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6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2月14日上午,帕西瓦尔再次召集全体指挥官开会,告诉大家说汽油和炮弹即将告罄,饮水再过二十四小时将点滴皆无。他说他将在下午16时要求日军停火。天还没黑,他就得到了允许去做他本来就准备做的事情。韦维尔发来了一封电报,给予帕西瓦尔在一旦战斗变得“毫无意义”时,“决定停止抵抗的权力”。但是,“不论发生什么情况,我仍对你和全体部队过去数日的英勇努力表示感谢。”

  帕西瓦尔迅速召集主要指挥官宣读了韦维尔上将拍来的电报。英印第三军司令官希斯中将曾经在一战中左臂受伤,从肘部到肩膀的骨头被打断,只能靠肌肉支撑,“这时,无论谁都不想逃跑了!”希斯中将缩着肩说。贝内特少将也不断摇头:“没有水了。”指挥官们一致同意投降。帕西瓦尔向韦维尔发出了最后一封电报,“由于敌军攻击所遭受的损失,水、汽油、粮食和弹药都已告罄,因此不能再继续作战。各级将士已尽了最大努力,对于你的支援表示感谢。”他下令销毁密码本和机密文件,之后派遣纽毕根准将等人为军使前往日军阵地协商投降。

  2月15日下午14时许,攻入布基帖马街道的第五师团第十一联队正面出现了一辆破旧不堪的英军小轿车,——这时候第五师团的士兵连步枪子丨弹丨都快没了,再打下去只能端起刺刀进行“猪突冲锋”了。那辆小轿车车头的一边插着一面“米”字旗,另一边插着一面白旗。车子径直驶到日军阵地前边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来三个扛着白旗的英国人,他们分别是英军参谋纽毕根准将,英印第三军的参谋怀尔德少校和司令部的一个秘书,“决不考虑投降”的英军终于决定投降了。

  山下奉文慎重地研究了纽毕根准将带来的帕西瓦尔的信件。信中说,希望在新加坡市政厅内和总督一起与日本人举行停战谈判。山下有些怀疑英军投降的真实性,便派曾经在美国留学的杉田中佐去和纽毕根交涉,提出大致的投降条件。山下提出,不是日军去他们那里,而是英军要到日军的阵地来协商投降事宜。同时强调纽毕根官太小,必须由帕西瓦尔亲自前来,以表示英军投降的诚意。
  双方约定,下午18时在布基帖马街三岔道北边的福特汽车工厂办事处具体交涉。对于山下提出的必须由珀西瓦尔本人参加谈判的条件,英军代表满口答应,——败军之将不可言勇呀!
  负责接洽的杉田中佐随着纽毕根少将一起来到了英军的司令部,之后和帕西瓦尔一行一起乘坐两辆汽车前往谈判地点。之前因为骑摩托车出现事故受伤,杉田的脖子上还打着石膏。估计这家伙年轻时学习也不怎么用功,留学美国几年连英语都没学好。坐在帕西瓦尔身边的杉田困难地扭着身子,用结结巴巴的英语对中将说:“我们打了两个多月,现在终于可以结束了。英军作战英勇,我向你们表示钦佩。”帕西瓦尔礼貌地轻声回答了几句,瘦削的面孔涨得红红的,双眼充满了血丝。

  杉田要求乘车的帕西瓦尔一行中途提前下车,打着白旗改由步行前往谈判地点。因为日本人在沿途安排了许多摄影师,将对这一历史时刻拍照留念。但是英军也不傻,在行进到离谈判地点不远时,他们机敏地发现日军的随军摄像人员在拍照,很明显这些照片会迅速传遍全球。帕西瓦尔立即把白旗拿下肩头,让白旗低垂向地面,以此来抗拒日军的羞辱。
  1942年2月15日下午18时,珀西瓦尔和他的参谋长特朗斯准将等人到达福特汽车工厂办事处门前,他们立即被日本新闻记者和摄影师团团围住。这是一个震惊世界的重大新闻,也是日本南方作战取得的历史性胜利,摄影师们开始争先恐后地抢镜头。英方一行人穿着短袖英国陆军制服,短裤、长统袜,头上戴着像洗脸盆一样的扁平钢盔,帕西瓦尔的手里拿着白旗,真是说多丢人有多丢人。
  他们迅速冲破记者们的包围圈快步走进屋内,在一张未铺桌布的桌子一边并排坐下,那样子实在显得可怜。这些打了败仗的人在静候山下奉文出场。房间不大,前前后后涌进来的40多人使得房间十分拥挤,——谁都想亲眼见证这一重大的历史性时刻。
  英军投降对于山下奉文来说既是在意料之中又出乎预料之外,它来的太突然了。山下甚至怀疑这是英国人玩弄的缓兵之计,以至于还没来得考虑投降的具体条件,对谈判的细节更没有仔细琢磨。在英国人等待了五分钟之后,山下阴沉着脸走进了会场,笔挺的土黄色陆军军服上挂满了勋章。那些日军参谋能够看得出来,司令官原来已经稍显花白的小胡子明显刚刚用黑发蜡染过。
  山下中将举止刻板地在谈判桌另一边的中间坐下。担任现场翻译的是新闻记者菱切,他首先对双方进行了介绍。山下一开口就来了个下马威:“我军除了接受你们的投降外,其它一律不予考虑。”之前山下已经从英军俘虏口中得知,英军一直高估了日军的实力,他们认为和英军作战的日军至少有五到七个师团,——连丘吉尔后来在回忆录中也说,他一直认为参加新马战役的日军绝对不会低于五个师团。山下在内心告诫自己,千万不能让珀西瓦尔探得日军只有区区三个师团,且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从而拒绝投降而恢复抵抗。

