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363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件事,我和谁都没说过,你们听着就行了,不要传出去了……”孙连达看向了赵洪涛,说道:“洪涛,朝天宫的清元真人你还记得吧?”
  “记得啊,不过清元真人五年前不就仙逝了吗?”
  赵洪涛点了点头,老师说的这个人,原本是朝天宫的主持方丈,活了一百零一岁,去世的时候全国各地的来了很多道家子弟,来为老道长送行,当时的接待工作还是赵洪涛负责的呢。
  “五年前清元真人主持道场的时候,曾经给我说过洪水退水的时间……”
  孙连达的目光从几人脸上扫过,轻轻的说道:“真人所说的时间,和洪水退去的时间分毫不差,你说,我是信他的话,还是不信呢?”
  说实话,五年前发生的事情,孙连达到现在都是记忆犹新,因为当时洪水围城,朝天宫已经断电两天了,根本就接收不到外面的消息,也不知道洪水的水势如何。
  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清元真人在开道场做法之后,竟然能准确的说出退水的时间,这让信了一辈子唯物主义的孙连达,连着好几天都有些神情恍惚,因为这件事对于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在洪水退去之后,清元真人又找到了孙连达,告诉他自己因为逆天行事,折损了阳寿,一月之后就是他坐化之日,让孙连达提前做好准备。

  正如清元真人所言的那样,在一个月后,清元真人坐化在了他的房间之中,日期乃至时辰都和他所说的分毫不差,这也让孙连达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或许真有一些他所不知的神秘力量存在。
  后来孙连达退休之后,之所以会接受老友的邀请前往京城任职,也是为了方便他查阅一些佛道典籍,通过那些典籍,孙连达果然发现了一些历史上发生在佛门道家无法用科学所解释的典故。
  这也是孙连达一生不收弟子,惟独见到方逸却萌生了收取弟子心思的原因,方逸身上的一些能力,就被孙连达解读为是那神秘的力量。
  “老师,您别看我,我可没有开坛做法的本事……”
  见到孙连达的眼睛看向自己,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说道:“道场分为阳事道场和阴事道场,您说的祈福法事就是阳事道场,不过开坛做法要很多条件,别的不说,朝天宫里一定有个法鼓吧?”

  “是有个大鼓,不过这些年一直都丢在库房里的,你怎么知道?”孙连达还没说话,赵洪涛就抢着说道。
  “老师说的那位清元真人,是位道家高人啊……”
  方逸开口说道:“想要退去洪水,他要用法鼓配合金钟玉磬,不间断的敲击出风云雷电的声响来,而且要配合经韵板眼,稍有差错这法事就是白做了的……”
  方逸虽然没做过法事,但对于道家道场的布置却是了如指掌,想要做一场涉及到风调雨顺的大法事,必须用以人身为引,然后借助法器调动一方天地元气,过程不是一般的繁琐。
  而且这种法事,对于施法之人的伤害是很大的,施法之后轻则重伤重则丧命,所以方逸一听孙连达所说的清元真人的际遇,就知道他是在舍身救灾,以己之身救得百万生灵,真正是一位得道高人。

  方逸自问自己是做不到,不是说他没有舍己救人的品格,而是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就无法掌控调动起来的天地元气,这也就是说,那位清元真人的修为要在他之上的。
  “还……还真是像你说的那样,清元真人整整敲了一个多小时的鼓……”
  听到方逸的解释后,赵洪涛一脸见了鬼般的表情,因为他清楚的记得,当时清元真人在敲完鼓后,整个人都累的虚脱了,而他的举动也让很多人都吃了一惊,谁也没想到清元真人以百岁之龄,还能做出这等年轻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方逸,你……你给我们的玉牌,不会也有这种功用吧?”
  伸手握住了挂在脖子上的玉牌,赵洪涛忍不住咽了口吐液,他已经是非常看重方逸所赠予他的这块玉牌的,从琼省回来就找了个绳子穿了挂在脖子上。
  但是在此刻,赵洪涛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法器的作用,恨不得就一直将玉牌攥在手心里。
  “老师,您叫我过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啊?”和余宣闲扯了几句,方逸开口说道:“老师您有什么吩咐直接给我说好了,能办到的我一定去办……”
  见到孙连达把儿子还有赵洪涛都赶走了,就留下自己和余老师两人在客厅里,方逸还以为老师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事情要找自己呢,是以把话说在了前面。
  “哎,你小子,合着我和你孙老师,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只会让弟子办事吗?”
  听到方逸的话,余宣的脸上做出了一副夸张的样子,用手掌抚住额头,说道:“你小子别胡思乱想了,老师找你没别的事情,就是要带你出趟远门……”
  “出远门?去哪儿啊?”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他下山虽然没多久,但远门已经出过好几次了,往北去过京城,往南更是到过了古人口中所说的天涯海角。
  “出国!”
  余宣开口说道:“整天在家里闭门造车,只能学到一些理论上的知识,想要在掌握更多的知识,具备分辨古玩的能力,还是要在实践中去学习,只有吃过药打过眼,学到的东西才能记得牢固……”
  余宣和孙连达二人,在古玩行的名声差不多,只不过一个是学院派而另外一个是实践派的,孙连达虽然鉴定实物的能力也非常强,但是他更注重理论上的研究和分析,包括对文物的复原修复,在这一领域,鲜有人能超出孙连达。
  而余宣则是实战派的代表,他一生所学,十有八九倒是从实践中得来的,和旁人不同,余宣鉴定物件,只要一上手,就能凭借着丰富的实践知识,断定出古玩的真假伪劣。

  所以方逸跟随孙连达学习,大多都是在家中,然后配合一些古玩的图集,在孙连达的教诲下,他最为欠缺的基础理论知识,在逐渐丰富着,以前从典籍上看到的一些野史典故,也慢慢变得正统化起来。
  但余宣却是不耐烦如此教导方逸,在他住在孙连达家里的这段时间里,每当轮到余宣授课的时候,他都会带着方逸去到古玩市场,然后一个一个的摊位逛过去,用实物来给方逸讲解其真在何处,又假在什么地方。
  “出国?老师,去哪个国家啊?”
  方逸眼睛亮了一下,以前在山上的时候,方逸只能沉浸在道门典籍之中,浑然不知道世界之大,但下山之后,方逸却发现以前的自己真的是只井底之蛙,看得多了和听得多了,对于异域他乡,方逸还是心中向往的。

  “你小子,也不问问去干什么?”
  看到方逸一脸兴奋的样子,余宣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别太高兴,咱们去的地方不远,要是算直线距离的话,和你之前去的琼省差不多远近……”
  “嗯?那就是老挝缅甸或者泰国这几个国家了?”
  方逸脑海中迅速的呈现出了一副地图,向北去俄罗斯不太可能,那里现在已经进入到了冬季,一直生活在南方的余宣是不会选择这个季节去那里的,所以除了印度之外,也就剩下方逸所说的这几个国家了。
  日期:2016-06-06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