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4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方的话说的模棱两可,但也算有了个态度,自己的话不也没有完全点明白吗?孔方得到这么一个答复,也算达到了一定的目的,便又说道:“只是,有些时候斗争会很激烈,有的腐败分子为了对抗组织,会使出各种办法,甚至会反咬一口,大肆污蔑党组织。我刚才汇报的那些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也得罪了一些人,很可能会成为腐败分子攻击的对象。所以,要请领导帮着明辩事非。”
  孔方的话说的很艺术,意思是要在对付别人的时候,人家也肯定有自己的把柄,还请领导帮着捂盖子、擦屁*股。只是孔方却是用另外一种方式说出来的,不得不说用心良苦,心思缜密。
  对方这次停顿的时间更长,过了一会儿,才又低沉的说道:“做工作就不要怕得罪人,也不要怕对方报复。我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只要自己的工作做的堂堂正正,经的起推敲,自会有人做主。上级组织是不会让一个一心为公的好同志,蒙受不白之冤的。”
  对方这话说的更有水平,意思是只要你自己做的是正事,那上级组织会坚决为你做主。隐含的意思就是,如果你做的不堂堂正正,经不起推敲,那就没人管你了。这话既使被另一方录了音,也留不下任何把柄。
  孔方没有得到想要的答复,只听到了这么几句套词,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便对着电话道:“领导,不打扰您的工作了,祝您国庆假期快乐!”
  “好吧,你也先好好过一个国庆节。”说完,对方挂断了电话。这句话除了字面意思,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说“你先过国庆,过完就该兑现你刚才的承诺了”。
  就在孔方刚把电话听筒放到话机上的时候,楚天齐来了,向孔方请假,要回县医院复查。孔方心情复杂,但热情的同意了楚天齐的请假要求,甚至还难得的说“如果身体还不舒服,就多休息几天”。孔方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多争取几天准备的时间,同时也好把对付楚天齐的事,向后推一推。刚才虽然和领导通话了,可孔方的心里却越发不踏实了,他想着多拖一天是一天。
  楚天齐表示感谢后出去了,可想到姓楚的那挺拔的身姿,那坚毅的目光,以及养的白净的脸膛,孔方心情很不平静。他知道姓楚的是回去和小情人相会了,是回家团圆了,是欢欢喜喜的休假去了。可自己呢?随着假期的临近,却要想着对付姓楚的办法。
  虽然刚才和领导说的好像挺肯定的,其实孔方现在还根本就没有姓楚的任何违法证据。有的也不过是一些没有任何证据的传言,而且这些传言即使是真的话,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事,顶多是作风不检点而已。何况现在连这些也没法证明,还需要自己派人去挖掘。可这短短的几天,上那儿去找证据呀,又能让谁去呢?
  哎呀,愁死了。现在孔方甚至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刚才给领导打电话了,自己想要的领导保证没得到,却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而且还不得不对那小子下黑手了,可这黑手从哪下呢?
  “他*妈的,这可怎么办?”楚天齐都出去一个小时了,孔方还没想到一个既能向领导交待又能解气的办法。当然,这个办法还要稳妥,否则一旦引火烧身,谁都救不了自己,也没人会救,刚才领导的话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孔方的思绪。他抬起头,说了声“进来”。司机黄峰走进了屋子。

  就在孔方正因为楚天齐而绞尽脑汁的时候,楚天齐已经在十一点前下了车,现在正坐在出租车上,向县委大院赶去。他要把自己带的东西放到县委办宿舍去,也顺便再拿点东西,然后出去和雷鹏一起吃饭。
  在到县委大院门口的时候,出租车被门卫拦住了。楚天齐只好付过车费后,从车上走了下来。
  一手拄拐,一手拿着提包,走起路来一颠一簸的,楚天齐生怕碰到刘大智之流,让对方调笑自己。所幸,在经过政府楼和县委楼的时候,不但没遇到刘大智,连一个熟人也没遇到,院子里也是空荡荡的。楚天齐不禁纳闷:人们是在开大会,还是都出去了?
  当楚天齐拐过县委楼的时候,忽然看到后面站了好多人,而大家站的地方就是宿舍那排最西边的屋子,就是自己的那间宿舍。

  “出什么事了?”楚天齐略一迟疑,快速向人群走去。
  就在楚天齐向人群走去的时候,忽然从食堂也出来了一群人。这群人中有县委书记、县长等县里领导,他们正簇拥着一个人向这边走来,走在中间的人似乎也有些熟悉。就在楚天齐一楞神的工夫,中间之人忽然招呼道:“那不是楚……天齐吗?”
  听到对方的声音,楚天齐一下子想了起来,赶紧走了过去,叫了一声:“李部长。”
  “小楚,李部长现在是新任沃原市委书记。”郑义平赶忙在旁边纠正道。
  市委书记?楚天齐略微一楞,立刻醒过味来,赶忙喊了一句:“李书记。”
  此时,李卫民正上下打量着楚天齐,然后用手一指他的拐杖,疑惑着问:“小楚,你这是怎么回事?”

  楚天齐回答:“自己不小心,受了点儿伤。”
  李卫民点点头:“哦,你这是要去哪?”
  “回宿舍。”楚天齐用手一指另一群人的方向。
  “好啊,我正要看一下县委、政府工作人员的住宿条件,就先去你宿舍看看吧。”李卫民面带笑容,说着率先向前走去,其他人也跟着前行。
  听到对方的话,楚天齐先是一楞,边走边支吾道:“我有一个月没回宿舍了,门窗也没开,肯定宿舍里会有怪味,我先去开门放放味。要不这样,李书记您先看其他宿舍。”

  “怎么说话呢,让市委书记等你吗?”柯兴旺不悦的说。
  楚天齐一时语塞,红着脸,不知道如何答复。
  “没事,宿舍还能有多大的味。”说到这里,李卫民用调侃口吻道,“小楚,不是屋子里有什么秘密吧?”
  经李书记这么一说,楚天齐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还真有“秘密”,就是墙上那些油画。平时自己没觉得怎么样,不就是几张明星画嘛,也不过穿的新潮一些。但如果要是让李书记等市领导看见,尤其是对自己不感冒的柯兴旺也看到,恐怕就不是几张画那么简单了。
  怎么办,让看不让看?能不让看吗?自己也没阻止的理由呀!楚天齐心里焦急不已,但只得说道:“李书记,宿舍里能有什……么秘密?我就是怕味道太难闻。”
  李卫民没有答话,而是面带笑容,向前走去。对面人群看到领导们到来,纷纷向后退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