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30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说这个啊。”武云显得无所谓地说了句,然后稍稍一顿,没再像以前那样避而不谈,很痛快地就把当中的关系三言两语道了出来,“木槿花是文家的媳妇,文家你不知道,简单说吧,跟我们家差不多,明白了吧?文家想让小姑过去做媳妇,咱们家也有人乐于看到那个结果,不过呢,在文家提亲之后,小姑没同意,并且马上就找了你......嘿嘿嘿,文家那次可是狠丢了面子的呢。”
  听到武云这番话,张文定别提有多郁闷了,合着自己是受了池鱼之殃啊!
  眼见张文定脸上阴晴不定,武云又笑了起来:“别担心,文家在石盘的势力不比我们家强,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

  张功松打断武云的话道:“这个情况,你为什么要瞒我这么久?刚开始怎么不告诉我?”
  “要不是你让小姑教我练了双修功,我现在都不会告诉你。”武云冷哼一声,丝毫不为张文定的语气所动。
  张文定听得这个话只觉得胸口一闷,合着你跟我说了这么个情况,就算是还了我允许你修习双修秘法的人情了?
  见张文定一副被酒噎住了的表情,武云又笑了起来:“你没事问这个,不会是木槿花给你小鞋穿了吧?多大点事啊,还喝闷酒呢!我告诉你,你现在要把眼光放得高一点、宽一点,不要总是局限于随江这么个小地方,这样吧,我跟我爸说说去,你到省里锻炼两年去吧,多认识点人,然后再下放,级别上去了,省里又有一定的关系,到时候在区县再干个两年,很容易出成绩的。”
  一通话语入耳,张文定心里的邪火就此消散得了无痕迹,这个武云虽然有时候说话比较刺人,但对自己确实是真的够意思。自己都没说什么事,她居然就主动把事情揽过去了,这种做法,着实令张文定感动。
  以前张文定明白武云对自己够意思,但那种感觉在心头却并不是特别深刻,直到京城之行,见识了武家别的人的嘴脸,张文定才明白武云跟他们相比,那就是个天大的异类,对他触动相当大。
  去省里镀镀金,这是一个别人求都求不到的机会,张文定也喜欢这种机会,他甚至早就想过去省里镀金的事情,但他不想这个时候走!
  要去省里,他需要在做得意的时候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低落的时候去。他觉得这个时候靠武玲或者武云的关系而调到省里,那等于自认在市委组织部混不下去了,有种遇到困难就退缩夹着尾巴而逃的感觉。

  这种感觉,他不喜欢。
  这个不是说他很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而是如果真就这么退缩了,他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遇到点挫折了就逃避,以后的路还怎么走?不说以后的仕途如何如何,单说他练的拳法,他修行的秘法,就注定了他遇到事情不会逃避的性格。
  遇到困难了可以迎头而上正面碰撞,也能够以退为进迂回曲折,但却不可逃避不能退缩!
  “丫头,谢谢了。”张文定举起了酒杯,喝了口酒,打了个嗝,对武云道,“我在组织部还好,木,木部长对我还是很不错的,啊,我说啊,啧,不说了。我跟你讲啊,我到组织部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工作已经完全上手......”

  张文定这一开口,就前所未有的啰嗦了起来,说着自己为开发区做出了多大的贡献,说自己在组织部干了什么事,为木槿花出了多少力。武云在一旁听着,也不劝他,看着他边说边喝酒,看着他的醉意一点点加深,她不禁摇了摇头,苦笑一声,暗想刚才真应该过来得早一点的,那样他也就不会喝那么多了。
  不过,喝醉了也好,正好可以问问他一些事情,酒后吐真言啊,平时可是很不好问的呢。
  “哎,张文定,你现在在组织部没你在开发区的时候舒服吧?”武云笑嘻嘻地问道,“你说木槿花对你好,但我觉得,她应该没有徐莹对你好。”
  “好,都好,都好。”张文定含含糊糊地说着,鼻息粗重,两眼闭着,身子歪歪斜斜地靠在沙发上,看样子是要睡觉了。
  “那个更好啊?总不会两个人一样吧?”武云眼睛一眯问道。
  “好......莹姐......好,莹姐,对不,起......”张文定断断续续说了这么几个字,随后身子歪得更加彻底,任由武云再怎么问,他却是不说话了,看样子应该是睡觉了。
  “哼,莹姐,莹姐,叫得还真亲热!”武云冷哼着自言自语了一句,看着张文定那张醉后的脸,恨不得几个巴掌将他扇醒再好好问个明白。
  武云没有那么做。

  仅凭这几句莹姐的称呼,她也不能拿这个当证据证明张文定和徐莹有奸情啊,毕竟同一个单位,男下属称呼女领导的时候用姐这个称呼虽然说不多,但也不算少见。
  眼见张文定是真的不会说话了,武云又有点后悔起来,后悔刚才应该早一点就开始套张文定的话的。
  原本以为这家伙喝醉了会啰嗦个不停的,却不料会是文醉,说着说着还没尽兴居然就睡了。
  哼,张文定啊张文定,你可千万别对不起小姑!
  张文定酒喝得不多,只是心情不好所以醉得快,当然,醒得也快,天还没亮就醒了。
  他发现自己身处的房间比较陌生,睁着眼睛想了有两分钟才想起来,自己恐怕是喝醉了吧。啧,武云有次喝醉了,自己曾经照顾过她一次,自己这次喝醉,又劳她照顾,说起来,也是一场小因果啊。
  嘴角泛起个无奈的笑,张文定猛然又涌起了一股忐忑的感觉,那次武云喝醉了,自己听到了她胡言乱语,从而确定了她是拉拉,知道了她对黄欣黛情根深种,那么自己这次喝醉了,有没有像她那次那样乱说话呢?有没有不停地叫着徐莹的名字呢?
  一念及此,张文定还迷糊的脑子顿时清醒了,他再也躺不住了,手臂一撑就坐了起来,伸手在太阳穴上揉了几揉。
  靠,怎么那么蠢啊?哪儿不能喝酒,怎么偏偏要跑到这儿来呢?这真要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传到武玲耳朵里去了,那可如何是好?
  看看时间,凌晨四点半!
  张文定起身下床,上了个卫生间,然后打开窗户,向外面望去,月光温柔的撒下,天空中稀稀落落点缀着不多的星星,紫霞山的山体在黑暗中蜿蜒厚重,不知道尽头在何处。
  啧,这是在紫霞会所啊!
  张文定又仔细看了看大致上的位置,觉得自己应该就在武云自己住的青鸾庄里。
  深吸了几口气,张文定也没法把心头的焦虑去掉,不弄明白自己在武云面前有没有乱说,他就没办法心安。但是现在这时候,他总不能把武云从睡梦中叫醒吧?
  那样的话,他就算是没乱说什么,武云也有足够的理由起疑心了。

  试着站了会儿桩,可脑子里想着这个事情,张文定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他叹息一声,收起架势,连打了两趟拳,然后又洗了个澡,这才稍稍平静了些。
  武云早上从不睡懒觉,第一缕晨曦还没露出来之际,她便已经起身下楼在别墅前的小院子里练起了拳法。张文定听到动静,在房间里再整理了一番思绪,这才下楼出门,没有跟武云一起练,而是站在一旁看着。
  武云一趟拳打下来,天已发白,她走到张文定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这么早就起来了,不在梦里跟你的莹姐多谈谈人生理想?”
  张文定心里一跳,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他脸上不自然地笑了笑:“你这都说的什么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