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3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孩子们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拄着拐杖,都向他投来质询的目光,还有两个孩子甚至跑过来,问道:“叔叔,你是军人吗?”
  楚天齐一楞,旋即明白了,对方是看到自己的样子,误把自己当成受伤的荣誉军人了。他一笑,回道:“叔叔不是军人,只是受了伤而已。”
  孩子“哦”了一声,走开了,看样子脸上满是失望的神色。大概是在遗憾,一次亲耳聆听英雄故事的机会失去了。
  楚天齐在前边走,黄峰就一直在身边跟着,也不说话,就像是专职的警卫人员,又像是监视人员。对,就是监视人员,楚天齐忽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因为拄着拐,行动还是有诸多不便,楚天齐没有走多远,就向门口返去。在经过上次拍照的地点时,楚天齐特意在那里停留了一会儿,但脑中没有再出现上次的那些画面。
  在从出口出去的时候,孔二楞又迎了上来,恭敬的说:“请楚主任再次视察指导。”
  楚天齐没有马上答话,而是对着身边的黄峰道:“小黄,先把车开过来。”
  “是”,黄峰虽然答的痛快,行动也快,但在走向汽车的时候,还是多次回头,看向楚天齐,也看向孔二楞。
  看到黄峰谨慎的样子,楚天齐也印证了自己的判断。
  楚天齐对着孔二楞道:“下次再来的时候,你要做好引导、介绍工作。你的胸牌上不是写着导游员吗?”
  孔二楞就是一楞,随即胀*红着脸道:“楚主任,那就是瞎打印的,我哪学过导游?”
  “那可不行,既然挂这个牌,就要熟悉相关的业务。”楚天齐板着脸道。
  “是,是,我学。”孔二楞是咬着后槽牙说的,不知道是担心学不会,还是恨这个可恶的副主任。
  越野车停到了身旁,司机黄峰也已打开了右侧后车门。
  楚天齐没有再说话,直接跨上了汽车。黄峰把单拐放好,关好车门,才跑步上了驾驶位,启动了汽车。
  “楚主任,现在去哪?”黄峰小心的问道。
  楚天齐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说:“回乡里。”
  楚天齐之所以这么摆谱,是故意的,就是要给黄峰一个概念,自己是领导。
  在前天见到黄峰的时候,楚天齐就对黄峰的印象不怎么样。那天,从楚天齐当时上车,黄峰连一句话都没说,显然是受孔方的影响。但做为乡里工作人员,最起码的礼仪总该有吧?而且在半路上,黄峰在和梁主任说起那个老农时,用词和态度很不好,让楚天齐也对他很反感。
  黄峰对自己前倨后恭,固然孔方的原因占主要,但也充分说明黄峰是个势利眼,十足的奴才相。所以,楚天齐才要给对方一个“主子”的架势,提醒对方注意着点。
  闭着眼睛一想,楚天齐把这几天的事情串到了一块。这几天,孔方不但没有找自己的麻烦,还处处步步对自己多了一些礼遇,让楚天齐很是不解。今天到抗战旧址走这一遭,让他想明白了原因。

  黄峰对自己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以及孔二楞也对自己陪着小心,和孔方对自己的礼遇如出一辙。而且黄峰对自己和孔二楞的谈话特别关注,除了尽量跟在自己身边外,就是在去开车的间隙,也在关注着自己和孔二楞。并且那个孔二楞在和自己对话的时候,也在不时看向黄峰,那个黄峰还多次给过他眼神。
  种种迹象表明,孔方怕自己了解更多关于抗战旧址的事。想到这里,楚天齐明白了:抗战旧址有上面拨款,还有门票收入,而这个主任是由孔方兼着,售票又是由孔方的二哥在干。个中缘由已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了。
  楚天齐心中暗想:看来自己和孔方现在是麻杆打狼——两害怕了,自己担心对方报复,对方怕自己发现旧址的猫腻。相较之下,对方更怕一些,自己反而没有必要怕对方什么了。这也间接说明,自己被发配到这里,未必就是孔方的本意了。
  接下来的几天,楚天齐特意留心了一下,孔方对自己释放出了足够的善意,目的就是让自己不要关注抗战旧址的事。可自己的职务就是那里的副主任,不关注那里,又能注意哪呢?
  不过楚天齐也清楚,现在无论天时、地利、人和,自己都没有和对方叫板的本钱,只能和对方虚与委蛇,你敬我一尺,我也得给你面子。但是,如果自己要长期在这里待下去的话,想让自己不说话、不工作、只做个傀儡的话,坚决不行。
  可能是看到了孔方对楚天齐的态度,也可能是得到了孔方的授意,乡里的人对他友好了很多。尤其是党政办梁主任,更是几乎把楚天齐当成了亲爹娘。但楚天齐心里清楚,这都是缘于孔方对自己的态度,一旦两人交恶的话,这些人都会一齐把矛头对向自己的。他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的,也许半年后,也许一年后。当然,如果中途自己离开的话,可能暂时就不会爆发冲突了。
  星期六,楚天齐起的比较晚,昨天睡的晚了,今天又不上班。他洗漱完毕,正考虑要不要吃早饭,厨房大师傅过来了。大师傅直接送来了一大碗手擀面,碗里面还卧个两个荷包蛋。
  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做,楚天齐连忙说道:“师傅,谢谢你!”然后又问,“你们周末不休息?”
  大师傅一笑:“以前都休息,这回是周末倒班休。”
  “为什么呀?”楚天齐反问。
  “孔书记说,你周末要是不回家的话,就让我们专门给你做饭。”大师傅回答。
  楚天齐刚才也猜倒了,但听对方说出来,还是感到吃惊,便说道:“这怎么行?我星期一就去跟孔书记说,周末我要是不回家的话,自己弄吃的,不能影响你们休息。”
  大师傅脸一红,结巴着道:“楚主任,你还是别……别跟孔书记说了,我们多上一天,还能额外……额外多拿一天的补助呢。”
  “什么?”楚天齐大惊,自己一个人吃饭,还要专门拿钱雇一个人侍候着,这也太夸张了吧?自己还没到那个资格呀,这怎么行?孔方的本也下的太大了吧,只是这钱却要乡里买单。看来,孔方极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向自己释放善意,让自己不要揪他的辫子。说明他非常怕,也间接表明他在抗战旧址那的猫腻不少。
  “楚主任,还有事吗?”大师傅在一旁手足无措的问。
  “哦,没事了。”楚天齐随口答道,“谢谢你!”
  大师傅红着脸走了,楚天齐的心情却不平静,就冲孔方为了他自己的事,竟然让公家破费,那他孔方就不是什么好鸟。但自己现在却还不具备跟他翻脸的条件,想想也是恼人。他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从长计议”,并决定在下周要和孔方说周末做饭这件事。楚天齐可不想助长对方这种腐败拉拢的气焰,也不想以后落人口实。
  “笃笃笃”,门口响起敲门声。楚天齐抬头一看,透过窗户玻璃,什么也不看到。就在他一楞神的工夫,敲门声再次响起,可还是没有人。他不禁疑惑,拄着单拐站了起来,在他站起来后,发现了蹊跷。透过窗户玻璃,可以看到,正有一个人站在台阶下,猫着腰敲门呢。看到此人仰起的笑脸,楚天齐高兴的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日期:2016-10-2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