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93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赴约前,柯瑶诗精心打扮了一番:领口低的上衣,紧身的裤子,淡淡的口红……,她对着镜子看了又看,该露的露得恰倒好处,线条也很美!
  喝酒的地点,柯瑶诗原本定在金品酒家,可就在她出门的时候,全市长却打来电话,让柯瑶诗到海角宾馆。

  柯瑶诗赶到海角宾馆时,他又来了电话,让她到金品饭店。
  全市长频繁临时更换见面地点,让柯瑶诗想到“狡兔三窟”这个成语,猜想,全市长可能担心自己给他设下埋伏。
  柯瑶诗走进金品饭店全市长定好的包厢时,全市长早已在等待,见到柯瑶诗,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说:“我刚和朋友在海角宾馆喝茶,那边没有吃饭的地方,只好让你到这里了。”
  柯瑶诗笑眯眯地说:“全市长是贵人,也是大忙人,可以理解。”

  全市长没有回应这样的奉承,只是笑了笑,菜她已经点好了,这时,菜都陆续上齐。
  全市长点了一瓶法国产的特优香槟干邑,服务员开了酒瓶,给他俩斟了两杯后,一股浓郁的香味弥漫开来。
  “来,柯女士,咱们俩先干一杯!”全市长率先举起了酒杯。
  柯瑶诗赶紧举杯,跟他轻轻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全市长夹了点菜,边吃边说:“小柯,你喝过那么多酒,应该对这个法国品牌的酒有所了解吧?”
  柯瑶诗国内、国外的名酒都喝过,当然对这个品牌的酒有所了解,但她想给全市长一个机会,让他展示自己见识广的一面,因此说:“这酒我虽然喝过,但它的品牌概况,我不清楚。”
  说完,柯瑶诗给全市长斟了酒。全市长慢条斯理地说:“干邑是一个地名,位于法国夏朗德省。那里的砂壤土非常肥沃,气候很温和,成为法国乃至世界最适宜种植葡萄的理想环境。当然,产出的葡萄质量非常优良,是酿酒的绝佳原料。但是,整个干邑地区产的葡萄仍有优劣之分。其中,大香槟区和小香槟区产出的葡萄是干邑的精华。法国政府在法律上的规定,只有用这两个种植区的葡萄按对半的比例混合后酿制的干邑白兰地,法国政府才给予‘特优香槟干邑’的特别称号。咱们现在喝的酒,就是‘特优香槟干邑’。”

  待他说完,柯瑶诗趁机夸奖说:“全市长真是见多识广,哪里像我们只知道酒味,却不知道其历史。”
  全市长得意地笑笑说:“品尝到它的味道,同时又了解其文化,你才更加觉得它有魅力。有的人纯粹是喝它的价格,觉得它价高,喝它就有面子。其实,像这样的名酒,除了味道,我们还应该喝它的文化、内涵。”
  柯瑶诗很崇拜的说:“全市长说得没错,像我一直都是喝它的价格。看来以后要多了解一些名酒的知识,学着喝它的文化。”
  全市长似乎觉得自己的话扫了柯瑶诗的面子,随即转而赞扬柯瑶诗说:“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士,自己开公司,很了不起。我很佩服你!”
  柯瑶诗谦虚的说:“我只不过小打小闹,哪里像全市长您位高权重,呼风唤雨。”说完,柯瑶诗朝全市长投去含情的目光,全市长却把目光闪开了。

  柯瑶诗见全市长不“接招”,也不气馁。她知道,全市长必定知道她找他是有求于他,但他毕竟是个市长,不可能轻易就“接招”,万一,她柯瑶诗是带刺的玫瑰,那岂不将他刺得“遍体鳞伤”?
  即便如此,柯瑶诗还是从全市长眼里捕捉到了一丝希望。那就是他的目光扫过她的胸脯时,那一闪而过的光芒。
  她知道,他对她有情~欲的冲动。只是,出于安全考虑,他必须克制自己,那么,全市长担心的是什么呢?柯瑶诗决定在全市长面前做个透明人,打消他的顾忌与疑虑。
  她又给全市长斟满了酒,跟他干了之后,跟他说起了自己的家庭情况、大学情况、还有她的初恋。
  她尽量投入感情地诉说自己的经历,说到动情处,她的大眼睛还涌起闪闪泪花。说到自己失败的初恋时,她举起杯子灌了一口酒,伤感地说:“我对他一片真心,他却背叛了我。失恋那段时间,我夜夜以泪洗脸,整个世界一片灰暗。”
  全市长是见过世面的人,向他投怀送抱的人多的是,柯瑶诗的表演当然逃不过他的眼睛,不过,她的表演并不拙劣,至少,她已经让他知道,她是个多情多义的人,凭她的学历和相貌、年龄和事业,她就比他经历过的绝大多数女人要优秀。
  全市长他是个男人,也有七情六欲,要说对柯瑶诗没有想法,那是假的。
  全市长也干了一杯,开玩笑说:“小柯,感情这东西不能强求,快乐点才是真道理。今晚回去蒙头睡个大觉,说不定明天你的真命天子就找上门了呢。”
  柯瑶诗朝全市长投去含情脉脉的目光说:“托全市长的吉言,来,咱们再干一杯!”
  一瓶名酒很快见底,全市长的眼波中也有了暧~昧的味道,但他却仍沉稳如山。
  一段短暂的沉默,使气氛变得有点尴尬,又蕴藏着一触即发的力量。
  全市长看了看表,欲言又止。

  柯瑶诗赶紧娇声说:“全市长是大忙人,感谢您抽空陪我唠叨了一个晚上。”
  全市长迟疑了下,有点不舍地说:“公务繁忙,咱们就先聊到这里吧。”
  说着,他慢吞吞地站直了身子。
  “好!”柯瑶诗再次投去意味深长的目光,全市长没有避开,和她对视了一下。两人都读懂了彼此的心思,可谁都不开口。
  柯瑶诗的思维运转后,决定冒险一试。要知道,约全市长出来一次不容易,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不知什么时候。即使他拒绝了,她只不过丢个面子。而她又不是没丢过面子!柯瑶诗没有移开目光,迅速起身,上前几步,一下子抱住了全市长。
  全市长的顿时呼吸急促,想推开柯瑶诗。
  柯瑶诗却抱得更紧了,全市长不再拒绝,猛地紧紧抱住她,在她的脸蛋上狂吻起来。这一刻,柯瑶诗泪流满面。她自己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喜悦的泪水,还是耻辱的泪水。

  狂吻了一会儿后,全市长松开柯瑶诗,两人整理好衣服后,全市长意犹未尽地看了她一眼说:“走吧!”
  两人随后结帐离开。
  出了饭店后,全市长说:“我先到海角宾馆,你在这里等我信息。”
  柯瑶诗含羞的点点头,摆出了一副很温柔的样子。
  海角宾馆和金品饭店相距仅几百米,10几分钟后,柯瑶诗就接到了全市长发来短信:288房。柯瑶诗这才起身朝海角宾馆走去,一进房间,全市长就把她抱起来。
  对于全市长和柯瑶诗的萌动,华子建当然是不知道的,他更不知道下一步柯瑶诗会对自己构思好的广场招标带来什么麻烦,他还是每天忙绿着,前来报名投标广场项目的公司越来越多了,华子建终于等到了张老板的公司。这天,张老板带着公司的总工来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华子建一下子就心情很好了,他邀请他们坐了下来,明知故问的说:“张总,今天怎么舍得到我这里来坐坐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