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8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音刚落,天空之上浮现出了一个佛陀的脸孔来,胖乎乎、笑眯眯,冲着那张脸说道:“奎师那,佛门与婆罗门本出一体,何必大动干戈?且息怒,息怒……”
  那奎师那怒吼道:“出你吗,你们这帮叛徒,给我去死……”
  那恐怖力量不再降临,而是冲向了那凭空出现的佛陀虚影去,而那佛陀却并不肯吃亏,一边笑眯眯地解释,一边暗中出手,猛然一掌,拍向了对方:“我佛慈悲,阿弥陀佛……”
  轰!
  惊天巨响之下,两张脸孔给鼓荡不休的劲气给撕裂一空,而随后漫天血雨落下,化作了微尘,而干涸的血池底部有一个湿漉漉的身影陡然冲出,朝着半空中坠落的聚血蛊小红冲了过去,早有准备的杂毛小道冷哼一声,说好胆。
  他骤然出手,雷罚凭空而起,拦住了那黑影子,而小红则宛如一道闪电,射入了我的体内。
  啊……
  我感觉如雷轰击,整个人腾空而起,落到了七八米外的地面上去,又连着吐了好几口的鲜血。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杂毛小道已经将那新摩王给逼退远处了去。
  那家伙立足于天神城的废墟之中,歇斯底里地喊道:“陆左、萧克明,我记住了你们两个,还有那个拦断我成就半神之神的家伙,我记住了你们的气息,别以为回到地表就可以万事无忧了,你们等着,我必将报复你们,让你们永生永世,都处于痛苦和恐惧之中;让你们的亲人、朋友和一生挚爱,都惨死沉沦……”
  杂毛小道听到,忍不住提着雷罚追了过去。
  他一边跑,一边大骂道:“我操你大爷的,有本事就冲我来,咱们两个拼死拼活,在这里撂狠话说妄语,有个几把用?”
  那新摩王却并不理他,几个起落,消失在了烟尘之中。
  新摩王应该是在刚才的巨变中吃了大亏,使得她逃走的时候十分狼狈,给杂毛小道追了十几里地,方才勉强逃脱了去。
  好在这个时候的杂毛小道也有些精疲力竭,所以最终没有继续追寻下去。
  他也有些担心我们这边会被趁虚而入。

  事实上我从聚血蛊小红回到体内之后,就有一种缓不过气的感觉,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自己就快要死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方才勉强回过神来,尝试着呼唤聚血蛊小红,这时方才感觉到它居然又昏迷不醒了。
  不过与上一次所不同的,是这一回我并无责怪之意。
  它这一次立了大功。
  如果不是朵朵出手,只怕这一次我们已经是难逃此劫了,而正因为如此,我的心中充满了感激。
  以前的时候我只是觉得它不过就是一贪吃的小东西而已,此刻却给它感动了。
  关键的时刻,它还是能够站出来的。
  而且义无反顾。
  我躺坐在地上,周遭一阵乱七八糟的响声,随后我瞧见屈胖三在我旁边,眯着眼睛,仿佛睡着了一般,我用肩膀撞了撞他,说什么情况啊?
  屈胖三说搞定了,剩下的事情让陆左的手下去弄,我们这些伤员就在这里等着,过一会儿,会有人来理我们的。
  我说你是不是啊,真受伤了?
  屈胖三一下子激动起来,说我擦,你知道刚才那个叫做谛偈的家伙有多厉害不?它现在还只是幼儿时期而已,如果真正成长起来,根本就不是寻常人能够对付得了的。

  我说你平日里不是挺能的么,怎么这会儿又变得谦虚了?
  屈胖三说就你这智商,我都不稀得跟你解释——听说过开天辟地龙凤劫没有?
  我摇头,说不知道。
  屈胖三说给你补补历史——在很久很久以前,别问我多久以前,我也是听被人说的,你就当我瞎扯淡;据说在开天辟地的时候,洪荒之中出现了很多强横的生物,而最强的则是三种,飞在天空的叫做凤凰,跑在地下的叫做麒麟,游在水里的叫做真龙,三族越来越强大,越是就有了摩擦,最后就开始干架了。
  我说你说得真特么生动,继续。
  屈胖三说本来吧,三方都觉得自己很牛波伊,结果一干架才知道,最牛波伊的却是那真龙,因为人家不但能够在水里游,而且还可以在天上飞,惹急了甚至还可以钻到地下去,简直是海、陆、空三栖作战,结果凤凰与麒麟战败。
  我说后来呢?
  屈胖三说后来凤凰一族和麒麟一族方才知晓,这真龙并非土著,而是上一个宇宙时代留下来的种族,避开了天地初开的毁灭能量,来自于无尽时空,跟咱不在一个维度,于是便联合了起来,共同对抗真龙,结果三方势力太大,这一战天崩地裂,无数强横种族因此而灭亡,三族也所剩无几,而正是因为凤凰、真龙和麒麟的落败,才给了百族崛起的机会……
  我说你说的神话,听起来跟幼儿园小朋友干架似的。

  屈胖三说刚才说的那一堆,全部都是扯淡,但是我希望你能够记住真龙的三个特点——第一,它们能够自由穿梭时空,可以前往任何一处有自己思维印记的地方去;第二,我们眼中的真龙其实不过是某一个维度的投影,所以你永远无法捉摸它的大小和提醒、以及远近;第三,它或许是通往未知世界的桥梁……
  我听着屈胖三扯淡,没多一会儿,朵朵找了过来,说带我们去附近的房间里休息,因为我们可能要驻扎在这里几天。
  我有些诧异,说血池不是已经被破坏了么,为什么还不走?
  朵朵只是一个小女孩儿而已,整天守在陆左的身边,对于这些事情并不是很了解。
  好在旁边的毛球告诉我们,说陆左在带人清理残兵,只有将敌人的有生力量给斩草除根了,他才会安心地返回地表之上去。

  我问会不会一直占据天神城?
  毛球低下头,说好多部落的首领都有这样一个提议,认为天王陆左应该在这遗址之上,重建一个城池,作为权力的象征,将众人给团结在一起,这样才能够抵御摩门教的进攻,不让他们继续作恶事。
  我说陆左答应了?
  毛球摇头,说他暂时没有,天王大人说他只不过是一杆旗帜而已,他只想活在众人勇敢的心头,而不愿意留下具体的政权,统治大家。
  我说他说这话很正确,没错啊。
  毛球说你可能不太清楚茶荏巴错的情况,如果没有一个强权人物站起来,领导大家,只怕摩门教很快就又会死灰复燃的。
  对于他的话语,我不予置评。
  毕竟大战之后的我,到底还是太过于疲惫了,既然有人来管这事儿,我就安心休息便是了。
  我和屈胖三在一处应该是白衣度母的寝宫之中休息,虽然是在条件并不算好的茶荏巴错,但是这儿的环境其实还算是不错,竟然还有许多地表之上的物件,就连那大床之上,都有丝绸铺盖,十分贴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