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4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什么忙?这女孩是他什么人,难道让我去和她相亲吗。
  看起来还挺漂亮的。
  我问道:“东叔,我不知道您的意思。”

  东叔说道:“她叫莫婉芯,在你们监狱里服刑,犯了法,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她,但不要让她知道你是我拜托去照顾她的。”
  我说道:“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我所管辖的监区,如果是我管辖的监区,我可以办得到,如果不是,我很难办到。”
  黑明珠这时候说话了:“猪脑子,你把她变成你监区的人不就行了。”
  我嘿嘿一笑,说:“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可以随意调动别监区女囚到我们监区。”
  东叔说:“尽量想办法吧,谢谢了。”
  我看着这张照片,后面写着女孩子的名字,莫婉芯,我答应了。

  照顾一个女囚,如果是在我们监区里,这对我并不是什么难的。
  这时候,有个军人进来,敬礼,然后说道:“将军,他们来了。”
  东叔点了点头,那个军人出去了。
  东叔对黑明珠说道:“明珠,你和他聊一会儿。”
  然后东叔又对我说道:“小张,我还有几个客人要见一见,你和明珠聊一下。”
  东叔和那个警卫出去了。
  我松了一口气。

  他在这里,感觉实在是太有压迫感了,让我呼吸都不顺畅,我摸了摸脖子,好吧,吃。
  我说道:“这些菜,很淡。”
  黑明珠说:“一个人,身体最重要,在军队中,军人就是,吃这些。东叔请你吃饭,你多有面子。”
  我说:“是吗。”
  黑明珠说:“外面的那几个,全是团长以上级别的,他都从来没请他们吃过饭。”

  我探头看看外面,看到几个人站着,毕恭毕敬的和坐着的东叔说话。
  我说道:“他们是干嘛的,东叔都退休了,他们还来这里跟东叔汇报工作吗。”
  黑明珠说:“他以前的一个警卫,被派去维和,牺牲了。”
  我说:“牺牲了。”
  黑明珠说:“是的。在战斗中,牺牲了。”
  我说:“那,怎么办。”
  黑明珠说:“该怎么办怎么办,东叔在料理他的后事。”
  我说:“不过看起来,东叔脸上也没有什么悲伤的表情啊。”
  黑明珠说:“他的悲伤,深埋在心底,他爱兵如子,每个他的士兵,都愿意为他死战,他会善待每个士兵。”
  我说:“经历过那么多战争的一个老人,的确是很坚强啊。”
  黑明珠说:“他说过,军人最大的荣耀就是建功,在战场上马革裹尸。”
  黑明珠说:“他以前的老警卫曾经和我说,他站在硝烟弥漫炮弹纷飞的战场上,表情一点都没变过,坚毅的盯着前方,任是子丨弹丨打穿小腿,弹片削破他额头,脸上全是血,他动都不动。医护兵过来,他赶着医护兵去救士兵们,直到指挥到战斗胜利后,才自己走去给自己包扎。医护兵没有麻丨醉丨药,给他治疗,他表情都没动。”
  我说:“真不是一般的强悍。这家伙是机器做的吧。”
  黑明珠说道:“不知道。”
  我吃着一个馒头,说道:“味道还可以。话说,这女孩子是他什么人。”
  黑明珠说:“我不清楚。”
  我说道:“你不清楚才怪。”
  黑明珠说道:“有些事,知道得太多,没好处,还不如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也要假装不知道。”
  我问:“那为什么要我保护她。”
  黑明珠说道:“不为什么。”
  我问:“她是东叔的亲人吧,或者是东叔的故人的亲人?”
  黑明珠说:“不知道。”
  我说:“东叔那么大个权势风云人物,完全可以让人找我们监狱长,让她帮忙照顾啊。”
  黑明珠说:“你们监狱长不是个东西。”

  我说:“你们也知道啊。”
  黑明珠说:“你们监狱长不是我们的人。”
  我说:“你们的人?你们还有一条链子啊?”
  黑明珠说:“何谓朋党?”

  我说:“呵呵,这个我懂,所有一条链子上的人脉链子,都是连接着的,从上到下,从下到上。”
  黑明珠说:“好的人会和好的人为了利益做朋友,烂的人会和烂的人为了利益而相交。我们的这条链子中,没有你们监狱长。你们监狱长,是小人。”
  事情的原则是以门类相聚合,事物是以群体相区分。君子与小人各自志趣相同,从情势上说就一定各自相会。君子们成为同一类人,叫做同德;小人们成为同一类人,叫做朋党。表面上虽然相互近似,实质上实在相差甚远。
  邪恶和正直之间,难以相容。君子和小人之间不能相容,就像冰和炭火不能放在同一个器具中相处一样。所以,如果君子上台,就排斥小人;小人得势,就排斥君子,这是很自然的道理。然而,君子提拔德才兼备的人,撤免庸俗无能的人,办事出于公心,实事求是;而小人则阿谀奉迎,投其所好,毁其所恶,办事出于私心,捏造事实。办事出于公心,实事求是的人被称为正直的君子;而办事出于私心,捏造事实的人则被称为小人。

  我说道:“那你们也可以找我们监狱中其他的好人帮你们。”
  黑明珠说:“就是你了。” △≧△≧
  我说:“我没那么大权利。”
  黑明珠说:“这事要绝对保密,你偷偷把她照顾好就行,她的身份,不能让外人知道,更不能让人知道是东叔要去保护她。”
  我问:“那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黑明珠说道:“别问了,你照着做就行了,是好事。报酬我会给你。”
  我问:“多少?”

  黑明珠说:“上次我拿了你多少,我给你多少。”
  我说:“可以,成交。”
  我好奇的问道:“以东叔那么大的权势,他难道不可以把人弄出来吗。”
  黑明珠问:“要炸了监狱救她出来吗。”
  我说:“我是说,通过合法的手段。”
  黑明珠说:“没那么简单。”

  我还想问什么,黑明珠说:“什么都别说了,不要知道那么多,对你有好处。”
  我说:“好了知道了,可以了吧。”
  黑明珠说:“走吧。”
  我说:“我没吃饱。”
  黑明珠站了起来往外走,我急忙一口喝完了酒杯的酒,然后拿着纸巾擦嘴和她出去了。
  跟着她屁股后面,到客厅看到,空空如也,刚才的军官,还有老头子,都没见人了。
  黑明珠往外走,我问道:“他们去哪儿了。”
  日期:2016-08-11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