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9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心里就有些底了,十之**应该就是张程强了。
  他是市委组织部干部一科副科长,对市直和机关单位的领导班子都有些了解的,市旅游局刚好有个副局长姓程,这应该不是巧合了。
  张文定又大致了解了一下,那个张程强倒也没有多过份的举动,就是这几天时不时地往紫霞观跑,不是有接待任务,就是在紫霞观调研,或者干脆对紫霞山的旅游工作进行实地考察,研究紫霞山旅游的开发方向。
  说起来,都是为了工作,在工作之余,他就喜欢往剧组跑,美其名曰为研究紫霞山和影视业的种种合作方式,多和剧组人员接触,深入了解演员对各地影视基地的看法,看能不能走影视基地的旅游发展路子......
  靠!张文定暗骂了一声,妈的,随江现在就没有旅游景点,张程强倒是会找理由,醉翁之意不在酒却偏偏还让人说不出什么来——看看,紫霞山的旅游还才刚冒个苗头,旅游局张副局长为了工作就不辞辛苦日以继夜深入基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贡献精神?
  当表子立牌坊,莫过于此啊。
  听到这个粗略了解,张文定就郁闷了,刚才夸了海口,可是想拿这个张程强开刀,貌似不怎么好下手啊。人家虽然目的不堪,可是用的借口相当光明正大。
  不过,既然话都出口了,总不能自己再收回来,这时候如果让陈艺刚再换个人,那他张文定的脸可就丢尽了。

  嗯,妈的,不就是个旅游局副局长吗?张某人自信还降得住!
  从紫霞山下来,张文定正想着回单位好好看看张程强的资料,却在半路上接到覃玉艳的电话。
  覃玉艳在电话里难掩兴奋地告诉他一个消息,干部一科的科长邓如意要去党校学习了。
  听到这个消息,张文定顿时就反应过来了,邓如意这次党校学习之后,应该不会回组织部了,外放基本上已成定局。啧,传言传了这么久,终于要成真了啊。
  也怪不得覃玉艳打电话的时候兴奋,她自认是张文定的跟班,也认为张文定对自己够意思,表弟马六甲早已顺利进入了开发区招商局,还颇得招商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长白珊珊的重用,这一切,她可是在其中起了大作用的呢。而表弟也不止一次跟她说,白珊珊能够当上开发区招商局副局长,就是因为听张文定的话,然后张文定一力举荐的。
  眼见着邓如意要离开,张文定即将成为一科名正言顺的老大,覃玉艳的讨好就更加卖力更加来劲了。她对白珊珊是相当羡慕的,也期待着自己能有白珊珊那么好的命,得到张文定的赏识,然后举荐自己一个副科长当当。
  她可不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异想天开,反而认为有相当大的可能性,毕竟,张科长不同于别人啊,他深得组织部一把手木老板的信任呢,听说他在木老板面前说句话,比一般的副部长还有份量。
  所以,一得到消息,她就马上给张文定打电话汇报了。
  她不需要去了解张科长是不是知道了这个消息,她只需要把自己的心思用行动表达出来,那就是相当端正的态度。
  张文定沉吟了一下,便问:“邓科长他们,什么时候开班?”
  “听说是二十号。”覃玉艳不太肯定地回答,“具体的我也不清楚,邓科长没提起这事儿。”
  “唔......”张文定还准备问一下邓如意党校学习之后的去向,但想了想又没问,直接说道,“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之后,张文定将车靠边停下,拿着手机看了又看,最终决定还是给邓如意打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邓如意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文定。”
  往常邓如意是很少这么叫张文定的,一般情况下都是叫张科长,有时候连称带名一起称呼了,但偶尔情绪很好的时候,也很亲热地叫文定,现在在电话里这么叫,很显然心情不错。

  “科长,晚上有时间吧?喝两杯去。”张文定笑着道。
  邓如意就微微顿了顿,道:“行。本来约了人的,不过你说话了,那就喝两杯去,有时间没跟你喝了。”
  张文定道:“那行,晚上就,就紫霞会所,下班给你打电话,你下午上不上班?”
  邓如意道:“下午啊,看吧。”
  挂断电话,张文定眯了眯眼,然后就露出个微笑,将车驶上正路,往前而去。
  毕竟同事一场,也是缘分,俗话说同船过渡还要五百年修就,能够在一个单位一个部门一个科室里共事,就是难得的缘分,虽然有过不愉快,可是等到邓如意真正要走,张文定就发现,以往那些所谓的恩怨,真要回想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多纠结的,只是身不由己而已。
  既然没有成不死不休之局,那就云淡风清地过去吧。
  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在官场上混,朋友和敌人并不一定是固定的,没了利害冲突,说不定以后还有合作的可能呢?
  下午上班的时候,邓如意没在办公室,但到四点半的时候,他过来了,而这时候,他要外放的消息已经在部里传开了。

  副科长章向东找到邓如意,笑呵呵地说:“科长,恭喜了啊,今后您可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今天晚上咱们是不是搞个节目?”
  邓如意随口就笑道:“八字都没一撇的事儿,啊,跟他们几个说一下,下班后去紫霞会所吃饭。”
  “紫霞会所?那敢情好。听说那儿可是好地方,今天跟着科长见见世面去。”章向东恭维道。
  章向东这个话,邓如意自然不会相信,身为干部一科的副科长,就算自己舍不得花钱去那种地方,但市里行局领导有事相求的时候,会不请他过去?
  只不过他这么说,邓如意也不会当真,心里却在想,也不知道这人多了,吃饭之后再搞个活动,张文定会不会买单呢?
  一个科室的人都在紫霞会所吃饭,吃饭之后又一起唱歌,既是给邓如意庆祝,也是张文定收买人心之举,所以张科长自然会买单。不过,他买单不需要付钱,给武云打个招呼就行了,毕竟这儿还是武玲的产业。
  从紫霞山庄出来,章向东坐邓如意的车走了,张文定负责送范秋生和覃玉艳回家。
  都是一个科室的人,倒也不需要注意太多,一路过去,范秋生住得最近,张文定住得最远,所以也没有为了避嫌而故意先送女同志。
  等范秋生下车之后,覃玉艳看看腕上的表说:“张科长,我有点饿了,你请我吃夜宵吧。”
  这时候已经深夜,张文定没吃夜宵的习惯,可覃玉艳说要他请而非她请,他就不好拒绝了,只能答应下来,笑道:“行,你想吃什么?”

  “我什么都可以,看你喜欢的吧。”覃玉艳扭头看着张文定说,面带微笑,目不转睛,仿佛张文定的侧脸上有朵花儿吸引住了她的目光似的。
  张文定刚准备说烧烤,可话到嘴边的时候,却又变了:“那喝粥去吧,今天晚上酒喝多了点,养养胃。”
  “好啊,我正想说去喝粥呢。”覃玉艳有点小欢呼的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