。
  照旧,喝着酒,看着演出,听着歌。
  薇拉坐在了我身旁。
  我看着她,休闲的t恤牛仔裤,我问道:“你不去化妆演出啊。”
  薇拉说:“今天我不上台,休息。”
  我说:“休息你好好在家休息,跑出来啊。”
  薇拉说:“我带她们来。”
  她公司的人还是来演出了。
  我说道:“明白了。”
  薇拉问我道:“你怎么了,看你很累的样子。”
  我说:“工作累。”

  薇拉问:“你白天做什么工作?一大早就不见人。”
  我说:“我要上班的姐姐。”
  薇拉问:“你有个上班的姐姐?”
  我说:“好吧,薇拉姐姐,我说,我是我要上班的。”

  薇拉问:“那你是做什么工作。”
  我说:“保密。”
  薇拉说:“保密工作的?你们也有保密局吗。”
  我说:“有,很多,到处都是。”
  薇拉哦了一声:“那我是不该问。”
  我说:“没事,就是当聊天吧。”
  她也点了一杯鸡尾酒,然后掏出钱包,我制止了她:“我请你。”
  服务员当然不敢收钱,她走了。

  薇拉说:“多不好意思。”
  我说:“行了,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都救我了。”
  薇拉说:“下意识的反应,现在让我这样子,我做不到了。”
  我说:“原来,不是诚心实意要救我啊。”

  薇拉笑了说:“那是呀。”
  我也笑笑,和她碰杯。
  薇拉说道:“如果很累,就早点去休息。”
  我说:“没事,喝两杯酒,放松放松再回去。”
  薇拉问我:“白天去保密局工作,晚上还要在酒吧做事。”
  我说:“好了,其实我不是在保密局工作,只是,我的工作,我想保密。”
  薇拉说:“我知道啊。”

  日期:2016-08-12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