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5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突然接到徐莹的电话,张文定有点意想不到,笑着道:“他到你那儿告我的状了?”
  “呵呵。”徐莹轻笑了一声,算是答复,随后又问道,“你呀,你以前没这么争强好胜的啊?”
  “我可没争强好胜。”张文定将车靠边停下,笑着道,“是他做得太过份了,怎么说也是个副处级领导,欺负人家一个打工妹,有意思吗?啧,我说莹姐啊,他是不是还跟你说了,要你明天早上找白珊珊谈个话,最好调个岗?”
  “几天没见,学会挤兑人了啊。白珊珊那儿你放心,只要我在开发区一天,就没人动得了她。我说,你对她挺好的嘛。”徐莹哼了一声道,“刘祖良不是个简单角色,以前也帮过我的忙。你呀你,做什么事情之前怎么就不先跟我打个招呼呢?”

  “我都不知道你认识他。”张文定知道了白珊珊不会有事,也不接跟白珊珊有关的话,任由徐莹自己去胡思乱想吧,他只顾把有利于自己的理由随口说就来,“况且当时情况紧急,根本就来不及向你请示嘛。哎你打电话过来不是为了批评我吧?”
  “你现在是市里的领导,我怎么敢批评你呀?”徐莹调笑了一句,然后又语气诚恳地说,“跟你说过多次了,做事情不要太冲动。刘祖良这次恐怕会上武仙的常务副区长,你多结交几个人,不比得罪人强些?他在市里省里都有人,个人也有能力,路子宽得很,就是气量不是很大,喜欢记仇......以后说不定还会打交道,明天我作东,你和他再见个面,喝个酒......”
  “莹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我是什么人你也应该清楚。”张文定打断徐莹的话,冷哼一声道,“以前我不怕江南山,不怕王本纲,现在就更不会怕他姓刘的。他喜欢记仇就让他记,我倒想看看他能把我怎么着。”
  听到张文定这个话,徐莹就知道自己的打算落空了,叹息了一声道:“那行吧,当我没说。”
  张文定听徐莹语气有点生硬,便哄着她道:“莹姐,你别生气,这个事情我心里有数。来,亲一个。”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你真的要注意了,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仇人多堵墙。”徐莹冷冷地说,“你看吧,就你这个样子,迟早有天会惹到你惹不起的人。你别看刘祖良现在只是副处级,可你要搞清楚,他今年才三十五岁,马上就要当常务副区长了!你再好好想想,啊?”
  三十五岁的常务副区长,虽然不是特别年轻,但也绝对是年轻有为的,这一点,张文定相当清楚。
  不过,见徐莹总是在说刘祖良,张文定就有点不耐烦了,淡淡地说:“行了,我想得很清楚了,这个事情你别管了。”
  “好,好,我不管,我不管。”徐莹说了这么句话,便果断挂断了电话。
  张文定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心里也相当不爽,有一股邪火在心里乱窜。
  今天和刘祖良对阵,虽然他占了上风,可是心里那股气毕竟没有放出去,现在算是被徐莹彻底勾起来了——自己的女人为了另一个男人和自己生气,这能不让人冒火吗?
  他没有怀疑徐莹和刘祖良之间有什么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可是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吃醋的时候往往并非要知道情人背叛了在自己,很多时候,几句关心的话也有可能挑动心里某根神经不舒服。
  张文定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先前在黄龙山寨的包厢里,他硬要和刘祖良过不去,一方面是因为要为白珊珊出口气争个面子;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舅舅严红军点明了刘祖良很得高洪的器重而惹得他心里不爽。

  高洪他惹不起,一个刘祖良他还惹不起吗?
  刘祖良,你算个什么东西?气量小是不是?喜欢记仇是不是?还当常务副区长呢,就你那好se**样,有能力当好常务副区长吗?就算当了常务副区长也是吸广大人民群众的血,惹得老子火来,从中插一手,让你这个常务副区长当不成!
  老子能够扶程遥斤上正处级,就不信不能阻止你进步。
  妈的,威胁老子的手下不算,居然还到徐莹面前告老子的状,你***什么东西!
  心里愤愤地想着,他放下手机,将车开动,很快便到了青鸾庄,进门后直奔楼梯,往武玲的房间而去。
  闲来无事,武玲正在房间里练毛笔字,看到张文定阴着张脸进来,就笑道:“怎么了?被领导骂了?”
  “遇到了个恶心事儿。”张文定摇摇头,却没兴趣跟武玲说刚才遇到的事情,翻了个白眼道,“这几天怎么样?我的股票赚了还是赔了?”
  武玲看了他一眼,重又把目光落在桌面的宣纸上,嘴里道:“肯定赚了,你就对我那么没信心?”

  总算听到了个好消息,张文定脸上才露出些笑意:“怎么会对你没信心?要对你没信心的话,我也不可能把钱都交给你是不是?我就知道肯定赚了,就是不知道具体赚了多少。”
  “这个你问我也是白问,我不知道。”武玲回了一句,感觉到这字恐怕没法再写下去了,干脆放下手中的笔,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不知道?”张文定今天虽然酒喝得不多,可反应却不是很快。
  “你那么点钱,难不成我还亲自操作?”武玲白了他一眼,道,“早交给下面人做去了,你就别管那么多了,好好做你的事就行,这笔钱放在我这儿肯定比你做任何生意都利润高。”

  想想也是,以武玲的身份,如果真的亲自去操作区区几万块钱的投资,那说出去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况且,她本人也不愿意干这种事儿不是?
  她这么一说,张文定倒是不好再提钱的事了,反而走上前去,对着武玲的字看了几眼,赞道:“姐姐,没想到你人长得漂亮,字也写得漂亮啊。”
  “你这算是恭维呢,还是挖苦啊?”武玲笑着道,“我只是偶尔写几个字,还是被我爹给逼的,没师父教,也没天份,一直写得勉强。你从小跟着干爹,在这方面肯定比我强多了。来,写几个字给我看看,让我也学习学习。”
  “我打架还成,写字就马马虎虎了。”张文定摇摇头道,“师父从来不要求我把字写得多漂亮,道家的理念是随性自然,没那么多强求。”

  武玲扬了扬眉毛,一脸不相信的神色:“说得跟真的似的。”
  “本来就是真的。”张文定道,“你想想看,自从我们认识之后,我平时的所作所为是不是算得上随性自然?别的不说,自从喜欢上你之后,我没有对你隐瞒什么吧?见到你就直说。想你的时候也是。你看现在,我想你了,就直接跑过来看你,根本就不会管云丫头会不会笑话我。”
  武玲看着他道:“你这几天,天天都过来了,难不成天天都想我了?”
  “当然天天想。”张文定道,“姐姐,告诉你个事情,其实我最想的还是能够在这儿陪着你,不管白天黑夜。”
  “油嘴滑舌!”武玲就笑了起来,伸手对他点了点,“我是你姐姐,可不能随便调戏哦。”

  “没调戏,我这是在沟引你。”张文定更加口花花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