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1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谢”。丁长生和秦墨就像是普通夫妻一样,给登记员发了喜糖,这一切都是秦墨准备的,包括包糖的红袋子,这丫头琢磨这事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丁长生突然有了一种被算计的感觉,但是此时这种感觉确实滑稽的,出门时,丁长生还不顾形象的揽住了秦墨那盈盈一握的纤腰,完全不顾民政局那些窗户后面闪烁着闪光灯的手机,他们是合法的了,还怕什么呢?
  对于秦墨来说,朱明水这里的大门永远都是敞开的,所以当秦墨给朱明水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在中南省,正在往省城赶,想见见他时,朱明水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但是朱明水没想到的是秦墨还带了丁长生过来,所以当秦墨和丁长生一起出现在朱明水在省委家属院的家门口时,朱明水还是有点意外的。
  白山的事情朱明水已经知道了,林一道自认为自己所做的事很高明,很隐秘,其实官场上的事哪有什么隐秘可言,朱明水虽然在白山没有安排人,但是不代表白山没有人想朱明水告诉林一道在白山所作所为。
  “奥,小丁也来了,墨墨,快点进来坐,来就来吧,还带东西,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是说你都是不听,我是拿你没办法了”。朱明水还是一个人在这里住,甚至连个保姆都没有请,下班就到省委家属院后面的菜市场买菜,自己做饭吃,自得其乐。
  “朱书记,身体还好吧”。丁长生笑笑,问道。
  “托你的福,还可以”。朱明水将两人让进了客厅里,但是看到秦墨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这丫头肯定是有事要说。
  “丫头,我看你,是不是有事要说,痛快点,我可不喜欢期期艾艾的人,你是知道的”。 r朱明水坐下后,要给两人倒茶,但是这活被丁长生抢了过去。
  于是朱明水就倚在沙发上,看着秦墨,等着她说。()
  “嗯,这事嘛,我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说,长生,要不你说吧”。秦墨娇羞的看了丁长生一眼,说道。
  “哎,这可是你要来的,也是你说的,这事必须告诉朱书记,还是你说吧”  。丁长生不忙不乱,就连倒水的手都是稳稳当当的,这一点朱明水还是看的出来的,倒是秦墨这丫头显得有点沉不住气了。
  “那好吧,朱叔叔,我要和丁长生结婚了”。秦墨长吸了一口气,终于是下定决心的说了出来。
  “结婚?你们俩结婚?”朱明水果然是大吃一惊,在朱明水看来,秦墨嫁给丁长生绝对是下嫁,秦墨的家族是什么地位,丁长生是什么地位,那么多的富贵公子哭着喊着要娶秦墨,但是秦墨居然嫁给了丁长生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官僚。
  “秦墨,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父亲不在了,但是我还是建议你好好考虑一下,毕竟这是婚姻大事”。朱明水果然是很袒护秦墨的,这么说毫不顾忌丁长生在这里听着呢,什么叫想清楚了?我丁长生哪里不好了?这个老家伙,说话也不考虑下我的感受,丁长生腹诽道。
  “朱叔叔,我想清楚了,一来我很喜欢他,通过这么久的交往,我认定他就是我的归宿,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都是他在我身边的,而且你可能不知道,我父亲尸骨未寒,我家里那些叔叔伯伯们居然上门讨要我父亲的财产,如果不是丁长生在北京陪着我,我怕是早就崩溃了”。秦墨很深情的说道。
  秦墨这话让朱明水老脸一红,虽然自己宣称自己是秦振邦最好的朋友,,但是老友去世,自己居然不敢去送一段,也实在是让人看了心寒。
  本来丁长生心里是不想到朱明水这里来的,他对,朱明水不出席秦振邦的遗体告别仪式很是愤慨,倒是秦墨没怎么在意,这让丁长生百思不得其解。
  “嗯,你自己想好就行”。沉吟了一下,朱明水终于说道。
  “其实这也是我父亲的意思,但是我父亲在世时,丁长生却不愿意答应我,他不想让人觉得他是在高攀秦家,现在所谓的秦家和我没有丝毫的关系了,我也代表不了秦家,所以丁长生才答应和我结婚的”。秦墨不想让朱明水觉得丁长生这是在高攀秦家,所以这么说,以替丁长生开脱。

  “嗯,你们都是年轻人,思想开放,我祝福你们”。朱明水笑笑说道。
  因为高兴,所以朱明水下午没去上班,而选择在家里和丁长生两人聊天,边吃边聊,聊得事情很多,但是没有一件是关于中南省的,这让朱明水都很吃惊,丁长生还真是耐得住性子  。
  在他看来,丁长生和秦墨结婚是一定有目的的,原来自己不能确定目的是什么,但是林一道刚刚在白山想搞丁长生,丁长生却选择了和秦墨结婚,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来找自己,这里面的事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墨墨,我们吃完了,你帮着我收拾一下吧,长生,我们进书房谈谈吧,有些事我想和你谈一下”。朱明水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没说话,但是却跟着朱明水一起去了他的书房,待朱明水坐下后,他也坐在了朱明水的面前。
  “长生,你真的喜欢秦墨吗?”
  “作为妻子,秦墨是个好女人,我一定会好好对她,不辜负她”。丁长生说道。
  “那就好,长生,虽然我没去老秦的葬礼,但是我在心里是很难受的,我也有我的苦衷,可是,你要是对墨墨不好,我饶不了你”。朱明水像是威胁,又像是在解释什么,但是丁长生却没兴趣听这些。

  “我明白”。
  “那就好,说说你的事吧”。朱明水点了一支烟,说道。
  “我的事?我的什么事?”丁长生诧异的问道。
  朱明水也是一愣,对这小子简直就是看不透了,在外面有秦墨,你小子不好意思说,现在就我们两人了,你还装什么,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区委书记吗?
  “林省长在白山的事,我都知道了,都直接施压让白山市委撤你的职务了,你还这么沉得住气?”
  “呵呵,哦,朱书记,你说的就这事啊?说实话,我还真没放在心上,林一道打的什么算盘我管不着,毕竟算盘挂在人家脖子上呢,但是话又说回来,我打的什么算盘他也未必知道,另外呢,这事不要告诉秦墨,她不知道这事”。丁长生一本正经的说道,看这架势,根本没把林一道放在心上。
  这个态度让朱明水很意外,你小子凭什么这么牛逼,连省长要撤你了都不在意?
  “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我”。 朱明水最后说道。
  “不用,其实我现在想的很清楚,位置再高,也早晚有一天会下来,算算人生不过几十年,何必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算是离开工作岗位了,我想我和秦墨一样生活的很好”。丁长生毫不在意的说道。
  “嗯?长生,这可不像是你的脾气啊,怎么,是不是害怕了,觉得这个坎过不去了?”朱明水问道,他猜测是因为丁长生得罪了林一道,这才萌生了退意,这倒是有点意思了,丁长生之前可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念头,一向都是愈挫愈勇的。
  日期:2016-01-12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