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6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0-26 22:17:10
  (正文)
  尽管战事进展神速,但是第二十五军的攻击力显著下降了。前线的日军士兵已经连续奋战了七天七夜,连勇猛过人的辻中佐都在为日军所遭到越来越顽强的抵抗而感到沮丧。之前情报部门估计岛上的守军不超过30000万人,这一估计显然是一个极大的错误。辻中佐现在认为,英军的人数起码要多出一倍以上。
  后边再也没有退路,困兽犹斗的英军反击势头也越来越顽强,从城内发射来的炮火同样是惊天动地。英军的炮弹似乎用之不竭,而日军的弹药却已经少到了堪称危险的程度。一线各师团所属火炮的炮弹即将告罄,每门野战炮最多只剩下一百发炮弹,重炮的炮弹更少,部分甚至只剩下几发炮弹。士兵携带的粮食也所剩无几,以第五师团为例,每人原来只配备了“大米三天量,干面包三天量,罐头肉三个,酱油粉、豆酱粉五日量,食盐、砂糖各两次用量”,这些补给早已被疲惫不堪的士兵消耗殆尽,很多士兵现在只能靠吸吮残留在口袋里的一点豆酱粉来补充体力。

  在武吉智马高地的山顶上,山下中将眺望着近在咫尺的新加坡城,心里禁不住泛起了一丝紧张。但是他强做镇定,没有将不安在脸上有丝毫流露,以免影响官兵的士气。如果英军发觉日军的这种窘境而拼死抵抗,甚至将日军引入城中开展巷战的话,那么日军就会被拖入无休止的纠缠之中,胜利也就遥遥无期,也很有可能最后功败垂成。冷静的山下命令日军放慢进攻速度,调来轰炸机对新加坡市内实施无差别轰炸,给守军施加更大的心理压力,企图以此唬住英国人并逼迫珀西瓦尔投降。

  从11日到14日,日本航空兵共出动轰炸机4700架次,投弹770多吨。新加坡市内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持续不断,爆炸的气浪与滚滚黑烟遮天蔽日。持续的轰炸导致城内的守军惊慌失措,许多士兵和官员竟然靠酗酒来消除对战争的恐惧,市区到处散发着刺鼻的酒气和死尸的恶臭。
  居民们开始纷纷逃离这个死亡之岛。13日,将3000名指定人员从海路撤到爪哇岛的计划开始实施。奉命撤退的包括政府要人、技术人员、多余的参谋人员、护士以及其他对于未来战争有特殊价值的人员,其中也包括空军少将普利福特和海军少将斯普纳。海军和空军都没了,他们留在岛上也没啥大用处。海面已经被日军封锁,只有少数几条船幸运地冲出了日军的包围圈,大部分船只被击沉而葬身海底。前后十五天之间,日军于新加坡周围海域击沉英国各类船只约八十艘。

  两位少将的逃跑之旅堪称悲惨,他们在航行途中神秘失踪,其结局一直到战后才被知晓。他们乘坐的船遭到了日军驱逐舰的攻击,被迫逃上了一个小岛。船上的45人倒是顺利上了岸。一个身强体壮的新西兰军官随即利用岛上的一艘小木船去寻找救援者,历经千辛万苦于2月27日平安到达了巴达维亚,也就是今天的雅加达。尽管那时候日军对爪哇岛的登陆已迫在眉睫,但是守军还是很够意思地派出一架飞机去寻找那些幸存的人们,可惜他们的救援没有成功。小岛上那些人很多都染上了疟疾,3月底普利福特等14人病死,到了4月斯普纳等4人也病死了。5月14日,幸存者中军衔最高的阿特金斯中校明白,如此下去所有人都不会幸免,就带着另外7个人驾了一只小木船到苏门答腊向日军投降。日军随后派人登岛把最后残存的几个人带走。他们随后全部被押回新加坡的战俘营,——早知如此,何必出去跑那一大圈儿。

  和香港类似,新加坡城还有一个软肋,那就是岛内的水源远不够用,还要通过对岸柔佛巴鲁的送水管输送。为了进一步对城内守军施加压力,2月14日,副参谋长池谷半二郎大佐下令切断了供水管道,缺水导致城内更加混乱。
  与此同时,山下命令前线日军向城市外围的英军弧形阵地再次发起猛烈攻击。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贝内特少将独自决定不让手下的澳大利亚士兵白白送死,命令他们节省已经越来越少的子丨弹丨,只有在保卫他们自己的环形防线时才进行射击,这使得日军的攻势更加凌厉。一队日军冲进了亚历山大野战医院,英军的顽强抵抗使得遭受重大伤亡的日军怒不可遏,他们发疯似的用刺刀挑死了躺卧在走廊和地板上的所有320多名伤员,连正在进行手术的外科医生和伤员也遭到机枪扫射无一幸免,其惨无人道的兽性令人发指。

