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90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惊愣了,那钱洒了一地,她却从他身上滚下来,坐在那里“咯咯”地笑,从地地板上检起一叠拆散了甩上空中,让那钱像落叶似地飘下来。

  仲菲依大笑着说:“华子建,你不要这么傻看着我,我不会要你的钱,我们之间,讲钱就俗了,你们那个老庄的钱,我也不会要,本来,是想要的,但是,他骂我了,骂我想在他那得到好处。我就不要了,我喜欢那些不声不响的人,只说想请你吃餐饭,吃了饭,出门时,就提醒你,钟处长,你的手袋忘记拿了,那手袋是我的吗?那手袋是他的,里面装着什么?装着一叠叠钱。”
  华子建眉头邹了起来,说:“仲菲依,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是在犯法!”
  仲菲依满不在乎的说:“你可以去告发我,去检举我。你去,你马上去。”
  华子建说:“你应该去自首,自首才能争取宽大。”
  仲菲依冷笑起来说:“你还跟我来真的了,真要劝我去自首了,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去自首的,你去检举我吧?如果,你不敢,你就把这事告诉你们那么老庄,他肯定会置我于死地的。”
  她一伸手,把华子建手里的酒瓶抢了过来,然后嘴对着嘴仰头“咕咚咕咚”地喝。那曾想,喝得急,呛了一下,就咳起来。喝酒最忌的就是生气,喝酒喝到一定程度,最忌的就是呛,这两点,曼仲菲依都齐了,没咳完,人就软下去了。
  华子建忙抱着她,她便趴在他怀里,舞动着双手打他,她哭了起来,彻底软在他怀里,就只有呼吸声了。华子建摇了摇仲菲依,见她没反应,知道她已不省人事,只得抱她回房间,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见她裙子撩起,便拉伸那裙子,掩住露出的腿。
  这时候,华子建一点邪念也没有了,他站在床沿,看着这醉美人,看着她那泛红的脸,那起伏的曲线,心里不禁感慨万千,这么漂亮光彩照人的女人,却这般孤独无助,她需要爱,需要关心和爱护,然而,她找不到关心爱护她的人。她这些年的处境,这些年的孤独,已经不幸的扭曲了她的心态,她苦苦地挣扎,她走进了一条死胡同。她还能在这死胡同走多久?
  华子建走进卫生间,扭了一条湿毛巾轻轻帮她擦脸。他突然感到,自己对仲菲依太无情了,今晚,自己的确确伤害了仲菲依,且是一点不保留地,一点面子也不给地伤害了她,这个晚上,仲菲依是颇费心思的,要约他到家里来,她准备了酒,准备了音乐,甚至于抱着他跳舞。她对自己是很有信心的,相信自己能感动他,能让华子建舍弃已经有了裂痕的妻子,来选择她。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设防地迎接他的选择。然而,华子建却无视她的诱惑,华子建给她讲述了自己和江可蕊的爱情,讲述了自己对江可蕊的痴迷,说了一个让她也有些感动的爱情故事,便是从这时开始,她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她本来也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女人,她诱~惑他,却不强~逼~他,失去信心后,一点不为难他,她很伤心,她不可能不伤心,她只是选择让自己喝醉去解脱自己的伤心。华子建很无奈,他又能怎么样呢?还想再拥有这个女人吗?这是不可能的!他只能伤害她了。

  华子建关了房间里的灯,不想灯光刺激她的眼睛。他只亮着梳妆台的台灯,坐在梳妆台边的椅子上,也感觉到酒精在渐渐扩散,感觉到一阵阵的疲倦和困乏。
  手机又响了起来,华子建怕干扰了仲菲依,忙走出房间。电话里传来了江可蕊有点忧虑的声音:“你怎么还没到?”
  华子建想了想说:“今晚,我不回去了。”
  江可蕊叫了起来:“什么?你说什么?”
  华子建说:“她喝醉了,我要留在这里照顾她。”
  江可蕊真的有点急了,说:“华子建,你刚才说没喝酒,现在又说她喝醉了,你到底要我信你哪一句?你回来,你现在马上回来!”
  华子建说:“我走得开吗?我现在走得开吗?”
  江可蕊不管不顾的说:“怎么走不开?她是你什么人?她喝醉了关你什么事?是不是你把她灌醉的?是不是把她灌醉了,想要干什么坏事?”

  华子建也有点气了,说:“你不要胡搅蛮缠好不好?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你太过份了。太过份了!”
  华子建挂掉了电话,这个女人,有时候可爱得让人心痛,有时候性任得让人心欢,有时候又气得人心烦无可理喻。
  他回到房间,看看仲菲依,摸摸她的脸,摸摸她的祼露的手臂,然后抖开一张毯子盖在她身上,他心里想,这晚,他是不会离开她的,不管江可蕊会怎么对待自己,自己也是不能现在离开仲菲依。
  仲菲依动了一下,华子建忙放下手机,跑了过去,她可能想要吐了,华子建端起早已放在床下的脸盆,把她扶起来,果然,她就吐了,他一手托着她,也不是故意的,很随手却托着了她软的胸,且是托得满满的,那时候,他一点那种感觉也没有,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她对他笑了笑,他便又扶着她躺下了.......。
  而此时的江可蕊手里拿着电话,呆呆的坐在自己的公寓里,起初她是愤怒的,自己本来已经原谅了他,已经接受了他,但他怎么能为一个不想干的女人又这样对自己呢?
  在爱情和婚姻中,人都是自私的,从利己出发无可厚非,只要不损人就不错了,由于每一个人出生的时间地点等都不同,所以每一个人也就与别人生来就不同,每一个人的成长和生活经历,家庭,环境,受教育,健康状况等都不同,后天的每一个人自然就与别人不同。
  江可蕊是一个很认真的人,她最求一切美好和完美的东西,特别是对于华子建,这关系自己一生的幸福,不能不认真对待。所以江可蕊的生气和愤怒是情有可原的。

  但江可蕊已经饱受了她和华子建的冷战和冲突,就在今天,华子建已经实实在在的告诉了自己,他准备和自己一起到北京去,放弃他最为渴望的权利之场,放弃她从小立下的宏伟目标,放弃他为之奋斗了多年的事业,和自己到长相厮守,那么,难道他说的都是假话吗?
  江可蕊静下了心来,她不相信今天华子建说的都是假话,在华子建说话的时候,她看到了华子建眼中的伤感和真诚。
  扪心自问,江可蕊并不想伤害华子建,敌意的行为和语言假如超过了华子建承受的限度,轻则影响关系,重则种下后患,自己是不是在很多时候都自以为是呢?这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反而会把华子建推向远处,自己给华子建和自己之间架构起一道鸿沟。
  这很不应该,想到这里,江可蕊就拿上了钥匙,她要陪着华子建,就算华子建回不来,这个夜晚自己也要陪伴在他身边。
  华子建正在收拾写污秽之物的时候,门铃响了,华子建吓了一大跳,现在已经是11点多了,谁还会过来找钟处长呢?

  华子建正在犹豫着是不是应该给来人开门的时候,电话也响了,华子建听到了江可蕊心平气和的声音:“开门,华子建,是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