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9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和屈胖三待在这儿养伤,不断有人过来探望我们,杂毛小道、二春、还有陆左和朵朵……
  我们两个是真的受了伤,屈胖三最开始甚至都下不了地,而我则是浑身酸疼,胸口处仿佛压着一千钧重石,总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不断有消息传回来,说随后陆左又带人攻克了摩门教豢养牲口的地方,在那里找到了上百只的翼手龙,以及三头五彩飞龙。
  第二日的时候陆左与摩门教从北方折返而来的大部队进行了正面对抗,结果是摩门教拼光了最后的一点骨血,而我们这边付出的代价却寥寥可数。
  我能够感觉得到,陆左每一天都在变得更强大。
  在第四日的时候,陆左、杂毛小道、朵朵和二春找了过来,告诉我们准备离开了。
  这三天陆左处理好了一切事宜,并且跟每一个部族的首领都进行了深谈,并且跟所有人都签署了守望互助的协议。
  除此之外,每一个部族都会抽调出最厉害的年轻人出来,组成三百多人的天王卫队,驻守天神城。

  最后的一个条件,其实是茶荏巴错地底百族提出来的,他们都宣誓效忠于天王陆左的领导,而这三百精锐的天王卫队,则是陆左权力的象征。
  一开始的时候,陆左对于这个提议并不感兴趣,然而经过茶荏巴错部族众头领的轮番相劝,最终还是点了头。
  陆左明白一点,这些部族之所以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并非因为自己个儿贱,需要一个统治者对自己发号施令,而是害怕陆左以及我们不再管他们了,到时候摩门教卷土重来,可不会再有站出来力挽狂澜的家伙。
  它们需要陆左对茶荏巴错这儿有强烈的归宿感,从而成为他们的庇护者。
  所以它们将陆左推到了天王的位置上,成为了茶荏巴错的共主。

  对于这件事情,陆左终究还是无法执拗,选择了妥协。
  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完毕之后,我们挑了两头还算是不错的五彩飞龙,将其驯服,然后开始了回家之旅。
  虽然走得匆匆,不过该安排好的事情都给弄好了,陆左也算是再无牵挂。
  我被安排跟屈胖三、二春一组。
  一路上二春都在叽里呱啦地讲个不停,她也瞧见了我前几日的手段和表现,回想起我当初中了蛊毒,几乎快要病死垂危的情形,再对比一下我此刻的生猛,多少有些难以置信。
  她不断地询问我这些时间来所发生的事情,问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来。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耐着性子跟她解释,而到了后来,我便有些应付不了了,只有装作头疼,然后不再回答。

  我开始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比起二春来,我更加愿意面对敌人。
  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我们赶到了茶荏巴错的深处,一直来到了那古城废墟的附近来,而到了这里,我们都显得十分的小心。
  因为上一次我们经过这里的时候,曾经找到了一批三目巨人的干尸,而屈胖三将人的眼珠子都给挖了去。
  这些恐怖的僵尸之物在额头的眼睛被挖了去之后,立刻就失去了大部分的价值,而我们也因此得罪了那个在这遗址之处炼尸的家伙。

  虽然不清楚这人到底是谁,但终究是我们得罪不起的人物。
  我们并没有进入那片废墟,而是远远观察了一番,然后离开了去。
  我们继续向前,一路走。
  走到再无可走的地方,我们舍弃了五彩飞龙,开始步行,而随着绝对黑暗的降临,那种五感被剥夺的场景再一次的出现了。
  我一直记着北疆王给我交代的路线,所以到了地方之后,开始进入其中。
  然而我们不知道走了多久,一直都没有找到那堆篝火。
  时间不知道流逝了多久,这个时候,却有一缕小火苗凭空浮现,然后有一只乌鸦出现在了火苗的旁边,冲着我们叫道:“回去吧,北疆王让你们回去,没有路了。”
  什么?
  我的五感被剥夺,脑子都几乎处于停滞的状态,骤然听到这声音,有点儿转不过弯儿来,不由得愣了好一会儿,方才问道:“为什么?”
  按理说问一只乌鸦“为什么”,这是一件很蠢的事情,没想到对方居然回答了。

  它不但回答,而且还气呼呼地说道:“谁叫你们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弄得是人都知道你们是北疆王给指引进来的了,现如今他被流放到饕餮海里面受苦,每日都需要忍受饕餮鱼的蚕食,流放三年方才得以赎回罪名;而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忘记你们这些蠢货,特别派我过来通知你们,别再进去了,现在守门的是蝴蝶王子,他的心肠可毒着呢,你们过去,只不过是死路一条。”
  屈胖三问道:“蝴蝶王子是谁?”
  那乌鸦居然还知道翻白眼,说蝴蝶王子都不知道?他是曾经的虫原王者,破碎虚空之后进入的无尽之地,现如今是主上最得力的大将之一,也正是他亲手卸下了北疆王的防备,将他亲自押送到饕餮海的……
  屈胖三又问道:“呃,抱歉,虫原又是哪里?”
  乌鸦这回不干了,说滚、滚、滚,哪儿来的,滚回哪里去,我若是再跟你们多讲几句话,被那蝴蝶王子给发现了,只怕自己个儿也活不了命。
  说罢,那一缕小火苗突然间发力,朝着我们的回路陡然射了过去,勾勒出了一根隐约的道路来。
  它这是在指引我们返回茶荏巴错的道路。
  随着这小火苗的离去,我的五感再一次被剥夺了去,形、声、闻、味、触,无一反馈。

  倘若不是进入此地之前,我们彼此死死地手牵着手,心里面有一种依赖感,只怕那种强烈的恐惧之心,便会将我给包围住,让我一下子就发了疯。
  怎么办?
  乌鸦的话语不多,但是却透露出了许多的信息来。
  第一件,那就是北疆王被发配了,而守门人也不再是他,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永远都返回不了地表之上去。
  这事儿是我们目前需要面对的最大麻烦。

  第二件,则是它提及了一个人,叫做主上。
  也就是说,北疆王的上面,还有一个人,而那个人应该是与奎师那一般的伟大存在,正是他、或者它掌管了通往无数空间的“门”,使得我们在这儿迷失了方向。
  不过北疆王到底是北疆王,即便是被流放了,还惦记着我们,派着这只乌鸦过来守候我们,怕我们找不到门,永远的迷失在了这无尽之地中。
  不管如何,至少我们还能够返回茶荏巴错去。
  只是,张励耘可是留下来陪着北疆王的,而现如今北疆王被流放了去,他又怎么样了?
  日期:2016-06-05 08: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