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6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年前的5月份,大英帝国远征军在欧洲大陆也曾遭遇过巨大的挫败,英法联军在德国装甲部队的快速攻势下迅速崩溃,之后被围困在法国东北部的小城敦刻尔克。幸运的是,“发电机计划”的顺利实施使他们撤出了近34万人的有生力量,“敦刻尔克大撤退”也成为战史上最经典的战例之一,被后世传唱至今。英国著名军事历史学家亨利�6�1莫尔甚至指出,“欧洲的光复和德国的失败从敦刻尔克开始!”就像刘备败走荆州,期间由于长坂坡、当阳桥等桥段的灵光一现,弄得狼狈不堪的撤退好像跟打了胜仗似的无比光鲜。但是这次不同,就在2月15日这天,多达13万战俘排着整齐的队列昂步开进了日本人的战俘营,这怎能不让丘吉尔老泪纵横,悲痛欲绝?!

  2月15日从此成为英国人最为屈辱的一天。丘吉尔在回忆录上如此沮丧地写道:“大英帝国历史上最沉痛的浩劫和规模最大的投降,就在新加坡。”仅仅在一个月之前,他还曾信誓旦旦地向全世界保证:日本人要想攻克大英帝国的远东堡垒——新加坡,简直比登天还难。
  在对马来亚战役的总结中,英国陆军部如此写道:“部队军官轻敌,领导方式死气沉沉,部队训练不力,战斗中各师各自为战,增援过于分散,指挥机构混乱,战略把握不足,在地中海和大西洋投入过重,而且缺乏必要的空中掩护,上述最后一个原因导致皇家海军遭遇了历史上最惨重的海难。”韦维尔在随后的战役总结中也说:“我们主要的麻烦,一则在于增援的军队缺乏充分的训练,二则由于日本人有勇敢而熟练的战术和制空权,引起了我军的自卑感。”——一向骄傲自大的西方人,在面对矮小的日本人时终于感到自卑了!

  但是战争还是要继续,老丘也必须“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2月19日,他接到了来自伟大盟国的一封电报。罗斯福在电报中说:“我了解新加坡的陷落会怎样使您和英国人民蒙受影响。但是我们的挫折无论多么严重——我一刻也不会低估它们——我们还必须时时期待着打击敌人所必须采取下一步行动。在这几个难受的星期里,我希望您安心下来,因为我确知您深得英国人民大众的信任。我要您知道,我时常相信您。我也知道,如果有什么事情您认为我能干得了,您一定要毫不犹豫地告诉我,切盼回音。”

  这老罗也真是不够哥们儿!丘吉尔扯着嗓门吆喝快两年了,请求美国向远东派出一支舰队,越大越好,罗斯福一直都没有答应。现在大势已去你却来卖嘴了。罗斯福老人家也不容易,他不是不想帮忙,主要是他手中可用的力量也不宽裕。美国虽然是有钱人,但那钱都存在银行里,一时半会儿还没法提现。
  美国的媒体首次出现了一种可怕的声音,开始猜测他们有可能输掉这场战争。“现在毫无疑问”,《纽约时报》如此评论道,“我们正在经历着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约瑟夫�6�1史迪威少将——他即将奔赴中国的重庆担任蒋介石的参谋长——在日记里写下了对新加坡沦陷的震惊,“天啊,这到底是怎么了?”
  停战命令生效之后,第一个冲进新加坡城的人师兄们肯定已经猜到了,那肯定是刚刚被老酒授予第三牛人称号的辻政信中佐。在一片狼藉的街道上,辻中佐看到了许多无精打采的降兵,他们中的许多人还背着步枪。当他拿出相机准备拍照时,突然从四方八面聚拢过来众多大喊大叫的士兵。翻译告诉辻,他们大声叫着的是“请为我们每一个人照相!”当辻诧异地询问其中的原因时,这些人满不在乎的回答道:“你照的相是会送回日本的吧?从日本便会立刻登载在全球的报刊杂志上了。我们的妻子和家人就会看到这些照片,因此也就会知道他们的丈夫或儿子还活在人世。”