  帕西瓦尔的个子足足有两米高,按道理山下奉文一米七四的个子在日本人中已经够高了,但面对帕西瓦尔时还是有点仰视。可惜现场的实际状况正好相反,涨红着脸的珀西瓦尔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话语也有点底气不足:“在晚上22:30以前,我们恐怕不能作出最后的答复。”
  “不行”,山下蛮横地说,“你们必须立即投降,否则我们就马上恢复攻击”。
  菱切的英语显然不太熟练,说起话来结结巴巴,英军方面的译员怀尔德少校也同样蹩脚,不时还要翻看手中那本砖头一样的《英日大辞典》。曾在美国留过学的杉田中佐发现投降之事可能会因为产生误解而告吹,就亲自出马代替菱切记者。但他的英语也好不到哪里去,双方的争论还是驴头不对马嘴。加上帕西瓦尔不肯当场表示投降,场面变得更僵了,几口人结结巴巴地打起了手势。
  “你们若不现在决定投降,我们就按照原计划发起夜间攻击。”烦躁的山下有点急不可待,他必须利用英军还没醒过神的时候把投降条件定下来。山下后来回忆说,“我当时认为如果在城内进行巷战的话,我们非败不可。”他将在新加坡采取的策略称为“虚声恫吓,一次成功的虚声恫吓。”
  “贵军能否留在原地不动,我们明天上午再谈?”珀西瓦尔涨红的脸变得煞白。
  “不行!”山下以愤怒的语气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我要求你们今晚就停止敌对行动。我再提醒你一次,没有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
  珀西瓦尔显然被镇住了,他原指望有一个体面的议和局面,现在看来难以实现了。“我们准备今晚20:30停火,但是有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为了防止混乱,我请求20:30之前双方军队都不要向前推进。”
  山下心里松了一口气,但仍装作很勉强的样子,“好吧”,停顿了一下他又显得十分大度地补充道,“投降后,我允许你们保留1000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用来维持新加坡市内的治安。”此举也算给帕西瓦尔留了点面子。

  珀西瓦尔一时没有说话,现场好大一会儿寂静无声。山下忽然警觉起来:“我已经同意了你的请求,但是你还没有明确表示是否投降。”
  珀西瓦尔被逼得走投无路,这是他一生中最感耻辱和痛苦的时刻。只见他先蠕动了一下喉头,又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最后勉强点了点头。
  这种含糊的表态把山下激怒了,他无法接受这种无声的承诺。他告诉日方翻译,他要英方一个明确而简单的答复。可是双方翻译连手势都用上了还是没把事说清楚。坐立不安的山下不时看表,最后他对杉田摇摇手说:“没有必要说这么多话。问题很简单,我要的也是简单的答复。”然后他把脸转向帕西瓦尔,厉声喝道:
  “投降还是不投降?你只需要回答Yes还是No!”——德语很流利的山下能说出这俩单词已经很不错了。
  “Yes,我们投降。”一贯习惯说“no”的帕西瓦尔终于会说“yes”了。这位昔日神气十足的殖民统治者和大英帝国的高级将领,就这样让日本人的虚张声势吓破了胆。稍作停顿后他又说,“我有一个请求,贵军是否可以保证英国平民以及妇孺的安全?”至于占新加坡人口主体的原住民,帕西瓦尔连提都没提。
  “我们会加以注意,请在这份投降书上签字。”
  这场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谈判以英国人的彻底屈服而告结束。公元1942年2月15日下午19:50,珀西瓦尔中将在《关于投降的答复书》上屈辱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