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92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看到这一幕差点没把下巴给跌掉,心中惊疑不定,怎么吕青曼会接受他这么轻浮的话语?是因为两人很熟,还是吕青曼外表温婉文静、内里放浪不堪?细一琢磨,吕青曼是年后才来青阳市委组织部挂职的,以前在省里工作生活,李睿这个青阳人不可能跟她很熟,只能算是勉强认识,因此前者可以排除,那就只剩后者了?她果真是内媚闷骚型的女子?哇,那样的话,自己过会儿倒是可以试试她,说不定能很快上手呢。

  他想到这,不无得意的对李睿道:“不好意思啊老弟,呵呵,这都已经吃上了,座位也换不了了,你只好等下次了。不过下次吕部长还跟不跟我们一起吃饭,就不知道了,呵呵。”
  李睿笑道:“所以我郁闷啊……”说着问吕青曼道:“吕部长,你什么时候让我亲近亲近?”
  这话还是用较低的声音说出来的,确保只能被青曼与季刚听到,不让外人听了去,就算能被外人听到也只能是只言片语,听不清全部。
  季刚听了这话,脑门上冒出几条黑线,匪夷所思的看向李睿,这小子还真是有种,说话越来越放肆了,要说前边那句,还能勉强接受,可眼下这句,几乎等于是公然的调戏了,靠,他一个正科级的小干部,居然敢当众公然调戏一个正处级女领导?难道就因为他是市委一秘?可就算他是市委一秘,这也太嚣张了吧?这下看吕青曼不一杯茶水泼到他脸上?!
  他瞪大眼睛看向吕青曼的手,却发现她手没有去端茶杯,而是一动不动,抬眼看到她脸上,发现她已经收敛笑容,俏脸板起,眉梢眼角都带了煞气,斜眼瞪着李睿不言语,似乎被伤害了自尊心,心中大定,暗想,李睿完了,他彻底得罪吕青曼了,虽然吕青曼只是个挂职副部长,但也是可以收拾他小子的,哼哼,真是活该,这不是自己找死?心下却也陡然冒出一个念头,嘴上却没说什么。

  李睿将吕青曼的反应看在眼中,却知道她绝对不会生气,估计只是恼自己这玩笑开过头了,便也没再说什么,对她一笑,转身回了座位。
  等他一走,季刚立刻小声对吕青曼道:“唉,吕部长,也不是我说,李处这两句话可是有点过分,哪有这么跟上级领导说话的呢?何况是对女领导?开玩笑也不带这样开的呀,真是不会说话……不是,已经不是不会说话了,而是稍嫌无耻,道德有问题。不过您大人大量,千万别跟他置气,要是气坏了自己可就不好了。您可以稍后跟杜秘书长说说这事,让他批评李睿。”
  吕青曼抿嘴一笑,道:“我不会跟他置气的……”
  季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睿都说出那么过分的话来了,她还不生气?哦,是了,她可能是表面上装作心胸宽广,暗里却已经记了李睿的仇,当然这样也是官场中人的一贯做法,那自己就再给她的怒火加一把柴,低声道:“其实最早他也不这么张狂,只是市委一秘做久了以后,不自然就变了,变得轻狂骄纵、肆意妄为,以至于现在,他连您这个正处级的领导都不放在眼里,肆意调戏取笑,实在是太过分了,我都看不下去了。”

  吕青曼笑了笑,没说什么,端起茶杯喝水,举止十分优雅动人。
  季刚却以为,她只是脸上笑,心里的怒火已经爆棚了,想到自己两句话就让她恨上李睿,大为得意,转目看向李睿,心想,你小子等着吧,吕青曼不会放过你的。
  李睿此刻正跟纪小佳商量结拜的事情,纪小佳已经找人看好了日子,本周三晚上六点到八点,是结拜的良辰吉时,她因此在盛景大酒店订好了一个小宴会厅,到时会邀请双方家人亲属,搞一个正式的结拜仪式。
  李睿估计本周三晚上也不会有什么要紧事,至多是陪老板宋朝阳在办公室里加班,临时请假是没问题的,便答应了身边这位准干妹子。
  午宴过后,也到了下午上班时间,众人各自回往单位上班。
  吕青曼果然没有放过李睿,李睿刚陪宋朝阳赶到办公室里,就接到了她的电话。李睿猜到她是要问午宴上那件事,正巧新任市委副书记肖大伟来找宋朝阳说话,估计两人怎么也得聊上十来分钟,便直接挂断青曼来电,起身奔了组织部,要当面跟她分说。
  吕青曼虽然只是个挂职的副部长,但好歹也是副部长,是有自己的办公室的,甚至组织部还给她派了秘书,不过她没要。李睿走到她办公室门口,也不敲门,推门就进,进屋一看,她正坐办公桌里发呆呢,看到她又呆又萌的小模样,忍不住好笑,反手把门关了,叫道:“老婆大人!”
  吕青曼见他来到,忍俊不禁笑出来。

  李睿快步走到办公桌里她身边,抬手就去拉她,要把她拉起来。吕青曼嗔道:“哎呀,干吗?”李睿道:“起来,我坐,然后我抱着你说话。”吕青曼脸孔微红,警惕的看了屋门一眼,道:“别闹,上班时间,让人瞧见不好。”李睿笑了笑,也没坚持,一屁股坐在桌沿上,看着她道:“被别的男人献殷勤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呀?”吕青曼莞尔,道:“我就猜着你午宴上那两句不是无的放矢,果然,跟季刚有关。”李睿道:“废话,季刚当着我的面引诱我老婆,我要能忍就不是我了。不光是我,小佳都看不下去了。”

  吕青曼听了就吃吃的笑,俏美的瓜子脸上遍布笑容,衬着午后的阳光,当真是容光娇艳、不可方物。李睿看得把持不住,凑过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亲后不过瘾,又亲了她小嘴一下。吕青曼大嗔,忙将他推开。
  “哎呀,别耍讨厌……”
  李睿哈哈大乐,道:“可笑季刚根本就不知道,你是我老婆,他要是知道,估计也不好意思当着我的面往你跟前腻乎。”吕青曼笑道:“你吃醋啦?”
  李睿摇头道:“没有,一点儿都没有,他根本不值得我吃醋,因为我知道我的亲亲好老婆一心一意爱着我,是不会被别的男人拐跑了的。”吕青曼奇道:“那你干嘛还说那两句怪话?”李睿笑道:“小佳劝我宣示主权,我又不想当众表明咱俩的关系,所以就借用那两句话宣示对你的主权,暗示季刚:在吕部长面前,你不如我受宠。”
  吕青曼呵呵笑起来,道:“你就会胡闹。”说完问道:“你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过季刚啊,他干吗说你坏话?”说着将季刚添油加醋的话讲了。李睿听后冷笑道:“我跟他的恩怨可是由来已久,不过简单点说,他老板于和平,跟我老板是对着干的,那我们两个作为秘书的,也只能对着干了。他倒挺会找机会,一有机会就中伤暗算我,看来以后我还得多防着点他。”吕青曼叹道:“身在官场,真是身不由己啊,就拿站队来说,你要想有个好发展,就必须要站队,可一旦站队,就算没有政敌也要生出政敌了,哪怕你不想这样,唉,你以后不知道要多出多少政敌来。”

  日期:2016-10-27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