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32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江市委的接待一般都在市委一招或者随江大酒店,如果是上级领导的话,市委一招居多,但今天来的人是以李岳云老先生为主,那么去市委一招就有点不合适了,随江大酒店才能更显出市委对此事的认真态度。
  到高速路口迎接的人不多,领导就只是市委书记和统战部长,再加两台警车。而在随江大酒店门口迎接的人可就多了去了,当然,值得给李岳云介绍的不多。
  徐莹没出现在这里,因为李岳云今天在随江大酒店用过午餐后马上就会去安青县巨木镇,跟她这个开发区的一把手没什么关系。不过张文定倒是出现在了这儿,因为他跟李岳云的女儿李淑汶认识,市里还为此专门把他留下来不让他去香港招商,当然得把他给用起来。

  张文定站在人群中,他的身份,还不够挤到前面去,但这并不妨碍李淑汶看到他,二人目光一对视,都微笑着点头示意,没有交谈。
  很快吃过饭,警车开道,一行车队便往安青县方向而去,途中可见道路两旁隔不远处站着一名丨警丨察,道路已经实行了管制。
  空空旷旷的马路平平整整,一路通行无阻便到了安青县。在安青县稍作停留,由县委书记和县委统战部长陪同,一行人又往巨木镇赶了过去。
  张文定这次没有自己开车,而是坐着市委的中巴车,在随江大酒店上车的时候,他还只和市委工作人员一起,但等到在安青县停留的时候,就有人通知他,要他到前面的中巴车上去。

  他自然明白,前面的中巴车上,可是省、市领导在里面呢,现在看样子还要加上县里的领导在陪着李家的人呢,他一个科级干部跑过去,压力大啊。
  不过他也不怕,那车里的领导再大,大得过武玲她老爹吗?
  张文定上车的时候,安青县的两位县官已经在坐。张文定第一眼就看到了市书委书陈继恩,他正考虑是要先叫陈书记呢还是怎么的,陈继恩却开口了,先介绍了李岳云,然后又介绍了省委领导,这一下,张文定就知道先后顺序了,赶紧客气地打招呼。
  李岳云满头白发,脸颊削瘦,但双目却神采奕奕,笑呵呵地说:“这位就是张小哥了?果然气宇不凡,不愧是虚凌先生高足啊。”
  师父还有个名号叫虚凌先生吗?张文定心里很纳闷,但现在这种场合下却由不得他多问什么,赶紧谦虚道:“李老过奖了。”
  李岳云笑意不减,拍拍身边空着的一个位置,道:“来,坐我边上来。”
  陈继恩笑着接过话:“小张啊,李将军可是位武林高手,抗日战争时期,他凭着一把刺刀连杀了十九个日本军人,听说你也练过功夫,机会难得,你可要向李将军多请教请教,啊,学到了什么好东西,你可不能忘了请客哟。”
  “啊......”张文定就很配合地露出一脸惊讶不已地表情,满是尊崇地望着李岳云。
  惊讶他是装出来的,但尊崇,却是发自内心的,他小时候常听师父讲那段时间的故事,每听一次,都心潮澎湃不已。
  李岳云就摇摇头,叹息一声道:“唉,虚凌先生高足当面,可不敢当武林高手这四个字啊。那次真是惨烈,若不是虚凌先生恰巧路过,我今天也不会有这个机会重回故土啊。张小哥,来,来,坐上来。”

  张文定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赶紧坐到了李岳云的身边。
  陈继恩看着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开怀,看样子这个张文定还真是个福将啊。
  车到巨木镇,镇丨党丨委书记和镇长一起被叫上了李岳云的这台车,然后车边开,镇丨党丨委书记边向李岳云介绍巨木镇这么些年的发展历史,以及四脚峪村的基本情况。
  四脚峪村是由几座海拔在五六百米左右的山下的平地所组成,形状如同动物的四只脚的一个小村落,远远地可以看到村里路口几座新修的小楼房了,但就在这时,李岳云突然喊了声停一下。
  车停下,众人也明白这是李岳云近乡情怯,几十年没回来,快到村口的时候需要调整一下心情。
  事实确如众人所料,李岳云确实近乡情怯了。
  刚才到镇上的时候,他心里的波动就很大了,等现在能够看到村口了,他只觉得心中情绪激荡得难以自制,有种想哭的感觉。下了车,双脚踩在公路上,两眼看着边上一片荒坡,他泪眼朦胧了。
  这里是他小时候常来的地方,这是低矮的山头,乱石杂草依旧,除了脚下这条马路,基本上没什么变化,他甚至一眼就认出了那处最大的石头,就在那石头下面,年长他五岁的姐姐为了保护他,被人强bao了,还打折了一条腿。
  “爹。”李淑汶轻轻走到父亲身边,抱着父亲的手臂,轻轻叫了声。
  李岳云这才发现自己流泪了,他眨眨眼,伸手指了指那块石头,声音轻颤着:“那个地方啊,淑汶,陪爹走走。”
  眼见这对父女要上去,这些陪同的人员自然不能不跟着,省委统战部长还一脸向往地神色说着这地方好,山清水秀。
  然而众人还才刚从马路上走到乱石坡上,突然一个女声尖着嗓子喊了起来:“李告花,李告花,你是不是李告花?”
  这一声尖叫太出乎意料了,李岳云的保镖瞬间就将李岳云父女围在了中间,而孙坤带的丨警丨察也迅速围了过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张文定朝发声处望去,只见乱石杂草中,出现了一个少女。
  李岳云看着那少女的脸,猛地推开保镖,脚步跄踉地往那少女走去,嘴里还用不太纯正的随江话看着那少女大声喊:“我就是李告花,我就是你告花,你是哪个?”
  李岳云的另一个名字叫李告花。
  在随江话中,告花和叫花同音,当初他刚生下来,有个讨米的叫花子经过他家,说他命硬,不好养活,得取个贱名才行。然后,他的小名便叫成了叫花,用随江话说就是告花。
  几十年了,他自己都差点忘记了这个名字,现在猛被人叫起,他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那少女听到他的话,猛地就跪下了,放声大哭:“二舅公,二舅公啊。我可找到你了,我云妹、云妹的孙女啊,你要为我们作主啊......”
  云妹,这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这个女人的名字,和李岳云心中那个疼他的姐姐重叠在了一起......
  这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人始料未及,陈继恩一脸铁青地看向安青县县委书记顾亚州。
  顾亚州额头上瞬间就冒出了一层汗珠子,而安青县县长姜慈脸色刷地一下就变得煞白了。

  由于宝岛这个岛在政治上的特殊性,再由于李岳云这个人曾是X军少将的身份,注定了其此次回乡,会受到颇多的关注。
  正是因为这份关注,安青县的县委书记顾亚州和县长姜慈都把这个事情当成了一次政治任务来看待,这个政治任务完成得好,那好处肯定是不小的。如果完成得不好,怎么可能呢完成不好呢?
  不就是个在家乡没了亲人的岛胞返乡忆苦思甜祭拜祖宗吗?这有什么难度呢,给他足够的礼遇和尊重,让他享受到衣锦还乡的体面和尊荣,这事儿不就行了嘛。
  顾亚州和姜慈怎么都没有想到,眼看着都要进村了,这位卸甲从商了的李将军突然心血来潮要下车看看,就弄出了这么一出莫名其妙的场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