  山下极尽软硬兼施之能事。2月13日,他让情报参谋杉田一次中佐起草了一份措辞谨慎而严厉的“劝降书”。为了能够醒目一点以便被英军及时发现,杉田中佐将山下亲笔签名的劝降书装在通信筒里,在筒上系上了红、蓝、白相间的飘带,派侦察机将29份同样内容的“劝降书”空投到英军司令部所在地坎宁堡高地附近。劝降书云:
  “我基于武士道精神奉劝贵军投降。贵军以大不列颠传统精神为建军根本,并正踞守业已孤立无援的新加坡,用艰苦卓绝的行动与英雄气概提高大不列颠之声威。然从此以后抵抗已属无益,徒使百万居民遭遇更大危险,置之于刀光火影之中。战局既定,新加坡陷落已近在眼前,继续抵抗不仅徒劳,且将为城内广大非战斗人员带来直接损伤,陷百姓于更大痛苦与战祸之中。何况按我军之见,你等继续顽抗已不能再为英军增添声威。故特敬告贵官,希即停止无意义之抵抗,并自现在起顺从我人之忠告,立即迅速停止英军全线之作战行动。如贵官仍继续抵抗,吾人自人道之观点万难再予忍耐,不得不继续对新加坡予以猛烈之攻击。最后特向贵官致意。”

  但是直到14日晚,仍然没有等来英军的答复,沉默是金的珀西瓦尔中将已奉命“战斗到底”。日军各级指挥官越来越为新加坡的战况发愁,“我希望新加坡不至于成为第二个巴丹。”军参谋长铃木中将在自己的日记里如此写道。开战之前多次深入马来亚和新加坡进行实地信息搜集的情报参谋朝枝繁春少佐预言,英军如果再坚持一个星期的话,“他们真的就会打败我们的”。
  山下的神经越来越紧张,他遥望仍然高高飘扬在坎宁堡上的“米”字旗喃喃自语道:“如果新加坡的守军拒不投降,后果不堪设想。单是攻下坎宁堡高地就得用一个星期,要完全攻占新加坡更不知要多少天。”激烈的战况使得很多人发生了动摇,副参谋长池谷大佐建议暂停攻击,让前线部队进行休整,补充粮草弹药。还有人干脆提出暂时撤离新加坡,返回马来半岛另作计议。
  “敌人也很困难!”山下怒声呵斥道。他坚决反对停止攻击,撤离更是连提都不用提。久经沙场的山下清楚,战争的胜负往往取决于关键时刻能否咬牙坚持的那一瞬间。那些疲惫不堪的士兵完全是凭借精神在作战,如果停止前进他们会更加疲劳,甚至意志崩溃。思虑良久的山下决定坚持下去,与英军进行意志的较量和神经的对峙。
  为了彻底摧毁敌军的抵抗意志,山下孤注一掷地下令集中剩余的炮弹轰击居民区。炮火所到之处,无不是一片片瓦砾与断肢残臂,其状惨不忍睹。山下同时顶住各方压力,严令三大师团长立即加强攻击,不得有丝毫松懈,决定战争胜负的时机就在眼前。已成强弩之末的日军的最后一击终于收到了奇效。就在山下焦虑万分之际,来自前线的电话铃响了,一名指挥官报告说:对面的英国人终于打出了白旗。

  在日军强大的压力之下,对面的帕西瓦尔终于顶不住了,意志薄弱的中将精神已接近崩溃。2月13日,韦维尔在万隆接到了帕西瓦尔要求准予投降的请求。帕西瓦尔说,“新加坡全市已经在敌军炮火的射程之内,我们还有断水断粮的危险。据各指挥官的意见,交战的部队都已十分疲乏,既不能抵抗日军顽强的进攻也无力发起反攻。我的下级指挥官一致认为,因争取时间使新加坡城内遭受巨大损失和惨重死伤是得不偿失的,继续流血已经毫无意义”。韦维尔拒绝帕西瓦尔放下武器,他的答复是命令守军“继续尽可能长久地在最大程度上重创敌军,必要时进行巷战”。帕西瓦尔解释道,“日军已占领了大部分水库,饮水所存无几”。韦维尔答道:“你们的英勇抵抗是有意义的,必须以最大限度的毅力继续抵抗。”话虽说的硬朗,但韦维尔也知道新加坡大势已去,在随后发给丘吉尔的电报中他说:“担心抵抗恐怕不会持久。”

  惊慌失措的绝不仅仅是帕西瓦尔。早在13日以前,托马斯总督就下令破坏了广播电台设备,烧掉了五百万海峡元的纸币。市内主要酒类销售公司所有的一百五十万瓶洋酒和六万加仑的中国美酒也被倒进了地沟,——心疼呀!
  日期:2016-10-26 22:19:16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