  和山下中将一样,辻中佐无疑是战役的功臣。颇具戏剧性的是,日本战败之后的1951年12月,成功逃过了美、英、中、法、俄五国联合追捕的战犯辻政信还出版了一本名叫《日军新加坡作战之回顾》的书,该书还聘请原澳大利亚第八师师长贝内特少将为之写序。贝内特少将不但欣然接受——就像后来斯普鲁恩斯上将欣然为渊田美津雄《中途岛海战》一书作序一样——而且在序言中对辻政信赞誉有加。更令人可笑的是,狂妄自大的辻政信在书中自诩为丘吉尔的铁杆粉丝,他将日本战败的最终原因归结为缺乏像丘吉尔那样的杰出领袖。他认为邱吉尔在性格上带有“禅的神秘”味道,是领导全国脱出逆境走向胜利所必要的领袖。不知道看到这本书的老丘对于辻的评价是一幅什么样的尴尬表情。

  对城内所有地方都做了认真考察的辻中佐意外地发现,新加坡的机场、港口与城市设施除了在战争中遭到的毁损之外,英军并未加任何破坏。大惑不解的他再次提审了一名英军军官:
  “你们为什么不破坏新加坡?”
  “因为我们还要回来的。”
  “你不相信你们和美国人会在这次战争中失败吗?”

  “不!从来不!我们也许会被打败九十九次,但在最后一次我们会屹立不倒的,我们必将赢得最后的胜利!”这位年轻军官的话让辻中佐不寒而栗。他隐隐觉得,拥有如此不屈不挠精神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
  但是日本国内却远没有如此冷静。东京《朝日新闻》在2月16日评价这次日军有史以来最大的陆战胜利时得意洋洋地炫耀道:“在短短三天之内攻下新加坡岛,只有我神武皇军才能立此殊勋!”《每日新闻》如此写道,“新加坡的垮台无疑决定了世界历史。”《日本时报》将这次胜利与汉尼拔传奇般穿越阿尔卑斯山和成吉思汗穿越兴都库什山脉相提并论,最后总结道,“日本的部队就是世上的军神”。马来亚战役的胜利使得日本的胜利感与日俱增,媒体开始将日本军队评价为“超人”。甚至还有人吹牛说,日军现在就是攻陷加利福尼亚的海滩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大本营报道部部长大平秀雄大佐也开始频频摇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日本乃照亮世界和平之太阳。沐浴在阳光下者茁壮成长,抗拒阳光者唯有毁灭一途。美英两国都应深思我日本三千年炽热的历史。我庄严宣布,新加坡一陷落,大东亚战争大局已定,最后的胜利非我莫属。”
  2月16日清晨,内大臣木户幸一向天皇报告了第二十军攻克新加坡的消息。裕仁对此高兴地说,“虽然情形像内大臣说的那样,但深深感到这完全是由于在最初进行了慎重、充分的研究。”当天,裕仁对参加马来亚作战的陆海军颁发如下《敕语》:
  马来方面作战的陆海军部队,在紧密配合、协同作战下,断然实行困难的海上护航、输送及果敢的登陆作战,耐炎热,冒瘴疠,长驱直入,所向披靡,神速攻克新加坡,从而摧毁英国在东亚之根据地。朕深嘉奖之。
  兴奋的裕仁天皇还特地出席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见面会。他身着大元帅军服,骑着他心爱的战马“白雪”走出了皇宫,接受聚集在皇宫之外成千上万的崇拜者“万岁”的呼喊声。
  日本列岛继袭击珍珠港获得全胜之后,再一次掀起了欢庆胜利的狂潮。政府得意洋洋地宣布,每家每户发啤酒两瓶,赤豆一包,酒三合,十三岁以下儿童每人发食品一盒,里面装的是奶糖、水果糖和点心。许多日本民众纷纷给山下寄来祝贺信件,连他的家乡顷刻间访问者骤多,成了一个临时的旅游胜地。

  尽管对山下横竖看不上眼,但是东条英机首相也在内阁会议上意气风发地发表了重要讲话。他声明缅甸和菲律宾可以允许独立,但香港和马来亚必须保留,作为保卫“大东亚共荣圈”的重要据点。他说,“大东亚战争之目标,源于我帝国之基的远大理想,它将令大东亚各国家各民族各得其所,以日本为核心在道义的基础上确立共存共荣之新秩序。”
  日期:2016-10-29 18:03:22
  (正文)
  新加坡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日军入城之后,德国领事馆武官一行前来祝贺,一向高傲的德国人对山下在新加坡取得的“丰功伟绩”赞誉有加。之前他们认为,用五个最精锐的陆军师,仅仅穿越马来亚的漫漫丛林就需要至少三个月时间,而今被山下以更少的兵力在更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在为德国人举行的招待宴会上,一个叫做来乃的德国陆军上尉举杯对着山下喊道:
  “虎将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