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90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冀良青的秘书小魏一见华子建来了,像是他和华子建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的,很客气,很热情的站起来招呼:“华市长要见冀书记吗?我马上进去问问,看有没有时间,对了,水我就先不泡了。”
  华子建对这个魏秘书没有太多的好感,但他也不想得罪这个人,就说:“先不泡了,万一书记有时间见我,泡上也是浪费。”
  魏秘书说:“好好,华市长你先坐一下。”

  秘书小魏进去没两分钟,就热情的出来对华子建说:“书记在里面等你,华市长请进。”
  华子建也没有多说什么话,整一整衣衫,理一理头发,跟着小魏到了冀良青的办公室。
  冀良青笑着站起来,一面指指沙发,说:“坐。”一面自己先一屁股坐了下来。
  华子建也在沙发上坐下,稍微的客套两句,就转入了正题,就把这次到省城要款的事情给冀良青做了汇报。
  冀良青一听马上就能拨款,表现的也是很高兴的,连连说:“好,好,好,子建同志的能力就是不一样啊。”

  其实在冀良青的心中,养殖款要回来的政治意义要比实际意义大很多的,他把这次华子建的要款看成了另一次的对庄副市长的打击,而且是显而易见的打击。
  你一个常务副市长,这笔款子要了快一年的时间都没有要回来,人家一个刚来不久的副市长却轻轻松松的要了回来,谁听了这个情况能不联想到你庄峰的愚笨呢?
  冀良青就笑了,冀良青这个人啊,他不但官威十足,还举止威严,颇有长辈风范,但老谋深算,玩弄权术,城府极深。
  政治这东西,是地域性特征明显的产物,新屏市的人向来有热衷高调、喜欢作秀、迷恋功名的传统,冀良青坐上了新屏市的一哥位置,自己弹笑间已经将新屏市的政坛搞定。当前的情况是,各个部门的一把手大都被自己换了自认为可靠的人,即使应该多一层 人心隔肚皮的思虑,但大方向自己还是把握的住。
  可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新屏市还有一个常务副市长庄峰在,此人善于钻营,颇有见缝插针的本领,只可惜时运不济,形势误人,让他功败垂成,这些年一直没有登上市长的宝座,要是他坐上市长了,那才是自己的心头大患。
  如果说自己是和风细雨的太极高手,庄副市长就是隐藏至深的阴谋高手,是令人防不胜防的小李飞刀。对,他就是时刻躲在暗中伺机而动的暗器高手,从不正面出手,总在暗处发招,不发则已,一发必定直取哽嗓咽喉。他要的就是一刀封喉,一招致命!
  冀良青心中感叹,这个庄峰啊,要是生在古代,必定可以成就一番大事,成为一代枭雄。但现在好了,现在新屏市出现了一个华子建,通过自己对他的观察,华子建有高人一等的眼光,还有感叹人性的复杂,只通过最近和他关联的几件事情就能看到华子建冰山一角的能力。

  诚然,冀良青为人是喜欢玩弄权术,但也必须承认,他在政治上的眼光有独到之处,毕竟他有高屋建瓴的起点,能不依不靠的在北江市新屏市占据独一无二的位置,他本身自然也是有过人的才能,他看出了华子建的潜力,他就想要用华子建来施行自己对庄峰的围剿计划。
  当然了,冀良青还是很小心的,让华子建来要款,这只是第一步,这一步只是象棋中的开局,围棋中的定式,这一步走好了,华子建就必定会为我所用。
  因为对庄峰这个人,冀良青太熟悉,太了解了,华子建抢了他的功劳,抢了他的脸面,他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要是他能有那样的博大胸怀,他就不叫庄峰了。
  那么接下来的棋路应该是这样的,庄峰会在谁都无法预料的时候对华子建发起进攻,而华子建呢,他就被迫的要接受庄峰的挑战,他斗得过庄峰吗,毋庸置疑的说,他斗不过,因为这里没有他华子建必须的天时,地利,人和。
  在这种艰难危机的关头,他华子建就只能来投靠自己,不然怎么办呢?靠全市长吗?靠得住吗?全市长要是真能压得住阵,也不至于在新屏市的政府让庄峰一枝独大。
  所以在华子建汇报完之后,冀良青的笑容是真诚的,也是毫不掩饰的:“哈哈哈,好啊,好啊,不愧是华子建啊,你为新屏市做出了一个大贡献啊,那些养殖户应该感谢你,我们的领导也应该感谢你,我自己也要感谢你啊。”
  华子建到让冀良青的这一通夸奖搞的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些年来,华子建很少听到这样的夸奖,很多时候都是他在夸奖别人,别人给他的都是奉承和讨好,有的献媚之词夸张到了极点,听着都起鸡皮疙瘩,但华子建还是忍受了,他唯独是很少听到冀良青这样的表扬,所以现在有点难为情了。
  冀良青看出了华子建不好意思的表情,依然哈哈的笑着说:“是不是我让你不好意思,好,那我就不夸奖了。”
  华子建有点憨厚的笑笑,从兜里拿出了烟,刚想发,冀良青就说:“以后到我这不要拿你那破烟,记住,烟要抽的少,但要抽的好,好烟尼古丁含量不高,对人体危害小一点,来抽我的。”
  冀良青就拿出了软中华,给华子建发上,他自己到没有抽。
  华子建点上抽了一口,却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
  冀良青一扬眉,有点奇怪的问:“子建同志还有什么事情吗?”

  华子建忙说:“还有一件小事情,想给书记汇报一下。”
  “嗯,说来听听。”冀良青很感兴趣的问,身体前倾了一下。
  华子建直截了当的说:“这次回去和媳妇商量了一下,做了做她的思想工作,她同意也来新屏市,所以我给书记汇报一下,至于安排的问题,请书记安常规办理就可以,没什么其他要求。”
  “哦,这样啊,好事,好事,对了,记得你爱人是省电视台的主持吧。”冀良青很关切的问。
  华子建回答:“是的,是电视台的。”

  “你给全市长汇报了吗?”冀良青突然转换了一个角度,他想要听听全市长对此事的态度。
  华子建就实事求是的说:“刚才给他打了个招呼。”
  “全市长是什么意思?”
  “全市长问了下情况,问我想要安排什么单位。”
  冀良青点点头,这就对了,和自己预想的差不多,这个全市长啊,有时候真不好说他,笨啊,这么好的机会,他总是抓不住,给华子建爱人安排个好工作,这是顺水推舟的事情,这样的事情你都不会做,你说你到官场来混什么?
  冀良青很感慨的摇摇头说:“唉,这老全啊,这还用问吗?你一定说还没想好吧?”
  华子建哎呀一声,说:“冀书记,你也太神了,这你都知道。”
  冀良青嘿嘿的一笑说:“除了这样回答,你还能怎么说,你能说让你爱人做市长?你能说让你爱人去扫大街?这全市长的命题本来就是个错误?这样的问话让你当事人怎么回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