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7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张文定不利的传言没有,但在随江的官场上,却飘飞着一股对市委组织部不利的传言。由于网络上的热炒和一些平面媒体的跟进,有关刘祖良的事情是越传越邪乎,并且市委组织部只考察他一个人连个竞争对手都没有的情况更是被网民强烈讨论。
  于是乎,随江市委组织部的压力可想而知。
  当然,压力大的并不仅仅只是组织部,市纪委,甚至市委都有很大的压力。
  虽然刘祖良只是个副处级,放在全国的官场体系中还真摆不上台面,但这个事情毕竟闹得很大,社会各界舆情汹涌,随江市委顶不住,不得不召开新闻发布会,给广大人民群众一个交待。

  发布会上说会对一些相关情况展开调查,等调查出结果,会向新闻媒体公布。
  在发布会现场,就有记者追着问调查需要多长时间,得到的答案,自然又是一通没有准确时间的套话。
  这样的新闻发布会,没有达到随江市委想要的效果,相反还引起了更大的讨论。而作为跟这个事情有紧密关联的组织部,便成了市委领导的出气筒。
  今天木槿花火气特别大,一上班,她先是被书记训了一通,紧接着又到副书记办公室挨了顿骂。堂堂市委常委遇到这种事情,真是从未有过的难堪!

  回到自己办公室,她不禁暗骂,张文定这小子,还真是能闯祸!
  冲着武贤齐的面子,她是真的愿意原谅张文定一次,可是事情闹得现在这么大,她就觉得自己相当冤,糊里糊涂就帮张文定顶了缸!
  眼瞅着自己到随江要站稳脚跟了,却不料张文定居然捅了这么大个事情出来。
  这小子用倒是好用,可就是太不好控制了,要不,还是给他再换个岗吧?按他这惹事能力,继续放在干部一科,甚至放在组织部都是个定时丨炸丨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了。
  伸手在太阳穴上揉了揉,她拿起桌上的电话道:“小鲁,叫张文定过来。”
  听到鲁颜玉在电话里说木大部长要召见自己,张文定脑子里马上就冒出一个念头,高洪不会真的出手了吧?
  张文定到组织部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向部长大人汇报工作的次数,却着着实实令人眼红不已。不说那些个科室负责人了,就算是一般的副部长,都没他那么多跟部长大人汇报工作的机会。
  不过张文定对于这个机会,现在却是一点都不感觉到自豪,反而相当忐忑,这两天的惊魂不定在这一刻到达顶点,格外不好受。
  来到木槿花办公室外间,张文定就笑着向鲁颜玉问好:“鲁科,老板忙不?”
  鲁颜玉虽然不知道部长大人叫张文定过来是干什么的,但她身为部长大人身边最亲近的人,自然知道部长大人这几天的处境,隐隐约约觉得张文定怕是真的触了部长大人的霉头。虽然心里对张文定有点幸灾乐祸,但也有几分可怜,便笑着道:“你呀,姐姐都不知道叫。老板在等你,进去吧。”
  张文定能够感觉到这几天鲁颜玉对自己的疏远,冷不防今天她突然这么热情,心里不仅没有放松,反而更加不安了。事有反常即为妖,张文定可不认为刘祖良这个事情正在热炒之际自己还能够得到木槿花的嘉奖。
  果如张文定所料,等他进到里间之后,就看到了木槿花那张冷得要结冰的脸。
  “部长,您找我?”张文定走上前,努力露出个笑,不轻不重地问道。
  木槿花抬眼看了看张文定,没有叫他坐,看了几秒之后才开口道:“邓如意同志休假的时间快到了吧?”
  听到木槿花这么一问,张文定心里就是一突。
  最近他在干部一科发号施令一言九鼎是习惯了的,都忘记了还有邓如意这么个人的存在,现在才猛然想起来,干部一科的科长,是邓如意,并非他张文定!现在是他张文定作主,但等到邓如意回来之后呢?
  自己给他母亲治病,也是拿他不再追究打架事件作条件的,并不存在什么恩情不恩情的说法。况且,这么点恩情,在利益面前又算什么呢?
  等到邓如意回来,他能容忍自己在干部一科的权威吗?
  心里一念之间就闪过好几个问题,张文定嘴上却很快答应道:“是。”
  “你是怎么打算的?”木槿花表情没变,像是很随意地问道。

  张文定就有点晕了,这个话不好回答啊。
  当领导的可以根据心情不同将一句话问得很直白或者很朦胧,可是做下属的,回答起来就相当吃力了,在没有摸透领导的意思之前,极有可能会因为一句话回答得不好而让领导不舒服,从而影响到自己的前程。
  现在是非常时期,张文定可不觉得木槿花问得这么直白是因为看重自己,说不定她对自己已经相当恼火了,挖个坑等着自己往里跳呢。
  沉吟了一下,张文定还是回了句最常见的套话:“我没什么打算,一切,都听您的安排。”
  木槿花觉得他这个回答还不算太差劲,便点点头道:“坐吧,坐下说。组织上会根据你的能力作出妥善安排,同时也会尊重你的个人意愿。今天叫你来,就是问一下,了解一下你心里的想法。”
  堂堂市委常委跟他一个科级干部谈起了这个话,张文定就知道,自己再不说点实质性的东西,恐怕就会令木槿花不满了。
  略略思虑了一下,张文定便道:“部长,那我就谈一谈我个人的意愿吧,有不合适的地方,请您批评。到组织部也有这么长时间了,但是除了一科,对于别的业务方面,我都不怎么了解,所以,我还是希望能够继续在一科干,毕竟有基础了嘛。不过,如果,如果组织上另有安排,我服从组织安排。”
  张文定这个话是说得相当诚恳的,既表达了心里的愿望,又把服从组织安排放在后面,表示自己对木槿花工作的支持。

  木槿花就点点头:“唔,就这些?”
  “嗯,就这些。”张文定点头答道。
  木槿花原本是准备问他一句到四科或者进党校学习一段时间他愿不愿,可话到嘴边,却又变了:“那就先这样,啊?”
  张文定自然不可能提出异议来,只好告退。
  回到办公室,他脸上未动声色,心里却起了层层波澜,看来木槿花是有意动自己一动了,只是刚才自己表现得还算让她满意,所以她还在犹豫,若是自己刚刚稍微有点不听话的趋势,那么等待自己的,恐怕就是不怎么好的结果了。
  看来木大部长受到了相当大的压力了,现在想要给自己一个教训了。就是不知道这个教训会有多深刻多惨痛,唉,官场之中,真是步步险境啊。
  真的不应该争一时之气啊,仔细想一想,刘祖良就算是当了武仙区常务副区长又如何?他要找自己这个干部一科副科长的麻烦,也没那么容易的吧?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自己怎么就不能等一等,然后想个万全之策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