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1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提到永成钢业,纪中全忽然就说道:“对了,谷清源已经放出去了,你知道吗?”
  梁健猛地一惊,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不清楚,我也是昨天听人说的。听说是他自己强烈要求出去,谷家联系了律师,给他接回去了。”纪中全的话,让梁健在心底对吴越产生了点不满,这件事,他于情于理也该通知他一声。
  但人已经出去了,现在埋怨也没什么用。梁健唯一担心的是谷清源的情绪。既然是谷家的人来接他回去,那谷丰的事情他肯定是已经知道了,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得住。
  梁健叹了一声,拿起电话给沈连清打了过去:“你去打听一下,谷丰的葬礼什么时候。到时候,我和你一起过去一趟。”
  沈连清记录下来后,问梁健:“还有什么事情吗?”
  “对了,你去政法委那边问一下,谷清源是什么时候出去的。”梁健忽然想起这件事。

  沈连清问回来的消息,让梁健心里忽然有了点不安。但具体为什么不安也说不上,总觉得有些事有点不太对,可是怎么也抓不住头绪。
  因为关键人物的突然死亡,毕望和谷丰的被杀案,只能先结案。凶手很快就移交到了法院。王世根那边,也总算是没有让梁健失望,那个外省老总虽然死了,但王世根从他家里找到了不少东西,虽然无法证明,永成钢业的那件案子背后还有人,但起码能证明了谷清源是清白的。谷清源至此总算是被宣布了无罪释放。
  文件下达的时候,正好是谷丰的葬礼。梁健带着沈连清去参加葬礼,接待他的是谷清源的一个叔叔。梁健从未见过,也未曾听说过。至于谷清源,只在谷丰的灵前见了一次。他表情冷漠,和从前判若两人。
  梁健也不意外,毕竟忽然之间遭受了这么大的变故,任谁心里恐怕都是会留下创伤的。而对梁健来说,无论如何,他总算是把他的清白还给了他,也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个包袱。剩下的,就是永成钢业的事情了。
  出事一来,永成钢业的股票已经跌了五成不止,这样一个幅度,对永成钢业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加上,那天纪中全曾跟他提到,永成钢业目前由一个受老黑指使的股东掌权,心里就一直是放心不下。

  还好,谷清源总算没事。
  梁健祭过礼后,想跟谷清源说上几句,可一转身,他人就不见了。只好,就先回来了。到办公室的时候,正好李端找他。
  陇西镇的那件事情,李端已经摸底摸得差不多了。就跟梁健担心的一样,玲珑村的事情,在陇西镇并不是特例,还有两个村也存在同样的情况,不过不同的是,他们的地目前没有再被村里重新承包出去,所以也就没有事发。
  那天晚上,沈连清了解到的情况,李端也重新去查证了一遍,基本属实,只有一点,有些出入。李端从陇西镇找到相关文件中提到,那块地原本就是属于陇西镇的。但土地到底是属于玲珑村集体的还是属于陇西镇的,李端也很难断定。陇西镇的文件,也很难保证真假。
  梁健听完李端的汇报,将赵立新交上来的那份方案拿了出来,递给了李端:“这是赵立新拟的解决方案,你去看一下。这件事,你辛苦一下,和赵立新两个人尽快解决了,时间拖得久了,那些村民恐怕会闹得更厉害。这两天网上的帖子又多了不少。”

  李端点头,然后拿着文件出去了。出去后没多久,他又回来了,进门就对梁健说道:“省书记的秘书刚打电话过来了,说让你去一趟。
  梁健眉头一皱,这个时候,找他会是什么事?
  “什么时间有说吗?”梁健问。
  李端回答:“他说下午两点之前乔书记有一刻钟的空闲时间。”
  梁健看了下表,现在已经十一点了。现在出发,赶在两点之前只能是正好,看来午饭又吃不成了。
  “你出去的时候通知下小沈,让他准备一下,马上出发。”梁健说。

  李端点头,正要走,梁健又叫住了他:“等一下,你待会抽个时间和谷清源联系一下,最好是见个面谈一下,听听他接下去有什么想法。永成钢业不能一直等着。”
  “好的,我知道了。”
  十分钟后,梁健就和沈连清坐着小五的车离开了永州市政府。他刚走没多久,钱江柳也出去了。
  不同的是,梁健是出城,钱江柳去的是市中心的方向。
  梁健的车才上高速没多久,钱江柳就已到了目的地。

  进门,院子里坐着老黑,还有一个须发灰白的老头。钱江柳一进去,就立即笑容满面,微躬着,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那老头面前,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小钱气色不错嘛!说起来,我们也有好几年没见面了吧?”老头笑起来,模样很和蔼,只是那双微微眯缝着的眼睛里,露出来的光,总让人不舒服。
 
  钱江柳连正眼都不敢瞧他一下,点头应道:“是啊。有三年多了。”
  老头指了指旁边的竹椅,“坐。坐下说。小七,给小钱倒茶。”

  “我自己来。我自己来。”钱江柳一边说着,一边忙坐了下来,老黑坐在那边也没动,看着钱江柳给自己倒了茶。
  这茶刚端到嘴边,老头忽然冒出一句:“小钱,当年我没帮你坐上市委书记的位子,你不会怪我吧。”
  钱江柳的手一僵,嘴里却道:“怎么会?我相信首长,肯定是有自己的考虑的。”
  老头微微一笑,没接话,径自喝起了茶。钱江柳坐在哪里,浑身的谦卑和恭敬,半响,他瞄了一眼老黑,发现后者也正在看他,眼色玩味。
  钱江柳心里蓦地起了一股气,这死瘸子神气什么,不就是运气好找了个好靠山,要是当年是他救得这老头子,现在他钱江柳也不会还只是个市长,还要被他这么一个混混头子掣肘。
  但想归想,面子上,钱江柳还是显得很礼貌,甚至有些谦卑地跟他笑了笑。
  老黑眼里多了些得意,放下茶杯,将目光转向了老头,开口:“老爷子,你可能有所不知,最近小钱的日子可不太好过。”
  老爷子放下茶杯,看了一眼老黑,淡淡说道:“小钱也是你叫的吗?像什么样子,小钱好歹也是个一市之长,以后别这么没规矩!”
  虽是训斥,可语调平和,就像是在管教自家的孩子。老黑脸上依旧那样,嬉皮笑脸地应了一声。钱江柳看在眼里,心里对老黑也是更加嫉妒。
  “来,说说,这日子为什么不好过?”老头忽然问他。
  钱江柳笑笑,说:“首长别听他胡说,这日子有啥不好过的。无非就是工作上的一些事情,但工作嘛,总有不如意的时候,对不对?”

  “小钱觉悟不错,工作嘛,总有如意不如意的时候,这世上,哪有什么都遂人意的。不过嘛,既然都提到了,那就说说嘛!”老头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和现任的市委书记梁健在有些事情上有些意见不合。”钱江柳的话刚说完,老黑就在旁边帮腔:“老爷子,就是我之前跟您提过的那个梁健。”
  日期:2016-01-13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