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1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皱了皱眉,不知道谁这么没礼貌,但是看了看依旧喘息的秦墨,说道:“看来我们要待会再继续了,穿好衣服,我可不想我老婆的春光被人看了去”。
  “什么人,不会有事吧?”秦墨也紧张起来。
  “怕什么,我们是合法夫妻好吧,干啥都是合法的”。丁长生勾起秦墨的下巴,深深的吻了一口,然后趿拉上拖鞋向外走去,此时,套房的门岌岌可危了,再有几下就要倒掉了,丁长生此时打开了门。
  这样的活一般都是下属干,那个侦查员也在一边看着,但是看到门打开后,丁长生的脸闪了出来,他一愣,随即就想拽着身边的曹克清赶紧走。
  但是曹克清不明所以,居然从旁边伸头看了一眼,这下他转身就走,但是丁长生岂能就这么容易的放他走了?
  “曹局长,既然来了,干么这么急着走啊,来来,聊聊吧”。丁长生语气阴冷,这么热的天,虽然走廊里也有冷气,可是曹克清却觉得心里更加的冷,心里不禁暗暗叫苦,万局长啊万局长,你可真看得起我,同样的事你让我干两次。
  曹克清知道丁长生认出来他来了,要是这就走,真的是自己理亏了,所以,听丁长生叫自己,于是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笑道:“我靠,这些家伙眼睛瞎了吗,怎么门牌号还能看错,咦,丁书记,你怎么在这里?”曹克清笑笑走了过来。
  “不是他们瞎了,是你瞎了,不是你指挥他们砸门,他们敢吗?”丁长生不屑的说道,然后转身进了房间,曹克清无奈,只能是紧跟着进了房间。
  “坐吧,看什么呢?”
  “呵呵,丁书记真是大方,居然都开始住总统套房了”  。
  “我不这么大方,你怎么有机会砸总统套房呢?你说呢?”丁长生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此时,秦墨已经收拾停当,不过已经换了一身其他的衣服,可是因为刚才和丁长生的成人游戏,使她的脸上还布满了潮红,看上去风情万种,甚是让人浮想联翩。
  “这大半夜的,你朋友啊?”秦墨出来倒了杯水喝,问丁长生道。
  “嗯,一个朋友”。
  “动静够大的,把酒店拆了完事了”。秦墨看都没看曹克清,又进屋去了。
  “这位是……”曹克清眼前一亮,问道。
  “我老婆,怎么了?”

  “没怎么,丁书记,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晚了叨扰你吗?是因为有人举报这里有人**嫖娼,所以……”
  “嘘,你小声点,如果让她听到了,非得把你们家给拆了不可,她叫秦墨,是京城秦家的女人,我说你怎么算的这么准,知道我住在这里呢,说吧,谁让你来的?”丁长生知道,这背后肯定有人指使,但是至于是谁,他不知道,他一度猜测到是不是吴明安报复自己,但是一想,吴明安不像是这么小格局的人。
  “这事没法说,你说我到这里来,你们正好又是这样,你让我怎么交代?”曹克清很为难的说道。
  “这有什么不好交代的,按照法律办事就行了”。丁长生还没说话呢,虚掩着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人替曹克清说道。
  丁长生一愣,待看清来人是谁时,就明白今晚到底怎么回事了,原来这一切都是这个家伙在背后捣的鬼,原来肖林在楼下等了很久,但是却不见人下来,他不了解曹克清,自然是不知道曹克清和丁长生到底是不是认识,但是本着对中南省人不信任的念头,他认为,这么久没下来,这里面肯定有猫腻,所以也不管会不会暴露自己,嚣张的上了楼,而且在门外听了一会了,到了关键时刻,这才推门进来了。

  肖林认为机会难得,又听到丁长生在屋里和曹克清唧唧歪歪,像是在谈条件,他如果这个时候再不进去的话,很可能曹克清待会就会替丁长生开脱,所以,这家伙急不可耐得进了房间。
  “丁长生,没想到吧,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肖林很嚣张的说道,在他看来,自己是省长秘书,是省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自己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压得你丁长生死死的,今天这件事要是不说个明白,自己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果这个机会不加以利用,自己老板都会抽自己耳光。
  “你们,认识?”曹克清只是听侦查员说这个人是省政府办公室的,没想到他还认识丁长生。
  “认识,你不认识?”丁长生反问曹克清道。

  “不认识,你是哪位?”曹克清问道。
  丁长生看着曹克清的样子,看上去好像真的不认识,难道不是这个人亲自向曹克清下的命令,但是转念一想,不大可能,肖林应该不屑于和曹克清这样级别的人打交道。
  “省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肖林”。
  “你在这里干什么?”曹克清虽然不介意这家伙在楼下看着,那不是自己的地盘,也不是自己办案的地方,但是现在这里是自己办案子的地方,一个系统外的人跑到这里来,无论是什么人,都让系统内的这些丨警丨察感到不舒服。
  “你是曹局长吧,如果我待会进来,你们是不是就达成协议了?”肖林自持身份,对谁说话都是不假辞色,这话算是戳到了曹克清的痛处,自己和丁长生并没有什么协议,只是事情还没谈完,你这么轻易的下结论,你这是侮辱我的人格啊 。 

  “协议?这位同志,请说话放尊重点,没有搞清楚事情之前,不要胡乱扣帽子”。
  “这还用说嘛,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丁长生,就算是你没结婚,但是你我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你们在这里搞什么勾当?曹局长,如果你今天不把他带走调查,明天纪委就会调查你,这件事我会盯到底的”。肖林气呼呼的说道。
  肖林说完,见丁长生和曹克清都不吱声了,更是自认为自己抓到了丁长生的把柄,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让其付出代价,无论是从老板吩咐自己办的事,还是自己的揣摩,丁长生这个人绝对是老板的一个麻烦,要不然老板也不会让自己另外找人跟着这家伙,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了效果了。
  “怎么,这个决定就真的这么难做吗?曹局长,是不是要我向你的上级通报情况你才能做出决定?”肖林继续威逼道。
  曹克清无奈,看向了丁长生,说道:“丁书记,这事,你看怎么办?”
  “很简单,按照规定来就是了,对了,你们半夜砸门究竟是为了什么事?”丁长生眯着眼,喝了一口茶,半醒半睡间,问道。
  “丁长生,你这人的脸皮还真是厚的不是一点半点,你屋里藏着个女人,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你不要告诉我说你们是夫妻关系吧?哈哈哈”。肖林放肆的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