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4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房东还有她之前的身份证复印件,其实我们也有的,上面写着她是临县的某镇一个村里面的人。
  我想,等休假再去她老家问问吧。
  不过,如果我亲自去,又要用了一天的时间,干脆,让强子派人去帮忙问吧,问的到就问,查不到就算。
  晚上,还是去酒吧喝酒了。
  最近,晚上总是梦见悲伤的梦,最多的梦,就是关于柳智慧的,还有梁语文的离开。
  我实在无法能接受柳智慧的死亡。

  那个女孩,不会是她,一定不会是她,我越是心里这么想,越是难受得慌,越发觉得那女孩就是她。
  而且,从那跳桥的女孩出事到现在,已经那么多天了,也没有后续的报道,新闻媒体,什么也没有,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说。
  我希望,那个女孩被找到了,然后不是死亡,而是还活着,而且,那女孩不是柳智慧,那我也就安心了,可是我现在,无法安心,每每想到,我就不舒服。
  除了去酒吧喝几杯酒,让我晚上好睡之外,当然,我还是想,能见到那个外国妞。
  我期待着和她有些什么故事。

  食色性也。
  我知道,焦急不得,像那种绝色外国妞,大把的男人追她,我不过是其中一个,但是,我要尽量表现得跟别的男人不同,越是急着去找她,越是吓跑她。
  林斌那人渣,泡妞应该也有一手,给外国妞留了名片,却从来不找过她,外国妞心里一定也对这个林斌的神秘感有点好奇,而且也挺对林斌有些好感,不然不会把名片放在包包里。
  我喝着酒,看着演出。
  一个节目一个节目,一个歌手一个歌手的出场,然后,压轴依然是外国妞的走秀和独唱。
  有人上去敬酒,她依然是不喝的,献花的也有,她会接受。
  然后,有些男的,会上去问要号码,她基本都会留,但是,留的号码,是一个不用的号码,可以打得通,但是她不用,这是因为她不想拂了他人的面子,毕竟,我们这边,面子比什么都太重要太多,如果直接拒绝的话,有很多人,会很生气,她也不想得罪人。
  来这边生活久了,她也挺懂世故的。
  见我一个人喝着酒,她还是过来了。
  她问我:“我看见你,总是一个人自己喝着闷酒。”
  我说道:“不是喝着闷酒,是喝着开心的酒。”
  她说道:“我在台上,就发现了,你不开心,你有什么心事呢。”

  我说:“哈哈,你想知道啊,和我喝两杯。”
  她说道:“换个地方喝吧,这里不好聊天,太吵了。”
  我说:“可以啊,你想去哪里。”
  她说道:“去,明珠酒店后面。那里有一条街,清吧,可以好好聊天。没有很吵。”

  哟,没想到她还知道明珠酒店后面的那条清吧街,我说道:“你也知道啊。”
  她说:“我经常去。下班了,和朋友去坐一坐,那边挺好的。”
  我说:“对,挺好的。”
  她头一偏,挎起包说:“走吧,我请你。”

  既然她邀请我去,而且又请客,我没理由不去啊。 △≧△≧
  然后,就和她过去了,出了酒吧门口,我本想打算走路过去,不过,她说刚才走秀,穿的高跟鞋太高,脚有点痛,就打车了。
  几分钟,就到了那里。
  清吧一条街,在这市里,已经出名了。
  黑明珠的头脑太好用。
  有些人成功,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勤快,有些人成功,完完全全,是靠着他们的那灵活的头脑,就像大发明家爱迪生说的那样,成功是百分之一的天赋加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其实这句话后面还有一句话,被人给去掉了!这句话是那百分之一的天赋才是最重要的!
  必然啊,头脑好用比自身勤奋努力可要强太多了,这绝对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就能用靠努力弥补的了的。
  就像我,勤勤恳恳去干活挣钱一辈子,都没黑明珠一个灵光一现的生意计划赚的多。
  我们去了一家清吧街比较中间的清吧。

  街道两旁,坐满了人,大热天,大家都很喜欢出来坐着喝点小酒聊聊天。
  我们找了个外面的位置,遮阳伞下,蜡烛状的小台灯,挺温馨的,点了鸡尾酒,还有一些小吃。
  外国妞说道:“我请你喝酒,是有一些问题想问你很久了。我真是非常好奇。”
  我问道:“什么问题呢。”
  她说道:“你是黑社会的吧。”
  我说:“呵呵,你觉得呢。”

  她说:“我问你呢。”
  我说:“大概是吧。”
  她说:“那就是了吧,听人说,你们是西城帮的,帮派的是吗。”
  我呵呵了一声,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我说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她说道:“我是很好奇,你才那么年轻,就做了老大啊。”
  我说:“那你也那么年轻,自己开了公司什么的。”
  她说:“不一样。”
  我说:“哪里不一样。”
  她说:“你们是黑社会,听说要有立功才能上去做老大,那你是不是以前打打杀杀成功很多,然后他们让你做老大。你打架打杀你不怕吗。”

  我笑笑说:“当然不是。我其实是西城帮老大的一个朋友,然后我们交情挺好,他就照顾我,让我也一起管着酒吧,实际上我什么都不管的,只厚颜无耻的和他们分钱,呵呵。”
  她说:“你很谦虚。”
  她说:“我听他们说过你的一些事。”
  我问:“哪些事?”
  她说:“你很聪明,他们都很敬佩你,你以前还是管着这里的,还管着另外的黑衣帮。”
  我说:“哈哈谁和你扯的那么夸张,没那么夸张了。好了,这就是你好奇的问题啊,还是不要问了吧。没什么好光彩光荣的。”
  她说:“还有一个问题。”
  我说:“别说什么黑社会了啊,我真不是黑社会的,我有正式工作的。”
  她说道:“你晚上一个人在酒吧喝酒,心事重重,想什么,女朋友吗。”

  我拿着酒杯,喝着酒,说道:“嗯,有时候是想工作的问题的。”
  她说:“工作问题才不会那么忧伤。”
  我说:“哟,难道你还会通过我的眼神和表情看到我心事不成。”
  她说:“一定是感情的事。”
  我说:“好吧,我女朋友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离开我了,不回来了,所以呢,我心里不好受,就是这样子的。”
  她说:“那我知道了。你买醉,借酒浇愁。”
  我哈哈一笑:“是的是的。”
  她说:“你失恋。”
  我说:“难道外国人,就没有失恋吗。”
  她说:“我经常看到,你们这里的报纸,新闻,有说失恋跳楼,自杀的。”
  我问:“难道你们外国人没有跳楼失恋自杀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