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30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让他生出一种强烈的挫败感,难不成这个正科级的副科长,自己还要继续当下去不成?如果等到这次调整之后,自己还处在原来的位置,那可就真是个天大的笑话了。
  徐莹能够体会到张文定内心的失落,她微微一笑,挨得他紧了点,一伸手将他揽住,把他的头部抱在怀里,轻轻揉着,温柔地说:“一脚踏进官场,你就要有承受挫折的勇气和心理准备。这条路,没有哪个人能够一帆风顺。起起落落是常事,做出成绩了升上去,那是好事,风头正劲的时候歇一歇,也不是坏事。别想着能够一路高歌猛进,能够在年轻的时候多些磨砺,对你以后大有好处。啊,总设计师还三起三落呢,最终还不成了一代伟人?”

  “我可不敢跟总设计师相提并论。”张文定在她怀里微微地摇了摇头,然后抬眼望着她道,“放心吧,我没事,你看我这样子,是经不起挫折的人吗?呵呵,在你去开发区之前,我舅舅从市委办被调到老干局之后,那段日子啊......嘿,我早就习惯了。”
  徐莹伸手在他脸上抚摸着,明白他说得轻松,实则心里还是不好受,便开解道:“好了,不说这个了,最近忙得一塌糊涂,难得今天晚上轻松一下,我请你喝酒......呃,跳舞去,怎么样?”
  “跳舞?”张文定一张脸变得怪怪的,本准备说哪儿都不想去,可又一想,这是徐莹对自己的关怀,他也不能让她太担心,便坐直身子,道,“还是唱歌去吧,好久没唱歌了。”
  徐莹听到张文定没有直接说去喝酒,心里就轻松了许多,点点头:“那行,去唱歌吧,好好帮你训练几首歌,免得你以后陪领导的时候唱歌都找不到一首不走调的。”
  “陪领导的时候就是不要唱得好,唱得好了如果领导不会唱,那让领导情何以堪哪?”张文定笑着说,手在沙发上一撑,站了起来,“走吧,想去哪儿?今天我请你,地方随你挑,咱这次只挑贵的不挑对的!”

  徐莹站起身,媚了他一眼,半是玩笑半是吃味地说:“有钱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啊,财大气粗的。”
  张文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那个正牌女友是相当有钱的,在徐莹面前一句话没注意到就容易引起她旁的联想来,他笑了笑,把话岔了开去:“我一直都是才大器粗,呃,才华的才,武器的器……”
  徐莹被他这话逗得心情好了起来,捏起粉拳就往他身上捶着:“你怎么变得这么下流了呀,坏透顶了。”
  张文定就一把搂住她,真的坏透顶了。
  激情过后,张文定对徐莹道:“你今天好像不在状态啊……”

  这几天工作上就很累,还要陪高洪,今天中午高洪还吃了药呢,你叫我怎么在状态?徐莹心里有点不舒服,又有点愧疚,就当作没听到他这话似的,不作回应。
  听了几秒没听到回应,张文定就看向徐莹,见她一脸冷然的模样,他心里不知怎地冒出一股火来,冷冷地问:“是不是这几天和高洪做累了?”
  徐莹猛然坐了起来,看着张文定道:“你给我出去。”
  张文定又冷哼一声,牙关几咬,到嘴边的话还是没说,起身就穿好衣服,一言不发走了出去。
  看着张文定背影转过墙角不见,再听到防盗门的开关声响,徐莹嘴张了张,两滴泪珠不争气地滑落下来。她用手一擦,鼻子更酸,泪如泉源,牙关咬得直打颤,努力不让哭声透出来......

  屋外的风很大,吹得张文定不长的头发都有种凌乱的感觉。他不紧不慢地走到超市停车场,坐进车里,一路快速将车开到了紫霞会所,要了间房间自顾自地喝酒。
  喝着喝着,他想起来了刚才徐莹对他的好,想着他因为心情很差而把气都往徐莹身上出,他后悔了,在后悔的同时,他觉得隐隐心痛。
  他不得不承认,对这个女人,他已经很有感情了,当初的利用,经过了长久的相处,已经起了很大的变化。
  摸出手机,他给徐莹打电话,一遍又一遍,徐莹不肯接。他无奈,只得发了条微信:对不起,别生气了,我等下就回来。
  徐莹很快回了微信:我睡了,有事明天办公室谈。
  张文定一见有戏,赶紧打电话过去,然而徐莹却关机了。
  这时候,房间门被推开,武云款款走了进来,笑着道:“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呢。”
  张文定并不奇怪武云会出现在他面前,他的身份,紫霞会所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他一个人来喝酒,服务员把这个消息往上递,传到武云耳朵里去,也很正常。
  抬眼看了看武云,张文定面无表情道:“今天晚上不忙?”
  武云在他身边不远处坐下,点点头道:“还好,没什么要紧的人来,可以轻松一下。”
  说着,她目光往面前茶几上一扫,发现居然没有多余的杯子,便按了下铃,让服务员送酒杯过来。
  酒杯送的很快,武云也没再要加酒什么的,就将桌上的酒瓶提起,往面前的空杯中灌了满满一杯,端起杯,也不招呼张文定,自顾自地喝了一口。
  “紫霞观要开发旅游,你现在又可以大展拳脚了,怎么,还不开心?”放下酒杯,武云面带微笑地看着张文定问。
  “你是来安慰我还是笑话我的?”张文定白了武云一眼,没好气地说,抓起杯子闷头喝了一口酒。
  看到张文定这副模样,武云却是一点都不计较他说话的语气了,没像平时那般和他针锋相对唇枪舌剑,而是依然把微笑挂在脸上,不紧不慢地说:“别把人都想得那么坏,你看我这样子是来安慰你还是笑你的?”

  张文定又看了武云一眼,没说话,再喝了口酒,突然问:“木槿花跟你们家有什么瓜葛?”
  武云脸上神色不变,淡淡道:“没什么瓜葛。”
  “总是这么遮遮掩掩的,有意思吗?”张文定冷哼一声,“难不成硬要等到我和你小姑结婚之后,才能知道其中的秘密?”
  “秘密?我们会和她有什么秘密!”武云脸上露出一丝不屑之色,看着张文定问,“真不明白你怎么会这么想?”
  张文定翻了翻眼皮道:“我不得不这么想啊,刚去组织部那会儿,你好几次冷嘲热讽的,说有我的日子好过,你知道木槿花的底细对吧?可不管我怎么问,你就是不肯说,还没秘密?”
  先前和徐莹的一番讨论,张文定认可了她的分析,觉得木槿花可能确实是怕自己惹出大事难以收场弄得她木大部长被动,但是刚才见到武云之后,他莫名其妙地就想起了去组织部前后那段时间内,有几次武云都话里提到过木槿花,对着他一幅幸灾乐祸的模样,但却又不肯告诉他到底怎么回事的场景来。
  他就觉得,木槿花迟迟不肯给自己安心,不确定是不是让自己干这个干部一科的科长,恐怕除了徐莹所分析的理由外,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了。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就怎么也压不下去了。
  以前他觉得很受木槿花器重,就没把这事儿怎么放在心上,但现在不同了,由不得他不重视,由不得他不想方设法去思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