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4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是的,的确是这样。不过,你确实挺能打的。”
  她双手举起来:“因为我很强壮高大。”
  她也笑了。
  吃饭的时候,她开了机,手机就好多电话打进来了,然后,还没吃完,她说需要见一个重要的朋友,那个重要的朋友过来找她,说抱歉了。
  我知道,逐客令了。

  那好吧,两人又客气了几句,然后我就离开了。
  我是假装离开了的,现在有人来找她,对她来说,一定是个重要的人,可能是她男朋友。
  或者是,林斌?
  我表面假装离开,但是,我偷偷跟踪了她,看她是不是已经和林斌交往了。
  如果是和林斌交往,那我的心情,不知如何形容。
  又要吃醋了吗。
  或是怕她被林斌给毁了。
  我和她拜拜后,假装走去打车,实际上在那里偷偷的躲了起来,然后过去跟踪了她,一直跟着她,走到了一个小广场那边。

  她就站在那里,等着人。
  身材高大和一头白发的她,在人来人往中相当的扎眼。
  我就在那里盯着,不久后,她快步朝前面走去,那广场路边停了一辆计程车,有人下车了,应该是她要等的人。
  一个金发的外国女孩子下车,一脸开心的过去抱住了她。
  好吧,是我想太多了。
  看着她们开心了一会儿,我离开了。
  回到监狱,我让谢丹阳帮我查,经济犯,侵吞公司财产的犯人。
  是的,我是在帮黑明珠查出这个天才犯人。
  不过,谢丹阳的确是能查得到经济犯,但是,侵吞公司财产,这种事情,要一个一个的看,然后,才能通知我有多少人。
  但我觉得,找到的可能微乎其微。
  我还扫描了打印了这女黑客的多张照片,一张给了谢丹阳,让她帮我看,帮我对比女犯资料帮我找,我承诺给她好处费。
  不过谢丹阳对于所谓的好处费,对于钱,并不是很感什么兴趣。

  因为她这段时间,都备受煎熬。
  是的,就因为她和徐男的关系被家人知道了后,她同性恋的身份被家人知道了后,她就更加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了。
  她爸爸妈妈为了把她弄正常,又是找医生,又是逼迫谢丹阳,又是扬言要去死,又是各种苦苦哀求,还让帅哥去泡谢丹阳,又是跟徐男说让徐男离开谢丹阳,总之,能想到的办法,他们全都想到了。
  但是,这性取向,不是你想变就能变,也不是你想改就能改,谢丹阳的父母可谓操碎了心。

  比谢丹阳父母还备受煎熬的,就是谢丹阳了。
  作为当事人,她比谁都苦啊。
  好吧,这种忙,我帮不了了。
  当我说给谢丹阳好处费,她说:“帮我去说服我家人吧。”
  我说:“你开什么玩笑,你家人,唉,算了,我觉得,你直接以自杀相逼吧,或许能成功。实在不行,私奔吧,生米煮成熟饭,然后生个小孩,看你爸妈还能怎么样。”
  谢丹阳沉默了,我看看她,说道:“喂,你可别当真啊,我说着玩的。”
  万一她真的跑去楼顶威胁父母跳楼,或者一怒之下,和徐男私奔了,那我罪过也不小啊。
  谢丹阳恶狠狠扬起拳头:“没个正经!”
  谢丹阳走了。
  她刚走没多久,就有一大群人涌入了我们监区,沈月急忙来报,说是管理局的和监狱领导,还有各监区的领导来我们监区检查。
  为什么那么多监区,光来我们监区检查了。
  我赶紧的和徐男下去陪同检查。

  来的人不少,也不提前通知,直接是下来突击检查了?
  好多人看着都不认识的呢?
  是不是不是我们监狱的一些领导啊。
  除了监狱长等,还有不少不认识的。
  但是,其中还有韦娜,康雪,等这些我深恶痛绝的人。
  她们进来后,到处看,检查,然后询问我们工作上的事。

  大概半个小时后,他们离开了。
  我和徐男送走了她们出去后,百思不得其解,这是干嘛啊。
  徐男说道:“就是随便来检查的吧。”
  我说道:“不对啊,平时没有啊。”
  徐男说:“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劲,赶紧问问。”
  我问:“问谁。”
  徐男说:“副监狱长,快去。”

  马上去找贺兰婷。
  作为监狱的副监狱长,贺兰婷的地位,仅次于监狱长,政委等几个人,但是,贺兰婷的人脉,甚为广阔。
  贺兰婷在办公室里。
  如常一样,她即使不打扮,也美得惊心动魄。
  我敲敲门进入了她的办公室后,她看看我,问:“什么事。”

  我说道:“表姐,刚才,突然有一大群人,在监狱长等人的带领下,去检查了我们监区。”
  贺兰婷说道:“是吗。”
  我说:“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说:“那你不去陪同呢。”
  贺兰婷说道:“已经有监狱长,和政治处主任等人去陪了,我还需要陪吗。”
  我说:“那,她们是来随便检查的吧。”
  贺兰婷说:“不是,是特地来检查,因为你们监区,最近一段时间,各种问题不断,女囚死了几个,有人打报告,提议撤掉你和徐男。所以,管理局和司法的派人下来调查,看是不是决定真要撤了你们。”
  我大吃一惊,这么天大的事,她竟然不早和我说。
  我说道:“你,你,你怎么不早和我们说。”

  贺兰婷说道:“说了怎么样,不说又怎么样?”
  我说:“你说了,我们好做迎接准备啊。”
  贺兰婷说:“迎接什么呢。”
  我说:“迎接各位领导啊。”
  贺兰婷说:“迎接不迎接,不都这样子。”
  看她这态度,什么监狱管理局,司法的,她都统统不放在眼里了啊。
  我说道:“什么都这样子?”
  贺兰婷说:“即使你们迎接工作做得再好,请吃饭喝酒,招待很好,她们回去了,该撤你们,还是要撤,不该撤,还是不会撤。”
  我说:“这主要是我们工作方面做得好,是吧。”
  贺兰婷瞪了我一眼,骂道:“真是个煞笔,脑子这么不开窍,平时和我周旋的时候,怎么那么聪明。”
  我眨了眨眼,说:“表弟愚钝,请表姐示下。”
  贺兰婷说道:“有人请示提议让监狱长监狱管理高层撤掉你们,因为你们监区总是出问题,提议撤掉你们的,肯定是你们的敌人,知道是谁吗。” ,
  我说:“康雪?韦娜?”
  贺兰婷说:“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是你们的敌人。”
  我说:“哦,哦。”

  贺兰婷说:“但是,撤掉监区长,指导员,不是想撤就撤,有些管理高层不同意,还需要请示上面部门。谁不同意,你知道吗。”
  我问:“是你吗。”
  贺兰婷说:“哦,你知道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