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1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什么意思?”安仁一惊,问道。
  “那个会所的房子地段不错吧,你帮我搞到证据,我保证那个院子就是你的了,够你这辈子吃喝花销了吧,安仁,富贵险中求,你有这个胆子吗?”
  “这个……”安仁踌躇了一下,没吱声。
  “你以为贺飞干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还能活着出来?”丁长生不屑的说道  。
  “哦,对了,丁先生,贺飞还承包了不少的工程,这些我倒是跟着他出去跑过,不过,那些工程都是他从市里直接拿的,然后再分包给其他人,人家要是没有那么大的背景,能拿到这些工程吗?我也是听我的一个老乡说的,到现在不给工资,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拿到钱,前几天还托我要工资呢”。安仁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无意间向丁长生又透露了一条消息。
  “嗯,这我知道了,我告诉你的事,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我回去就悄悄安排”。安仁答应道。
  “自己要小心,我知道贺飞心狠手辣,有什么事直接给我打电话,我又换了一个手机号,你记一下”。丁长生又给了安仁一个新的号码。
  在回去的路上,丁长生想了很多,目前所有事的关键点都汇集到了贺飞那里,林平南在那里出现了,他是柯子华和成功带去的,而贺飞经营的不但是娱乐行业的千里马俱乐部,还贩卖丨毒丨品,操持着皮肉生意,单单是这些就足以让贺飞进去死几回了。
  可是贺飞后面是贺明宣,这个老家伙眼神里充满了阴霾,而且是个老狐狸,最为关键的是,这家伙和唐炳坤关系不错,如果一旦涉及到了贺明宣,唐炳坤会怎么想?

  所以,人情网是世间最难编织的一张网,当然了,也是世间最难解开的一张网,无论是从哪里开始,一个不小心,不但解不开这张网,还有可能结成更多的死结,这还是好的,搞得不好,网一收缩,非但是不能冲破网的束缚,还可能被活活勒死。
  “今晚还回来吃饭吗?”就在丁长生沉思着开车时,秦墨打来了电话。
  “回去,就在路上了”。丁长生笑笑,说道。
  “注意安全,等你回来”。秦墨温柔的说道。
  挂了电话,丁长生瞬间像是满血复活了,去他妈的林一道,去他妈的贺飞,老子大不了不干了,世家这么大,难道还没老子的立足之地吗?把老子惹毛了都炖了你们,一脚油门,汽车飞速向市区里驶去。

  因为丁长生和成功是朋友关系,而且成功一直都在成千鹤面前替丁长生说话,所以当下了班回家后,成千鹤打电话把儿子叫了回来。
  成千鹤把下午的事说了一遍,看着成功,问道:“你觉得这事就这么简单吗?虽然丁长生说了些话,但是这些话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各自所站的位置不同,所以观点不同罢了”。
  “我觉得好像林省长这次来白山,怎么就是冲着丁长生来的呢,按说不至于,丁长生是什么角色,林一道是什么角色,丁长生能入得了他的法眼?”成功也没想到成千鹤会带来这么一个消息。
  对于丁长生,成功一直都是心存感激,而且是竭力相交,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丁长生好像一直都是若即若离的,和成功并无多少深交,因为反观这些年自己和丁长生的交往,两人之间并无多少利益交割,这也是成功一直都很担心的事情,一旦没有了利益共同点,再好的关系都是无法维系的,这是铁律。

  “看不透啊”。成千鹤站起来踱着步说道。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真的要撤换掉丁长生?市委恐怕也通不过吧?”成功问道。(
  “是啊,今天就是当着林一道的面,唐炳坤都没有应允,这不是拒绝是什么?”
  “按说不应该啊,林一道是和石爱国一起来的白山,而且丁长生是省委组织部长印千华的关系下来的,当然了,这背后还是石爱国在运作,但是印千华现在可是紧跟梁文祥的步伐的,而且仲家在京城和梁文祥就有交情,林一道这么做,这能讨的了好处去?”成功皱眉分析道。
  “是啊,看不透,如果我们没猜错的话,林省长怕是有很多的事情瞒着我们呢,我们不知道,只是在前面趟地,他在后面捡拾翻起的果实,这果然是好算盘啊”。成千鹤无奈的说道  。
  “交人交心,和这样的人合作,我们怕是交不到心的”。成功无奈的说道。
  “接下来该怎么办?”成千鹤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成功。
  “我觉得这事还是不要太过着急了,丁长生那里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这家伙有的是办法,石爱国也是个老狐狸,肯定是要为丁长生要个说法的,所以,这事拖一拖比现在办好的多,也算是我们给丁长生一个人情吧,这样,我去找找丁长生,把你的态度告诉他,林一道太远,丁长生这条鱼那不是那么好钓的”。 成功最后说道。
  “嗯,也好,对了,林省长的儿子呢?”成千鹤突然问道。
  “柯子华陪着他玩呢,华子比我会玩,伺候的那小子很舒服,没事”。成功说道。

  “嗯,告诉柯子华,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这可是林家的独子,万一出事,我们可担待不起”。成千鹤现在开始后悔了,夫人外交和儿女外交这都是要看人的,现在看来,林一道这个儿子还真是不怎么样,林家怕是要在林一道这一代断掉了,富不过三代,官不过三代果然是不错。
  现在在丁长生家里,闫荔和蒋梦蝶都很自觉,吃完饭后,各回各屋,把外面的空间几乎都给了秦墨和丁长生,蒋梦蝶还存着一丝那个意思,但是看到丁长生没那个意思,心想,没有就没有吧,自己现在这样挺好,过段时间出国伺候姐姐生孩子去,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
  “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看你今天好像心思很重”。吃完饭,秦墨为丁长生沏了一杯茶,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秦墨忍了忍,还是问道,因为他看得出来,丁长生眉宇间一股散不去的忧郁。
  “没事,工作上的事,你不懂”。丁长生说道。
  “你骗我,肯定不是工作上的事,工作上那点事我什么时候见过你这么愁过?你要是信得过我,就告诉我,我可能帮不上你,但是出出主意还是好的吧”。秦墨犹豫了一下,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坐到了丁长生身边,说道。
  丁长生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顺手揽过秦墨,秦墨的身体开始时有点僵硬,但是随即顺着丁长生的劲道,歪在了丁长生身上。
  “长生”  。
  “嗯”。

  “你喜欢我吗?”
  “嗯”
  “嗯是什么意思?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