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73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0-27 22:01:00
  ———————更新线———————
  祁门老三捻着诀,那黑脸汉子左冲右突,直往我身上扑,他身上的那些蛇,也都乱咬乱蹿,我眼疾手快,有的躲过,有的捏死,心中渐渐明白,这祁门老三先前用些草纸画成厉鬼的模样,又用邪术驱使,专门飞舞在空中偷袭人用,不明底细的便会中招——这是幻术的一种,是祁门老三在用三魂之力加以操作,这黑脸汉子被他杀了,却也仍旧受他的三魂之力控制,因为枉死,本身具备戾气,又附带上了那盲蛇的怨愤,且以盲蛇的怨愤之气为主,吸引了些毒蛇盘踞在那黑脸汉子身上……由此可见,这祁门老三虽然做人无耻,但道术厉害,确实也不能小觑,当年爷爷后悔放走了他,便是如此。

  眼看那黑脸汉子乱扑乱咬,身上的毒蛇似乎杀不尽一样,此起彼伏,虽不能伤我,但是也十分费心费力,总要提着精神去对付,其余众贼瞧见有便宜可占,也有暗中朝我打暗器的,我觑看着,谁朝我打来,我便还回去一飞钉,他们打我不中,我则例不虚发,闹到后来,我心中烦躁,性子起来,默运“雷公印”来,抬起脚,在地上轰然跺下去,“砰”的一声响,震动起来碎石子和土屑无数,纷纷溅落,我双手如探囊一抓,早捏了两把石子,朝着那黑脸汉子,满身撒去!

  日期:2016-10-27 22:05:00
  这些石子都被我的真气所激,威力虽然不如飞钉,但胜在多,而且密集,那黑脸汉子既然已经是死人一个,我也顾不得许多,当即打的他满身血洞,汩汩乱流,那些毒蛇,也全都被我用石子打的稀烂,侥幸剩下几条没死的,又被我补了几石子,尽数毙命!
  回头去看祁门老三,只见他伸出指头在口中一咬,渗出血来,在自己额头上一抿,唇齿急动,嘴里念念有词。
  我赶上前去,忽然有人闪出来,“呼”的一声,喷出一腔烟气来,刹那间,仿佛山间起了大雾,四周白茫茫一片,全都隐在了那烟气之中。
  我知道这是烟王的手段,也不慌张,只恨他给祁门老三为虎作伥,关键时刻,来打掩护。
  烟雾之中,一只手忽然伸出来,只取我的咽喉,我冷笑一声,也把手伸出去,只一抓,便扼住了他的腕子,那人大吃一惊,急忙要挣,却被我一把拽到跟前,正是烟王。
  烟王惊愕道:“你,你怎么还能看得见?”

  我道:“你难道不知道麻衣陈家有种目法,叫做‘夜眼’吗?”
  日期:2016-10-27 22:08:00
  烟王惊道:“你修出了夜眼!?”
  我“哼”了一声,挥手一掌,驱散烟雾,提起烟王,朝着祁门老三便掷了过去。
  祁门老三手里捏诀,口中念叨,见烟王飞近,抬起脚来,便将烟王磕下,那烟王摔在地上,复又被祁门老三把脚一拧,那烟王连话都不曾说出半句来,只把脑袋一歪,双眼圆整,竟是死了!

  “嘿嘿嘿……”
  祁门老三喉中忽然发出一阵如同夜枭啼叫的刺耳笑声。
  他身前一股烟气猛然腾起,把他全身都笼罩在其中了。
  我瞪大了眼睛去看,那烟雾,分明还是之前烟王弄出来的那种,可是现在,我竟然看不穿了。
  祁门老三就像是消失在了那烟雾中,连带着烟王的尸体也都不见了。
  那烟雾又开始渐渐弥漫,滚滚向前,直冲我来,我伸手拍出一掌,罡风过处,本以为烟消雾散,却不料,那烟雾毫无阻碍,仍然继续向前,直至把我也给“吞”了进去。
  这一次,四周真的是白茫茫,任凭我睁大了双眼,鼓动夜眼目法,也什么都瞧不清楚了。
  日期:2016-10-27 22:10:00
  不但瞧不清楚,连耳朵里听到的,也是一片死寂。
  周围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我怕烟雾中有毒,不敢嗅闻,毙了呼吸,施展起“锁鼻功”来,如此,连气味也无觉了。

  我心中暗暗思忖:“这老贼果然不是纯靠嘴皮子功夫,邪术厉害!这恐怕是幻术了。”
  幻术之中,耳目口鼻身,都做无用功,唯一能指望得上的,只能是心相。
  既然看不清,听不见,嗅不着,触不到,我便立身不动,只凭心相,细细感知。
  蓦感身后一股阴风陡起,我猛然回头,大雾中,隐约可见一只硕大的蛇头张口扑来,我急往后退,又突然觉得一股阴寒自胁下升起,脚上又骤然一紧,低头看时,却见是烟王嘴角淌着血,瞪着眼,双手死死的抱住我的脚!
  我吃了一惊,把脚奋力一蹬,却甩不掉烟王,我错愕起来,恍惚间,突然想起,盲蛇已经死了,烟王也已经死了!
  没有巨蛇,也没有烟雾,更没有烟王!
  一切不过是幻觉!
  日期:2016-10-27 22:11:00
  我立时撤了锁鼻功,轻呼一口气,微闭双眼,心中默念婆娑禅功,捏个静字诀,刹那间,如同置换时空,变了世界。

  我睁开眼睛,看见一根寒芒近在颌下,却是祁门老三双手扯着一根极其纤细的钢丝,来割我的咽喉了!
  好一个阴险恶毒的老贼!
  我左脚斜跨一步,右脚跟着一拧,身子滴溜溜的一转,已到了祁门老三的背后。
  祁门老三没料到我会突然从幻术中解脱,不禁大惊,纵身一跃,便要向前滚翻而去,我跟着跳了一步,把手在他肩膀上一搭,冷笑道:“你还往要哪儿跑?”
  我那一搭,实际上已经用了“塌山手”的掌法,而且我恼恨祁门老三阴毒过甚,有心要狠狠惩戒他,掌中蓄积的力道近乎八成!

  我只这么一搭,便听见“咔”的一声脆响,祁门老三惨叫一声,肩骨碎裂,右侧肩膀已经塌了下去!连带着右臂也软绵绵的垂了下去。
  我勾手握住他的右腕,往他左臂上一绕,他右手中正用器具捏着钢丝,这一绕,左臂自曲池以下,被生生切断,半截胳膊跌落尘埃,鲜血狂流。
  日期:2016-10-27 22:11:00
  我一把抓住了祁门老三的后颈,提将起来,将他高高举在半空中,喝道:“老贼,你这么可恶,就算是杀了你也不冤枉吧!嗯?!”
  祁门老三疼的几乎晕过去,但竟是命硬,还苦苦撑着,尚有知觉,只是哀求道:“武极圣人,你饶老朽一命吧……”
  我“哼”了一声,环顾余下的众贼,道:“谁还要再上来打!?”

  众贼都已经吓得胆破,哪个还敢上前来?沉默了片刻,哄然发一声喊,都往山下奔去了。
  祁门老三低声说道:“陈世兄,你饶了我吧,这一次,我虽然是想害你,但也算是帮了你的大忙。自此一战之后,武极圣人的名头,必定传遍江湖……”
  “你闭嘴!”我把祁门老三丢在了地上,道:“你右肩骨碎,左臂已断,我也不杀你,看你以后还怎么作恶!”
  “不敢了,不敢了……”祁门老三摇着头,喃喃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