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1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的意思是让我再去太阳城逛逛?”郎朋问。
  “那倒也不用,去得太勤,倒反而显得我们好像针对他一样。先就这样吧,等老黑回来再说。他应该快回来了。”这是梁建的猜测,这里这么多事,件件事都能指向老黑,梁建就不信他老黑没有一丝一毫的危机感。
  提到危机感,梁建忽然就想到了昨天胡小英跟他提到的那个电话。他脑海里顿时一亮,这老黑该不会是去找他的那位靠山了吧。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抹不去了,而且越想越有可能。梁建很想知道,老黑背后的那座靠山到底是哪个山头。其实,要知道也不是不可能,从老黑这里下手,总是能寻到一些蛛丝马迹的,但容易打草惊蛇。这个时候,惊了蛇,就不好了。

  梁建暂时将这些念头压了下去,问郎朋:“那天后来纪中全有跟你们联系吗?”
  “有。我已经把手头的资料都复印一份给他了,不过这会不会不太合规矩?”郎朋问。梁建哼了一声,说:“有什么不合规矩的。再说了,这个时候,只要能揪出真相,只要不是太出格的,都不算问题。”
  “他还问我要了一些之前的资料,包括董大伟老丈人的那件案子。”郎朋又说。
  “他要什么,你尽管给。”

  “对了,洛水街拆迁的案子,我能查到的基本已经查全了,回头我把报告拿来给你,你看一下,再深的东西,恐怕不是我能插手了。”郎朋忽然提到洛水街拆迁的事情,梁建愣了愣,半响才想起这件事,最近精力都在永成钢业的事情上了,早就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原本这件事,也只是郎朋自己拧着非要查个水落石出的事情,但他既然查出来了,梁建自然也要看一看。
  还没挂电话,纪中全的电话就进来了,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梁建接起电话,同样是先收到了恭喜。梁建谢过之后,纪中全问他:“现在有时间吗?”
  “有。”
  “那我过来坐坐。”
  “好的。”

  纪中全来的时候,正好碰到赵立新从沈连清的办公室出去,进门坐下后就问了梁建:“刚才我看到永城区的区长赵立新了,他怎么过来了?”
  “我叫他过来的。永城区下面有个陇西镇,出了点事,我让他去拟个解决方案出来。”梁建问。说完,他顿了顿,忽问纪中全:“你觉得赵立新这个人怎么样?”
  “你是指能力还是其他方面?”纪中全问梁建。
  梁建看了他一眼,回答:“我是指他在区长这个位置上怎么样?”
  纪中全没正面回答,而是又问:“怎么,有人跟你投诉了?”
  “我就问你他这个人怎么样,你怎么就那么多问题。”梁建哭笑不得。纪中全笑了笑,终于正面回答了他的问题:“工作上相对比较保守,上任一年来,没什么大动静出来,具体能力怎么样还很难断言,但据说在永城区区政府里面口碑还不错,能在一年里站稳脚跟,我认为还是可以的。毕竟,永城区的区委书记可不是个省油的女人。至于,为人的品格上嘛,这一点我就不好说了,接触不多,不予置评。”

 
  关于赵立新,梁健也只是随口一问,没打算深入探讨。几句闲聊后,两人就进入了正题。纪中全这一次过来,主要还是为了老黑的事情。
  纪中全说:“前天那件枪杀案发生后,我联系了郎朋,从他那边拿了不少资料过来,除了枪杀案的,还有永成钢业和董大伟的那件案子。昨天我研究了一天,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梁健眉头一皱,忙问:“什么问题?”
  “目前我着手的三件案子,一个是陈文生的,一个是永成钢业的,还有就是董大伟的案子。这三个案子,无论哪一个,都需要在政府方面有人帮忙,才能做成。永成的案子不用说,你我都知道。陈文生的案子,仅从他供认的那些事情中就可以基本断定,这案子牵扯到政府方面的人应该不少。而,董大伟的案子,如果城管和老黑的人合作收保护费的事情查实,那么首先城管大队的那批人就要首先问责,如此一来,牵扯到的人就十分多了。这样的结果,必然会引起永州官场的震动,

  我不得不考虑这样做带来的影响,我们是否能承受,主要还是你,你现在的情况,我大概也清楚,我怕动静太大,上面会按耐不住,到时候案子还没结束,你就先离开永州了,那就只能是半途而废了。”
  纪中全说的事情,梁健不是没想过。这三件案子,除了老黑之外,必然后面还站着不少政府内部的人,这其中的千丝万缕,牵一发则动全身,如果真要细究,引起震动的很可能不只是永州,还有可能是江中省,甚至还会牵扯到上面。老黑上面有人这一点,梁健心里已有了百分之九十八的肯定。
  但事情如果不查,梁健过不去心里这道坎。
  “我的意见是,查还是查,但是设个度。到这个度了,就差不多了,不再往下查了。这样,既能有个交代,也不至于影响太大。”纪中全建议道。

  梁健沉吟不语,纪中全之前说的那段话里最后的那句话不是不可能,一旦动静太大,牵扯太广,无论是从公还是从私,有些人恐怕都要把他给从永州弄走。他一走,那这些案子,就只能搁浅了,到时候,凡是参与彻查这几件案子的人,恐怕都会受到排挤和影响。自己怎么样,梁健无所谓,但其他人的前途问题,梁健不得不考虑。
  梁健想了好长一会,都没有下个决心出来。一方面是正义,一方面是委曲求全。从情感角度讲,梁健偏向与前者,从理智角度讲,纪中全说的办法,可能是最接近两全的办法。但还是那句话,如果是后者,梁健如何过得去自己心里的那道坎。
  梁健叹了一声,问纪中全:“陈文生的案子怎么样了?可以结案了吗?”
  “陈文生一案的证据已经搜集得差不多了,等到时机成熟,就可以对相关涉案人员进行控制逮捕了,但不包括老黑。就老黑在陈文生一案中的参与程度,虽然他很可能是幕后最大黑手之一,但从目前我们搜集到的证据来讲,我们没有确切证据证明了老黑是从陈文生那边拿到了钱的。据陈文生自己说,每次他和老黑之间的交易,都是通过另外一个人,而且都是现金交易,也就是说没有交易记录。而且,一旦陈文生的案子动了,那其他两个案子,难度也会相应增大。所以,我的想法是,陈文生的案子再拖一拖,等永成钢业和董大伟的案子水落石出的时候,一起行动。”

  梁健点点头,又问:“太阳城的那件枪杀案的资料你也看了,你怎么看?”
  纪中全沉吟了一下,回答:“依我看,是老黑的人动手的可能性不大。不过,死者被枪杀的时间确实很可疑,如果不是毕望案的凶手已经被抓住了,我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他动的手,从案情来看,目前他是最有直接杀人动机的。”
  梁健叹了一声,说:“现在人一死,永成钢业的案子线索就断了,希望王世根那边会有收获。”
  日期:2016-01-11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