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1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的一生中比这大的坎多了去了,如果以牺牲家人的幸福为代价,这样的官我宁可不当,我现在不是孤身一人了,秦墨现在是我的妻子,对我来说,保护好她,让她幸福才是我的责任,其他的都是扯淡,这个地球离了谁照样日行八万里,但是秦墨离了我,怕是不行”。丁长生不紧不慢的说道,眼神深邃,这让朱明水看到了丁长生的成长,再也不好勇斗狠,再也没有不顾一切向前冲的蛮力。
  这让朱明水很是失望,但是也看到了丁长生确实是在成熟,不错,丁长生考虑的这些何尝不是他们这些人考虑的,其他那些整天在嘴里叫唤的口号和大道理,谁都会喊,但是你会做吧?看看你身边就明白七七八八了,骗谁呢?
  “听到你这么说,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失望,放心吧,有些人想为所欲为,没那么容易,如果在下面干的不顺心,还是可以回来的,给我秘书也是可以的”  。
  “可是我现在就想伺候秦墨一个人,其他人我还真是不想再伺候了”。丁长生笑笑说道。
  “臭小子,你得记住一个道理,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不能太得意忘形了,这样容易让人抓住把柄”。朱明水笑骂一句道。
  “明白,省里的局势不太平,我待会去我老领导家里一趟,我结婚也算是大事了,我得告诉他老人家一声”。丁长生说道。
  “嗯,我和老石没少在一起搭伙,他一直都是拿你当儿子待的,你将来要好好孝顺他”。朱明水也看出来了,石爱国对丁长生确实是有一种超越常人的偏爱,要不是丁长生身家清楚,朱明水肯定会怀疑丁长生就是朱明水的私生子呢。

  朱明水本想留丁长生和秦墨住下,但是想到人家小两口现在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这个时候自己这个老不正经的就不参合了。
  “你都和他说了什么?”告别了朱明水,秦墨挽着丁长生的胳膊,问道。
  “都是一些政治上的事,说了你也不懂”。
  “切,我不比你懂得多呢,我告诉你,我呢,不参合你单位的事,但是你在外面要是有了什么难处,一定要告诉我,我就算是帮不上你忙,也能帮你出出主意之类的,我见识的政治把戏多了去了”。
  “好好,我老婆厉害好了吧”。丁长生拍着秦墨的手臂说道。
  但是真要是去石爱国家,丁长生还真是有点怵头,于是先给石爱国的手机打了个电话,看看在不在家里,如果不在家里就不去了,万一遇到石梅贞,再起了争执,自己可就完蛋了,虽然自己也给她打了电话,但是石梅贞的沉默让丁长生心里始终都觉得没底。
  结果让丁长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石爱国居然不在家,说是在省里有外事活动,石爱国是统战部长嘛,所以这方面的活动不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丁长生决定不等了。
  “那,我现在去哪儿?”秦墨歪着脑袋笑眯眯的问丁长生道。

  “听我老婆的,你说去哪就去哪,反正今天是不打算回去了”  。丁长生看了看天,确实是不早了,而自己一旦投入到工作中,就很难有时间陪着秦墨,今天是登记日,所以还是好好陪陪她。
  “嗯,我在酒店订了西餐,我们去吃大餐吧”。秦墨不好意思的说道。
  “真的,怎么不早告诉我,以后有什么事要先请示我,我才是你的老公,明白吗?”这时已经上了车,丁长生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一把伸进了秦墨的屁股底下就要拧她的屁股,吓得秦墨尖叫着求饶。
  到了江都大酒店前台,丁长生这才知道,秦墨不知道什么时候不但是定了西餐,而且还是总统套房,西餐直接送到套房里,这里既隐秘,又可以好好享受除了西餐之外的美色,简直是贴心极了。
  丁长生在电梯里揽着秦墨的纤腰,在她耳边悄悄问道:“我们今晚可是洞房花烛夜了吗?”

  “呸,你想什么呢,虽然我们领了证了,算是合法夫妻了,但是你还欠我一个盛大的婚礼呢,我好歹也是京城有名的一枝花,你就打算这么把我掐了?”秦墨白了丁长生一眼,说道。
  “婚礼的事可以慢慢考虑,你想想,这样好不好,你先给我生俩孩子,最好是一男一女,到时候我们再举行婚礼,这孩子就当我们的花童,你想想,你幻想一下,那画面,多唯美,人生赢家啊”。丁长生不知廉耻的说道。
  “胡说八道,我们没举行婚礼,我就给你生孩子,虽然我们是夫妻了,外人会怎么看我?”秦墨红着脸说道,但是内心里是认可的,恨不得立刻就怀上孩子,她是知道的,只有孩子才能好好拴住这个男人的心,自己父亲年轻时惹下了多少的风流债,但是自从有了自己之后,他就渐渐回归家庭了。
  宽大的落地窗,宽大的客厅,丁长生在欣赏风景,而秦墨则是拿着自己的包去了房间,不一会就出来了,一身大红的旗袍,上面是一只金色的凤凰,让人眼前一亮。

  丁长生走过去,将自己的双手放在了她的香肩上,看着这张精致的脸,情不自禁的说道:“秦墨,你真漂亮”。旗袍是最能显示一个女人身材的,凹凸有致,讲究的就是贴身,在旗袍下,没有哪个女人的身体可以骗过衣服。
  “漂亮吗?”秦墨含羞带羞的问道。 WWW. 
  “漂亮,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一样”。丁长生眼睛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这个已经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他的心里很想告诉自己父母的在天之灵,儿子终于是给你们娶回来媳妇了。
  “你就不能多说点别的?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吗?”秦墨白了丁长生一眼,娇嗔道。
  “平时那是需要我说话,但是此刻,无声胜有声”。丁长生走近一步,将几根散乱在她额前的秀发温柔的为其捋到了脑后。
  “这件旗袍是我母亲结婚的时候请瑞蚨祥的老裁缝给缝制的,纯手工,我现在穿正好,你说这是不是天意?”秦墨说道。
  丁长生一算,好家伙,要是照秦墨这么说,这件旗袍至少也有三十年了吧,还这么亮丽如新,老字号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想不到我丈母娘当年也这么漂亮”。丁长生由衷赞道。
  “去,没个正行”。秦墨伸手拧住了丁长生的耳朵,当然并没有使劲,而是轻轻的拧了一下,这一下与其说是生气,还不如说是挑逗。
  秦墨轻轻的靠在丁长生的肩上,而丁长生则是将自己的两只手放在了她的纤腰上,轻轻一使劲,秦墨就身不由己的倒进了丁长生的怀抱里。
  “长生,你会一辈子对我好吗?”
  “嗯,会的”。
  “你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我,对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