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7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纪委的工作经历,让木槿花养成了忍耐和果断的好习惯,所以她并不给池坚强在这个事情上过多纠缠的机会,当机立断道:“老池和我的想法是一致的,啊,缓一缓。”
  市委组织部部务会上的异常插曲很快就有多个版本飞出了市委大院,飞到了市政府,飞到了武仙区委区政府。
  传言的力量是强大的,传言的虚构性也是强大的。原本只是几句话的情况,硬是让人给编出了组织部领导们你不服我我不服你分成两派打口水仗的闹剧,更有甚者,还说在会上木部长跟池部长拍了桌子。
  当然,相比与组织部一二把手拍桌子来说,有关张文定的传言才是最离谱的。
  有那不怎么清楚干部考察相关环节的人,说组织部开部长办公会的时候,张文定原本是没有资格进去的,可他却硬闯了会议室,直接跟木部长汇报了一些对刘祖良不利的情况,然后惹得池部长不高兴......

  传言很快就到了武仙区委宣传部长纪文明的耳朵里,他顿时就激动了,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这刘祖良被那个瘟神张屠夫盯上了,不死也得脱层皮,还能上当常务副区长?
  与纪文明的兴奋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武仙区副区长刘祖良了,他在听到传闻后,气得在办公室摔了杯子,据说还怒吼跟张文定势不两立。
  跟这二位都不同,此时的张文定坐在自己办公室里忐忑不已,不时瞄一眼电话,今天这一手算是把木部长给得罪了,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
  这个事情发生之后,张文定就已经考虑好了怎么样给木槿花道歉。今天这个事情确实是他做得不对,其实按规矩,他有什么动作,应该要先向木槿花作个汇报,而不是在部务会上搞突然袭击。
  这是一个对领导尊重不尊重的问题,更是一个木槿花对手下人能不能有力掌控的问题。

  今天这个情况会得罪木槿花,张文定是早就知道的,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得罪了木槿花可以再想办法求得原谅,可打压刘祖良的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身在组织部,张文定对于干部的提拔有着深刻的认识。
  年龄这个东西,真的是个宝,一个有能力的干部,早提拔几年和晚提拔几年,这中间的差别的真的相当大。很多有能力的干部,就是因为在某个正当提拔的关键时刻被人挡了一下路,然后很多年再也上不去了——程遥斤就是这种情况。
  如果刘祖良不是放出了要和他算账的话,他倒还没有一定要针对刘祖良的心思,可是刘祖良既然说了那个话,那就是对他潜在的威胁,他自然要把这个威胁降到最低限度才舒心。

  当然,如果因为刘祖良的事情而让木槿花记恨上了,那也是得不偿失的。可张文定觉得,自己这么干,木槿花虽然会生自己的气,但应该不至于会记恨上自己——如果自己没提出来,到时候部务会上通过了,而网上又闹得更凶了,木部长就会相当被动了。
  只是,会议结束了这么长时间,一个中午都过去了,木槿花却还没有召他前去训话,他心里就有点不踏实了。想了想,他还是下定决心,主动去木槿花的办公室。
  鲁颜玉身为木槿花的秘书,这段时间以来,已经得到了木槿花很强的信任,对木槿花的性情也相当了解了。她知道,今天上午开会的时候,张文定来那么一手,对木槿花来说真是一个打击,她知道老板心里有多大的怒火。
  看到张文定居然还有胆子过来,鲁颜玉心里就起了一股无名怒火,听到张文定打招呼,她也只是从鼻子里嗯了一声,没再多作表示。
  尽管知道鲁颜玉这时候很不待见自己,可张文定还是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微笑着道:“鲁科,老板现在有空吗?”

  鲁颜玉心想你有把老板当老板看吗?
  微不可觉地哼了哼,她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道:“忙。”
  “那......”张文定本想说那老板什么时候有空,可话到嘴边,却又变了一下,“那我等一会儿吧。”
  说完,也不待鲁颜玉同意,便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鲁颜玉扫了他一眼,没说话,过了几分钟,却还是倒了杯水给他,然后才往里间而去,看样子应该是请示木槿花了。
  等待的时间是难熬的,这时候的张文定算是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
  半个小时过去了,木槿花没有召见他的意思;一个小时过去了,木槿花还是没有召见他的意思;等到一个半小时的时候,鲁颜玉看了看张文定,见他坐着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脸上有几分无可奈何的神色,就觉得他态度还算比较端正,主动开口道:“张科长,要不你还是先回去,等老板有空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谢谢鲁科,我再等等。”张文定一脸感激的微笑道,心想这都快下班了,我要真的走了,你不可能还给我打电话的。
  见他还要坚持,鲁颜玉也没再多劝,正犹豫是不是进去给部长续茶的时候跟部长提一提,桌上的电话响了,她接起来,应了一声,然后对张文定道:“老板叫你进去。”
  “谢谢。”张文定站起身,朝鲁颜玉点点头,礼貌地道谢。
  等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个机会,若是今天自己不主动过来,恐怕还真就没机会向木槿花解释了吧?
  木槿花在看文件,对于张文定的到来仿佛没有任何感觉似的,哪怕张文定叫了她一声,她也头都没抬,更没有应声,依旧看着文件。
  张文定只能站在那儿继续等着,今天是他做得不对,领导要惩罚他,他也只能生受着,只要领导心里的气能够消掉,自己受这点冷落和委屈算什么?

  怕只怕领导心里那口气没那么容易消!
  不过,张文定觉得木槿花应该是能够原谅自己的,要不然的话,自己今天就是等到下班,也别想得到她的接见。
  大约过了有十来分钟,木槿花终于放下了文件,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张文定,却不说话。
  张文定迎着木槿花的目光,一脸愧疚地说:“部长,对不起。”
  木槿花冷哼一声,摆摆手道:“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啊,你张科长做得很对,很有主见嘛。”
  一声张科长,就足以证明木槿花心里有多大的怒气了。
  张文定自然明白不可能一两句话就能够让木槿花消气,便又道:“部长,我,我请您处罚我。”
  见这小子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直接就自请处罚,木槿花心里的气这才顺了一些,眉毛一扬道:“你请我处罚你,你想要什么处罚啊?”
  二人都说的处罚,没人提处分二字,看来都还是很冷静的。

  “怎么处罚都行,只要您开心。”张文定一脸严肃一本正经地说。
  木槿花就被他这个严肃的表情俏皮的话给弄得有点哭笑不得,这小子怎么就这么油呢?也太没脸没皮了。
  不过听到他能够这么说,木大部长还真不好太过计较,便道:“我不处罚你,我刚才说了,你做得很对。你都没有错,我处罚你什么?啊?”
  张文定心里就松了一口气,木槿花终于肯给他机会让他开口作解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