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1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保证不会离开你,除非你先死”  。丁长生说着话,两个浑圆的东西已经在他的魔掌里开始变化着各式的形状了,一直以来没仔细观察,秦墨的两半屁股居然这么的有弹性。
  秦墨闭上眼,享受着这免费的按摩,媚眼如丝,口吐如兰,阵阵香气就像是从一株兰花里出来,慢慢的渗透进丁长生的骨子里。

  水晶丝袜富有弹性,但是更加的光滑,现在人造的定西比真正的东西还要有魅力,肉色丝袜薄如蝉翼都是践踏了丝袜的属性,就像是人的皮肤一样,从开叉的裙摆里探进去,别有洞天。
  秦墨嘤咛一声,整个人想要逃出去,但是奈何自己的的上半身被丁长生紧紧的抱着,所以能逃的也只有下半身了,于是就看到这么一个奇怪的景象,秦墨上半身紧紧抱住丁长生,下半身却努力的向外撅着,非但如此,还左右的摇晃着,那姿势,不是一般的销魂。
  林一道的秘书肖林的效率很高,向来都是把林一道的吩咐当成是圣旨来办的,所以回到省里立刻找了他的老搭档,中北省公丨安丨厅厅长方志河要这么一个人,用来严密监视丁长生的一举一动。
  要说谁没有几个死党呢,林一道到中南省来,就带了三个人,这是他向上面要求的,一个是自己的秘书肖林,这么多年用着习惯了,一个是中北省公丨安丨厅的厅长方志河,调到中南省来任职省政府办公室主任,,还有一个就是自己的司机了。
  当肖林想要睡觉时,接到了电话,是自己安排监控丁长生的,肖林精神一震,当听说丁长生住进了江都大酒店,而且还带着一个女人住进去时,他精神一震。

  作为公务员干部,他深知要想搞臭一个人,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男女关系,表面看来丁长生没结婚,很难界定是谈恋爱还是乱搞男女关系,但是如果丁长生带到酒店的那个女人不是个正经女人呢,那这事有当别论了。
  所以,这家伙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跑到外面汇报给了办公室主任方志河,时间太晚了,来不及向老板汇报,所以只能是请示方志河了,这家伙是老公丨安丨了,办这样的事驾轻就熟。
  “老方,你看这事怎么办?老板很不爽这小子,这是个好机会啊”  。肖林在电话里说道。
  “嗯,机会是好机会,但是江都大酒店不是一般的酒店,要是只打电话举报的话,这些人怕是不敢去查吧,行了,你别管了,我来处理吧”。方志河说道。
  方志河直接打电话给了万和平,江都市公丨安丨局的局长,而且现在也是省公丨安丨厅的副厅长,之所以找他,是因为这段时间以来,江都市委书记吴明安和自己老板走得很近,就在不久前,四个人还在一起吃了饭,所以方志河觉得这事找万和平比较恰当,但是这小子奸猾就奸猾在没告诉酒店里的人是谁。

  而且方志河也不知道万和平和丁长生之间有什么关系,所以这么一来二去,省去了中间的一些环节,哪知道那是一些关键的环节,万和平也没拿这事当回事,直接把电话打给了区分局,让他们去处理这事。
  肖林并没有睡,这家伙居然大着胆子开车到了江都大酒店等着丁长生出丑的那一刻了,他就是想看看丁长生是怎么被带走的,当然了,还有那个女人,如果能取到一些床戏就更好了。
  丁长生还不知道这一切,丨警丨察到了酒店前台查询入住登记时,也没人看到丁长生的名字,因为这是秦墨定的酒店房间,带队的是丁长生的老相识临江分局局长曹克清。
  一瓶红酒下去了三分之一,两人的脸色都显得红扑扑的,而秦墨因为本来就穿着红色的旗袍,脸色显得更加的红,丁长生不时的低头去看秦墨的美腿,以及那开叉的地方,要不是自己还强忍着,此刻早就把秦墨抱上床了。
  “看门你贼眉鼠眼的样,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看什么看?”秦墨那翻白眼的风情都让丁长生一阵激动,此时他拿出手机,将音乐调出来,放到了最大音量,然后起身,走到秦墨身边,弯腰邀请秦墨跳一支舞。
  此时的秦墨,对丁长生的认识远远不足,还以为这是丁长生的浪漫之举呢,岂不知这是丁长生眼馋的紧,隔着一个桌子那么远,要伸手拉住秦墨都费劲,哪有这样省事,直接抱在怀里,开始时还是在跳舞,待会进行什么节奏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秦墨不知是计,将手搭在丁长生的肩上,两人慢慢舞动起来,在秦墨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曹克清对这事烦得很,但是这次是又是自己老领导压下来的,自己不得不亲自出马,一来自己亲自出马显得对这事重视,二来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自己也好立刻撤,要是弄几个愣头青过来,和上次抓杨凤栖似得,可就出了大事了。
  “搞清楚了吗?”曹克清见侦查员侦查回来了,问道。
  “搞清楚了,住的是顶楼总统套房,局长,这次不会再出漏子吧,上次的事……”
  “还用你说,你以为我愿意来啊,住总统套房,非富即贵,搞不好是个明星什么的,到时候我们怎么收场啊?再等等吧,现在几点了?”曹克清明明自己有手机加手表,还是习惯性的问道。
  “十二点多了,按说这个时候也该上床了,搞不好该办的事都办完了,再不行动,万一办完事走了怎么办?”侦查员说道。 
  “嗯”。曹克清点点头,向周围看了一眼,此时的大厅里几乎没人了,但是在角落里有个人坐在那里玩手机,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曹克清示意了一下侦查员过去看看,别是是给楼上报信的。
  片刻之后,侦查员回来了,咬着曹克清的耳朵说道:“省政府办公室的,也不知道在这里干什么的,没敢问”。侦查员说道。
  这个人自然就是肖林了,要说这小子也是贱大晚上的不睡觉跑这里看热闹呢,但是曹克清一琢磨,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个时候了,省政府的人在这里干什么,难道是来监督的,楼上要抓的人和省政府有关系?
  曹克清不傻,干了这么多年的丨警丨察,唯一的本事就是瞎胡想,但是很多案子都是这么瞎胡想想出来的,这也是本事之一,善于联想,而且连马克思都说了,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是相互联系的。
  “走,上去”。曹克清不想再等了,干完活赶紧回去”  。曹克清带着人一起上了顶楼。
  果然,只要是女人到了男人的怀抱里,一切就都会按照男人的进度开始向前走了,秦墨被丁长生折磨的女乔喘不已,虽然丁长生还没有使出自己的全部绝活,秦墨已然是拜倒在丁长生的胯下了,甘心做他的胯下之臣了。 

  就在丁长生准备动手讲秦墨剥成一个大白羊时,传来了激烈的砸门声,原来丁长生反锁了门,他们打不开,又是人撞,又是使劲砸的,试图以最快的速度将门打开。
  日期:2016-01-12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