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4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吧,我真想对贺兰婷放声高唱一首野子,是你吗会给我一扇心房让我勇敢前行,是你呀会给我一扇灯窗让我让我无所畏惧,吹啊吹啊我滴骄傲放纵……
  贺兰婷说道:“请示到上面的部门后,管理局,司法的,派人下来了。如果她们打通了上面的关系,那你们就是表现再好,监区没死过人,各项指标排名第一,安全指数第一,也可以撤了你们,理由可以莫须有,也可以调去看门,说是另有重用。看门呢,这么重要的工作,非你们不可。”
  我说:“真想调我们去看门啊这群王八羔子。”
  贺兰婷说:“谁让你们工作出错不断,管理不力?最好不要给人拿到小辫子,否则,就是打通了关系也难救你们。”
  我说:“那是你帮我们搞定了司法和管理局?”
  贺兰婷说:“哦,你又知道啊。”
  我说道:“谢谢。”
  贺兰婷说:“一句谢谢,多么不实际。我更看重的,是实际的东西。”
  我问:“嘿嘿,表姐,什么实际的东西啊。”
  贺兰婷说道:“什么钱啊,金子,银行卡,支票,都可以。”
  我说:“嘿嘿,表姐,会的,会的。”
  贺兰婷说:“司法和管理局的人回去后,对上面报告,监区虽然曾经有点小情况,但都是因为你们监区女囚自己的问题,跟你们没关系,所以,你们不会有事。张帆,我走关系,也都是要花钱的。”
  我说:“好的好的,表姐,这个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贺兰婷说:“嗯,很好,真是个聪明的人。”

  我说:“看出去后,有空的话,给你转个两三万的,让你帮我买奢侈的包包,给我看看是怎么样子的。”
  贺兰婷说:“两三万,加起来,那就是五万了。”
  我一皱眉:“你别总是狮子大开口行吧。”
  贺兰婷说:“张帆,你如果厉害,你用这五万,去找别人搞定。还有,以后有事的话,你别找我,我也不会管着,你爱死就去死。”
  我说:“好的好的,表姐,我就是随口说说,这买包包的钱,明后天就到。”
  她说:“那就明天吧。少一分,你去守大门,不关我事。”
  我说:“好的好的。”
  出了她办公室,我松了一口气,妈的,就是康雪和韦娜,这几个家伙,又去打小报告,提议高层,撤掉我和徐男,真是够阴险的。
  回去后,我跟徐男说了一下,徐男也厌恶她们,可是,我们的确是暂时没有办法搞定她们啊。
  也只能厌恶了。
  把仇恨埋藏心中。

  徐男说这钱她来分担了。
  我怎么能要,就推了。
  贺兰婷是个人原因针对我的,她讨厌我,最喜欢剥削我的钱,所以,便如此了。
  不过,贺兰婷还挺能说话啊,这监狱长都申请要撤我,她都没办法撤掉。
  只是,没过几天,监狱真的玩大了。
  那天来视察的领导们,下令了,对监狱的内部进行了整顿,那些工作能力不行的,该调的调,该撤的撤,而那些平时工作能力强的,交际能力强的,该提拔的提拔,不过,没我们监区什么事,我们监区还是这样子,没变动。
  用贺兰婷的话说,想要让一个企业,一个公司,一个团队,一个单位,拥有顶尖管理人才的唯一方法就是,按工作能力竞争上岗。
  换句话说,就是谁牛谁上。
  就像在公司里面,谁的业绩高,谁就来当部门的销售经理,哪个部门的业绩高,哪个部门的销售经理就上去做这销售总经理。

  不行的就淘汰。
  这样一来,企业里总保持着新鲜的血液。
  但,除非是贺兰婷自己上去做监狱长,否则,她没有可以行驶她梦想的权利。
  目前看来,贺兰婷还不能上去啊。
  我就说啊,想办法整死那监狱长,让贺兰婷上去当了监狱长,多好啊。
  下班后,出了监狱门口,我走向公交站。
  想好好买个代步车,可是又担心停车的问题,也担心被人跟踪放窃听器啊跟踪器之类的问题,反倒是这么一个人,独来独往的,更觉得安全。
  看到一辆奔驰越野车,那辆黑明珠的黑色越野车。
  但是仔细看看,不像是啊,牌照不对啊。
  可是,走过去了后,越野车的车窗降落,果然是黑明珠,戴着个大墨镜,一身黑衣,说道:“上车。”
  我上了后座。
  我问道:“我刚才开始以为是你的车,可是看到牌照不是,又以为不是你的。”
  黑明珠说道:“牌照,随便挂一个上去就是。”
  我说:“那岂不是套牌了。”
  黑明珠说道:“套牌了又怎么样。”

  我说:“那丨警丨察会查啊。”
  黑明珠说:“他查了又怎么样。”
  我说:“好吧,的确不能拿你怎么样。”
  黑明珠说:“他查了,我亮出我特殊身份的证件。”
  我问:“什么特殊身份的证件?”
  黑明珠说道:“特工证件,军官证,什么证牛就有什么证。”
  我鄙夷说道:“这不就是随便上网花几十块钱搞的假证,谁不会啊。”
  黑明珠说:“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蒙混过关。”
  我说:“普通人难以蒙混过关,那你不同啊,你有这么个背景,请丨警丨察抓你都不敢抓啊。”
  黑明珠说道:“如果我告诉你,这个市里面的交警拦车的时候,并不是说豪车就不拦,而是他们有个册本,上面有些车的牌照号码,他们是不敢拦的,你信不信。”
  我说:“不知道,我又没见过。也没有交警的朋友。”
  黑明珠说:“因为有些人,他们不敢得罪。”
  我说:“那是,像你爷爷那样的,谁敢拦啊。想不干的就去拦呗,换做是我是交警,我也不拦啊。对了,我们去哪儿啊?”
  我这才仔细看开车的戴着墨镜的男司机,戴着帽子,一连黑皮肤,刚毅的线条,我问道:“开车的你男朋友啊。又换了男朋友啊。”
  黑明珠说:“是,天天换。”
  那个开车的司机把帽子拿出来,然后回头看看我:“你好。这位朋友。”
  我说:“靠!是你啊。我怎么一下子都看不出来啊。”
  是陈逊。
  陈逊笑了笑,然后戴回帽子,专心开车。

  我说道:“妈的,陈逊你跟了人家黑明珠,连嘴巴都被封住了,不敢说话了啊。你说话也要得到黑明珠的批准吗。”
  黑明珠说:“话多得跟你一样,没好处。祸从口出。”
  我说道:“好吧,但有些话是不能不说的,我想问你,我们去哪。”
  日期:2016-08-10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