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5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见没人答他的话,便冷哼一声,道:“珊珊,打电话,报警,叫记者,叫你那些同学记者,最好是省里媒体的,外省的也行。”
  当初开发区陶瓷公司那个事情,白珊珊和张文定一起应付白漳晚报的记者时,曾对他透露过自己有一些同学在做记者,她没料到自己随口那么一说领导居然还记在心里了,顿时感动不已,用力点点头,响亮地回答:“是,局长,我马上打电话。”
  听到这二人的对话在,刘祖良就稳不住了,正眼看着张文定:“小同志,我奉劝你一句,年轻人做事莫冲动。”
  张文定眼皮一翻,嘴角泛起个轻笑:“老同志,我也奉劝你一句,做错了事情,是要承担后果的。”
  刘祖良脸一寒:“你......”

  眼见事情的发展要超出控制了,程遥斤心里就很焦急了,可刚才他准备介绍张文定的身份时,却被张文定阻止了,这时候自然更不好点明张文定的身份了,只好不停地朝严红军打眼色。
  严红军是张文定的舅舅,说话做事自然就没有程遥斤那么多顾虑,便在这时候插话了:“文定,你这是干什么?啊?有什么事情可以好好说嘛,报什么警?叫什么记者?要注意身份、注意影响!”
  严红军这个话说得很严肃,同时也点明了张文定的身份,以刘祖良区委常委的身份,只要他不是才从火星回来的,肯定听说过张文定的名字,毕竟这小子干的几件事闹得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点。他明着是训张文定,实际是却是在警告刘祖良,你***不就是个副处级吗?麻烦你搞清楚一下你面前这个年轻人是谁,这就是搞下了江南山搞走了王本纲的张屠夫!
  是的,严红军这个话就相当明显了,虽然他只叫了文定二字,没有提张文定的姓和职位。可是自从张文定出名之后,对张文定了解过的人都知道他和张文定之间的关系。如果他说得这么明白刘祖良还联想不到,那也只能说是天意了。
  张文定听到舅舅在这时候点明了自己的身份,心里就明白了舅舅的意思,他转过头,对严红军道:“舅舅,我给你面子,可以不报警不喊记者,但这个事情今天必须要弄个明白,要对白月月同志有个交待。啊,党员干部是什么?是人民公仆,是为人民服务的,可不是欺负人民的啊。陈书记和高市长多次强调,要加强干部队伍建设......我们的领导干部,啊,不能只重视物质文明,不能头重脚轻......无论如何,精神文明不能丢,党的先进性要保持,权力是人民赋予的,是用来为人民服务的,要让人民群众满意,让人民群众活得更有尊严......”

  说着,他又伸手指向了白月月,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道,“你们自己看看,这叫有尊严吗?不要告诉我这衣服上的扣子是她自己抓掉的。啊,谁要跟我这么说,那我们就到陈书记面前打这个官司去。”
  听着张文定这洋洋洒洒一席话,整个包厢里的人都目瞪口呆了,没一个人出声打断他。
  猜出了张文定身份的人就默默地等着看好戏,而不知道张文定身份的人就在心里鄙视了,靠,这小子是谁啊,说话拿腔拿调的,居然批评起来刘区长了,真当他自己是市委陈书记吗?
  刘祖良被严红军的话一提醒,终于明白了面前这个年轻就是张屠夫那个瘟神,难怪这么嚣张。

  他对张文定还是有几分忌惮的,毕竟江南山和王本纲的下场也太邪乎了,可是张文定这一通话却说得他下不了台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张文定训,他心里那点忌惮就抛到了九宵云外。
  天大地大面子最大,他还真不相信张文定长了三头六臂!
  刘祖良知道自己现在面临着进步的机遇,在这种时候实在不宜跟人结仇,特别是跟市委组织部的人。可是被人欺到了头上,他要还不硬气一下,那纵然提拔了又有什么意思?
  他知道张文定是市委组织部的人,可是姓张的是干部一科副科长,并非干部二科的,他的考察是归干部二科负责,得罪了这个张文定又如何?
  刘祖良从没干过组织工作,他还真不知道干部一科在区县班子的问题上,也是有好几个环节是可以使坏的。是的,使坏,在干部考察的问题上,干部综合科想扶哪个干部那简直是没可能的,可要想坏被考察者的事情,实在是有太多招数了。
  “你想知道什么?你代表哪个来了解情况?嗯?”刘祖良冷哼着对张文定道。
  张文定冷冷地扫了刘祖良一眼,没跟他说话,而是看向了白珊珊,淡淡地喊了声:“珊珊。”
  白珊珊赶紧拉着白月月往前走了一步,然后对白月月道:“月月,你说,刚才是哪个王八蛋想非礼你?”
  白珊珊也够损的,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先就是一顶非礼的帽子扣下去,而且还带着骂了刘祖良一声王八蛋——跟着张文定混了那么长时间,她是很会配合领导了的。

  “白月月,你不要乱说啊,乱说话要负法律责任的。”那个陈总一脸严厉地冲白月月道。
  白月月明显被这场景给吓唬住了,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你吓唬谁呢?法院是你家开的?”白珊珊那张嘴可不是吃素的,当场就给抵了回去,然后又对白月月道,“月月,你不要怕,实话实说,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这里的工作不要干了,回头姐给你找一个。”
  白月月得到了鼓励,便鼓起勇气,伸手指着一个站在一旁的陈总,颤抖着吞吞吐吐道:“陈,他,他要我陪刘区长喝酒......喝了交杯酒......还要喝对子酒......我不喝,他就打我......呜呜......”
  喝对子酒,这是随江的说法。

  意思就是一个男人嘴里含口酒,然后唇对唇将酒渡到一个女人嘴里,那女人将酒咽下之后,再自己端起杯,嘴里含口酒,又唇对唇将酒渡到那男人嘴里去,这就算一个对子酒。
  在酒席上喝交杯酒,这种情况相当常见。
  酒到兴头,男女同事之间来个交杯酒,或者说单位接待中来访和迎接的双方凑出一对男女来喝个交杯酒,这都是一种趣味,可以搞起一通气氛。当然,这种趣味现在也传到了另一种关系中,那就是各酒楼酒店的销售经理,往往会在自己在意的大客户过来后,跟大客户喝交杯酒。
  至于这其中谁主动谁被动,那就不好说了,反正有一条,基本上都是你情我愿的。
  大客户往往都是男人,销售经理往往都是女人,而且通常还是颇有几分姿色的女人。

  交杯酒这个事情,真的不算什么。但对子酒,可就性质不一样了,这分明就是借喝酒之名,行接吻之实嘛,双方自愿的那还好说,可如果是强行的,那就有可能归结为兴骚扰了。
  对白月月的话,张文定稍稍一想就确定是真的了,如果白月月要骗人的话,没必要点出陈总要怎么样怎么样,直接说刘祖良想和她喝对子酒就得了。
  啧,这小丫头还是太单纯了啊,说个话也不知道讲究点方法技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