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91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你倒是说啊,扯了这么多的闲话出来。”
  王稼祥摇摇头,说:“这人,我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你的事情我到比你还关心了。”
  “我的什么事情啊?”华子建有点不解的问。
  “前两天冀书记说的事情你忘了?房子怎么收拾,你也要有个话啊。”
  华子建一下就记起来了,前两天冀书记专门给王稼祥安排了一件工作,是关于华子建房子的事情,市委家属院那面有几个大套房子,这房子的产权是归市委的,住的人每月要交上上百元的租金,冀书记让王稼祥带着华子建去看看,挑一套。
  华子建昨天和王稼祥抽空看了下,就随便的选了一套靠后排的三楼的房间,房子是不小,三室两厅的,有上百个平米,但问题是这套房子是过去一个副书记住过的,都好几年空着了,一般市委没这个级别的想住也是住不成,房子里过去也装修过,但到底是人家住了几年,又空了几年,所以里面还是有些烂兮兮的,需要好好的收拾一下,有的地方那地板都翘了,墙上也有许多家具摆放过后的阴影。

  华子建就让王稼祥帮着找人收拾一下,说费用自己出,但要求要简单一点,这不是华子建担心奢华了影响不好的问题,而是华子建真的没有太多的积蓄,一年到头,吃饭,抽烟,喝酒,这些到没怎么花钱,但就算把工资全存起来,也没多少啊。
  何况华子建每次带司机和秘书下去,简单的吃饭都是他掏的钱,那些人每月才多少工资,华子建也不可能在他们头上盘剥。
  所以华子建暗自一算,这房子收拾一下要花钱,最后还要买些像样的家具,自己也不能丢新屏市的脸面啊,不可能买点旧沙发,二手电器凑合吧?
  这里里外外的一算,华子建就吓了一跳,妈的,现在的物价怎么就这么高啊,一个普普通通的沙发都能卖到7.8千元,靠,平时自己是不怎么买东西的,光是吃饭花钱,现在大概的听王稼祥这么稍微的一算,全部下来要上十万才摆的平。

  华子建就有点心虚了,所以昨天到今天,他绝口不提装修房子的事情,他也是想拖一拖,等什么时候和江可蕊好好的谈谈,江可蕊她们电视台听说钱发的不少,华子建没有问过到底多少,但见江可蕊平时花钱那个大手大脚的样子,估计是比自己要多。
  王稼祥那里知道华子建囊中羞涩啊,一个副市长,一,二十万拿不出来,那才是怪事,就自己一个办公室的小主任,一年不贪污,不抢劫,随便也几十万的小钱到手了,何况是一个当过市长的华子建呢?
  王稼祥今天就来催了,因为听冀书记说,过几天就上会通过江可蕊的调动,这市里同意了,下面的事情就很简单,说不定一,二十天江可蕊就来新屏市了,自己要是那时候还没把华子建的房子解决掉,冀书记肯定会说自己办事邋遢,新屏市别的人王稼祥都不怎么在乎,但对冀良青,他还是多少有点忌惮的。
  华子建当然不能说自己没钱了,他一听王稼祥说这事情,有点头大,说:“王主任啊,房子的事情要不先缓一缓吧,等上面领导通过调动了在说吧?万一来不成,最后这房子不是帮别人装修了。”
  王稼祥感到有点好笑,不要说冀书记已经发话了,就算真的调不过来,你自己白占一套房子多好,何必在宾馆去住,但这话他是不能说的。
  他只好说怕最后时间来不及了,耽误了华子建爱人的正常工作。
  华子建说:“不怕,不怕,到时候来不及就让她和我先住宾馆,一样的,没见很多年轻的家庭为了浪漫一下,还专门出来住几天宾馆吗?”
  王稼祥就无语了,也只能苦笑着说:“那就缓几天吧,反正我已经帮你找了一家装修公司。”

  华子建忙说:“稼祥啊,简单一点,简单一点。”
  王稼祥摇摇头,真没见过这样的市长,生怕花钱多了。在华子建和王稼祥他们说话的时候,凤梦涵一句话都没说,看似她在很认真的帮着整理资料,实际上她在听到华子建的爱人要来新屏市的时候,心中是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在。
  她自己不知道这样的情绪是因为什么,是嫉妒,还是羡慕,也或者是一种对希望的落空的伤感?她不知道,她就感觉自己心里堵的慌。
  凤梦涵看着玻璃窗外面,天空中是一大片毛绒绒的云团,像条棉絮。天空死一般的寂静,呈浅蓝色,云层非常洁白。晴空是这样恬静,凤梦涵不由得端祥起一朵云来:它的样子像一张脸,五官精致,潇洒,神情却好似在嘲弄人,但十分坚定。上面有眼睛,模糊的鼻子,以及嘴巴的轮廓,脸上的表情模糊不清,也在揶揄人,那个人很像坐在不远处的华子建。
  凤梦涵心里就有一种难以描述的落寞与伤怀,心里空落落的,仿佛只剩下空壳。眼中的所有东西上面,都仿佛抹了一层忧伤,使得凤梦涵鼻子一酸,竟有了流泪的感觉。
  下午,华子建去了一趟公丨安丨局,因为广场的项目涉及到公丨安丨局下属的城关派出所,有几个今天问题华子建是要过去征求一下意见的。
  公丨安丨局本来算是政府下属的一个部门,但由于中国目前的体制问题,公丨安丨局现在连他们自己也搞不清自己该归谁管,在政府这面,公丨安丨局有市长和常务副市长庄峰管,市委那面还有冀良青书记和尉迟副书记管,在下来还有一个政法委也在管,很多时候,他们也搞不清自己该听谁的指挥。
  但一般人是不好指挥这个公丨安丨局的,包括华子建也不行,虽然公丨安丨局长在政府序列算是华子建的下属,但换个地方,情况又大不一样了,公丨安丨局的局长韩宇捷是市常委,这一点就不是华子建可以比拟的,就算是一个在常委会上光投票,不说话的常委,他们在权利分配上也是很有分量的。

  公丨安丨局的局长韩宇捷就是这样一个光举手,不说话的市常委,他50岁左右,瘦小,白净,望着谁都点头笑笑,很谦和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公丨安丨局的,倒想是文化馆的图书员,不知是习惯了,还是天生的,头总是朝右偏着,所谓俯首帖耳,就是这副姿态吧。
  据华子建的了解,这个公丨安丨局的局长韩宇捷应该算是尉迟副书记的人,但他的派系态度也不是很明显,在更多的时候,他听的也是冀良青的指挥,而且你也不要小看他这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在省公丨安丨厅里,他也是有点后台的,这也是为什么冀良青能一直让他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一个原因。
  对冀良青来说,尉迟副书记还不是他主要的威胁,他们的级差很大,何况这个韩宇捷局长本来就是一个很小心谨慎的人,这样的人拉不拉都是一样,他没有胆略和自己对立。
  华子建和公丨安丨局韩宇捷局长谈不上有太多的交情,只能说在开会的时候经常碰个面,点点头,招呼一下,发支烟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