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6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珊珊就说:“局长,你现在到了市里,有更宽广的舞台,着眼都是全市的事情,开发区一个小小的招商局,也只有见到我这个老部下了你才会想一想吧。”
  喝酒的气氛就这么起来了,等到马六甲敬过酒之后,话题才算真正地开始。体制内外各种人和事都是谈论的对象,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武仙区副区长刘祖良,张文定对刘祖良表现出了一丝不满,但并未透露组织部对刘祖良考察之事。
  这时候白珊珊自然明白了,便笑着问:“局长,听说刘祖良马上要提武仙区常务副区长了,是不是有这事儿啊?”
  “不清楚。”张文定呵呵笑道,“我是一科的,负责市直,区县班子的对口科室是干部二科。”
  白珊珊就像是没听到他这个话似的,径直说道:“哼,要让刘祖良这种人当了常务副区长,还不知道会祸害多少武仙区的良家妇女呢。局长,这个情况,要给组织上反映反映。”

  “听说刘祖良平时口碑很好啊。”覃玉艳插了句嘴。
  在哪个单位哪个部门里,都有不少人喜欢闲谈,一科二科的科员之间有时候也会谈一些跟业务上有关系的人和事,当然谈的都是出色的、好的一方面的事情,并不会乱嚼人舌根子,覃玉艳也是从二科的同事口中听到了有关刘祖良的一点情况。
  “小覃啊,很多东西不能听到一言半语就当真。”张文定轻飘飘地说了句,然后又看了白珊珊一眼,这才继续对覃玉艳道,“我们就和刘祖良打过交道,你让白局长给你说说。”
  白珊珊就三言两语把那天在黄龙山寨里发生矛盾的事情说了一遍,重点对刘祖良的好se和目中无人做了一番渲染,然后一脸气愤地说:“后来我又听到了些传闻,据说他还利用手中的权力跟很多女干部走得特别近,跟以前组织部王部长有一比。就这样的人,还想当常务副区长?那些被他欺负了的人,怎么就没人到纪委去举报他,到网上发帖揭发他呢?”
  话说完,白珊珊装作无意间往马六甲脸上扫了一眼。

  “珊珊啊,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乱说。以前有人冒用我的名字到市纪委实名举报,搞得我很被动啊。”张文定一脸严肃地说道,明着是训白珊珊,实际上却是对她这个话很赞赏。
  “嗯嗯,这个我知道。不过,这个办法倒是挺凑效的,江南山就这么被搞下来了,王本纲也被免职了。江南山是正处级,王本纲是副厅级,再来个副处级,那就完美了,哈哈哈,这个刘祖良倒是刚好,啧啧......”白珊珊摇头晃脑地说。
  “你呀,你这嘴巴。”张文定就笑着点了点她,道,“不说这些了,吃菜,吃菜。”
  吃完饭,张文定没再分别送他们,而是自己驾车去了开发区,直奔紫霞会所。
  昨天晚上才和武玲真正双修,今天晚上他自然还要过去的,因为明天武玲就要走了。在随江一次性呆了这么多天,武家大小姐真的相当不习惯,知道自己的走火入魔不成问题了,她便只想快点离开。
  当然,张文定双修完毕之后,马上又回了自己家,没办法在那儿过夜。
  星期天的时候,张文定接到白珊珊的电话,说是刚才接到马六甲的汇报,网上有人揭发武仙区副区长刘祖良生活作风有问题、还收受贿赂,说得有鼻子有眼,并且还说不仅仅在网上发布了帖子,也同时往随江市纪委递了实名举报信。
  这个手法,跟当初搞王本纲时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相似的。更让张文定觉得有意思的是,发贴人自称自己姓名叫张文定,是随江一名公务员。
  电话一挂断,张文定还没来得及到去网上找一找帖子来看,覃玉艳又来电话了,说的也是这个事情,而且,也是马六甲给她说的。
  一听这个话,张文定就可以确定了,在网上发帖的事情肯定是马六甲干的,并且可以想象,那小子在干这事儿之前不知道把当初别人搞王本纲的帖子研究了多少遍。
  啧,这个马六甲胆子很大啊,就是懒了点,手法笨拙了点。
  不过,自己并不需要他手法有多巧妙,自己需要的是,只是一个影响。让这小子闹出点影响,并且,这个影响还要让武仙区委宣传部部长纪文明知道。
  唉,也不知道那小子会不会聪明到让纪文明注意到这个帖子,不过想必没那么笨吧,毕竟还有覃玉艳呢。至于马六甲会走什么渠道让纪文明知道,张文定不想多关注,他和覃玉艳两姐弟都能够考上公务员,就算家里没人混体制内,想必也认识许多能人,要不然怎么考得进来?
  事实证明,这个帖子影响真的很大。
  因为有网友很快就找出了以前揭发王本纲的帖子,虽然二者发布的ID不一样,但由于发帖自称的名字一样,而后面这个帖子也自称王本纲的帖子是他发的,只不过忘记用户名和秘码了,所以才另外注册个号码。

  有这么一个解释,事情又都是发生在随江,而且当初就因为这么一个帖子,省纪委出动,王本纲被免职,动静闹得挺大,所以这一次,网友们都期待着这个叫刘祖良的副区长也落个像王本纲一样的下场,甚至还有很多人在后面跟帖说要将刘祖良杀头了才好。
  张文定看着后面的跟帖,也只能暗叹官员在网络上有多不受待见了。
  星期一到办公室,张文定刚坐下来,覃玉艳就递给了他一封信:“张科长,今天一早开信箱看到的。”
  张文定接过来,撕开看了一下,是举报信,一封针对刘祖良的匿名举报信。
  深深地看了覃玉艳一眼,张文定没说话,而是取过记事本,将这封信夹在记事本里,见覃玉艳拿着一份石盘都市报站在自己桌子旁并没有走开的意思,便抬眼问道:“还有事?”
  “呃,还有,还有这个,您看看。”覃玉艳看着张文定,两眼冒出奇特的光芒,将手中的报低平放在了张文定办公桌上。

  张文定垂下目光,便看到了一个硕大的标题:网络实名反腐是奇招还是无奈?
  一看到这个标题,张文定就想到刘祖良,再一细看,果然说的是刘祖良,但又不仅仅只是说刘祖良,还把王本纲的事情拿出来做了个对比,话里话外都是明显地劝告网友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不要乱在网上举报,但在最后,却又反问了一句,一个实名举报,举报人都要先上网再才递到纪委,为什么会这么无奈呢?
  这个反问问得很尖锐,张文定真的相当佩服那报纸的总编,居然敢签发这稿子。不过有了这个稿子,张文定就心里又轻松了许多。暗想,纪文明动手够快的啊,马上就发动了他在宣传方面的优势。
  这个稿子,张文定一看就知道肯定是纪文明搞出来的,毕竟人家是武仙区委宣传部长,而覃玉艳和马六甲想必还没那能力。
  带着举报信与报纸,张文定脚步轻快地往会议室而去——今天上午要开部务会,而干部一科和二科要在部务会上就刘祖良的考察情况作个汇报。
  市委组织部部务会在上午八点半准时召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