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8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余光处,我瞧见杂毛小道已经跃到了城池的这一边来,朝着那成人腰身粗的铁链子猛然斩了过去。
  他一共斩了两剑。
  仅仅两剑。
  那粗壮得让人惊叹的铁链子倏然而断,吊桥重重落下,砸落在水面上,水花四溅,下面的无数鱼儿都在跳跃而起。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被五彩飞龙给甩到了城头之上去。
  至于将我带到这儿的它,则被四五支长矛一般的弩箭给射穿身子,支持不住,直接栽倒到了城池之中去,发出了嗷嗷的惨叫声,然后又是无数刀兵而下。
  这头带着我们翻越千山万水的五彩飞龙,终于在这里寿终正寝了。
  没救了。
  我听到它那激昂悲切的声音之后,心中浮现出了这么一句话来,不过却没有太多的伤悲。
  因为我的面前,那足以跑马车的城头巷道,前后两边,都有数十人手持各式武器,朝着我这边疯狂冲了过来。

  这些人面目可憎,战力恐怖。
  它们每一个人都有着为摩门教奉献生命的想法,愿意用自己手中的武器,将一切敌人撕裂。
  这里面自然包括了莽撞冲上城头的我。
  孤军奋战。
  我的视野之中,到处都是这些有着丑恶面目的魔门教徒,却没有一个同伴,就连刚才向我信誓旦旦,邀我同行的杂毛小道也再无踪影了去,而此刻的我却根本没办法再一次进入之前的那种超然状态。
  怎么办?
  没有小超人状态,但我还有别的。
  比如……
  大雷泽强身术!
  在众人为之一愣的当口,我摸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挡下了好几人疯狂的攻击之后,开始口念咒诀来。
  这一套咒诀要远比神剑引雷术要漫长许多,所以在此期间,一心二用的我险象环生,每一秒都在经历生死,仿佛随时都会被人给斩下城去。
  我在苦苦支撑,而就在此刻,另外一边也传来了巨大的喧嚣之声来。

  我骤然跃起,瞧见竟然是屈胖三。
  他也加入了战场。
  不光是他,我还看到了朵朵和陆左,还有茶荏巴错土著之中的顶尖强者,在杂毛小道斩断了吊桥,将道路铺平之后,他们冒着无数的箭雨,已经冲到了城下,也有的已经攀上了城头来。
  十丈高墙对于寻常人来说简直是不可逾越的天堑,但是在顶尖的修行者眼里,倒也不算什么。
  我这边的压力顿时一松,这使得我的心中大喜,加快速了持咒。

  战斗在持续,终于,我念出了最后的一段咒诀来:“雷泽生吾辈,八方风云涌——吾命,雷来!”
  雷来!
  吾乃雷神,叫你来,你便得来。
  一股青云之气从我的身体里陡然而出,直冲云霄之上,平地起惊雷,风起云动,炸雷在头顶生成,立刻化作了无数粗壮的雷芒,朝着这城头砸落了下来。
  电光摇曳之间,无数紫芒入体,将我整个人给劈得一阵通体透明。

  巨大如团的雷芒充斥在所有人的眼中,而随后,被没有被劈成焦炭的我举起了手中的剑来。
  意念随心而动,狂雷如期而至。
  降临。
  轰隆隆、轰隆隆……
  一道又一道的电光,从我身边不断摇曳扩展的巨大雷云之上传递了出去,刚才还在群殴于我的那些摩门教教徒,离得最近的,几乎都给劈成了焦炭。

  摩门教徒深居地底,连雷电都几乎未曾见过,哪里受得了这个?
  当前排的十几人都给劈成了焦炭,而我朝着它们快步走来,一举手一抬足,便有人跌落倒地,化作焦炭一堆的时候,恐慌几乎在瞬间生成。
  不得不说,大雷泽强身术实在是一件团战利器,只要不是面对比我强大太多的对手,那简直就是所向披靡。
  我凭着一己之力,将东门之上大半段城墙上的人给赶得鸡飞狗跳,被雷电轰击而死的人其实并不算多,大部分在我还没有抵达的时候,就已经匆匆撤下了城墙之下去。
  我如同搅屎棍一般,将那些防守城墙的弓手给弄瘫了大半。
  而就在那雷电逐渐黯淡,变得快消失了的时候,我的跟前却几乎没有一个能够站得起来的人。
  然而俗话说得好,乐极生悲,就在我意气风发、所向披靡的时候,有一个黯淡的影子突然间会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然后朝着我胸口来了一掌。

  我不慌不忙,举剑便刺,结果那长剑居然透过了对方的手臂。
  是幻影么?
  我心中一愣,而下一秒,那幻影在瞬间就变得无比真实,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
  对方的手冰凉无比,猛然捏住了我的脖子。
  然而在那一刻,我身上残留的雷意却猛然刺了一下对方,雷芒流转,在那人的胳膊上激起一阵波澜来,也让我瞧清楚了对方的本来面目。
  虽然我在茶荏巴错见过无数奇怪模样的家伙,但是这家伙的模样却让我大吃一惊。
  它有着那神话传说中真龙一般的脑袋,头上还生着一对犄角,牛鼻子一般的鼻孔之下,有两根长须垂落而下,浑身都是深褐色的鳞片,眼神宛如星空一般深邃,而即便是被这强大的雷意给点到了,它也丝毫不惊慌,右手猛然一捏,想要将我的脖子给拧断。
  然而这个时候,凭空出现了一把长剑,斩落在了对方握着我脖子上面的手臂上。
  剑刃触体的那一瞬间,火花四溅,而下一秒,那手臂陡然消失了去。
  而我感觉到控制被解除,往后急退两步,瞧见先前不见踪影的杂毛小道出现在了我的旁边,瞧着倏然间退后七八米的那个家伙望了过去,皱着眉头问道:“你是谁?”
  那宛如《西游记》里东海龙王一般的家伙凝如实质,眯着眼睛说道:“谛偈。”
  这人就是偷走了五彩补天石的谛偈?
  此人神出鬼没,虚虚实实,难怪能够从杂毛小道的手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五彩补天石给偷走。
  杂毛小道眯眼打量对方,缓声说道:“你是龙族?”

  那人傲然说道:“然也。”
  龙族?
  虽然瞧见了对方的相貌,但是听到那家伙亲口承认了这事儿,我还是大为震惊,而杂毛小道也有一些惊讶,好一会儿方才冷静了一些,说既为龙族,又如何会成为新摩王的走狗呢?
  谛偈冷哼一声,说新摩王是我母亲,是她将我从一颗蛋孵化成人的,你们这些坏蛋想要毁了我母亲基业,我自然是不死不休。
  母亲?
  杂毛小道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说你的母亲,是生下你的真龙,而不是新摩王这个暴君。

  我在旁边也忍不住插嘴,说孩子,你别有奶就是娘,记住了,你是龙不是人。
  那家伙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手下败将,没你说话的地方。
  我顿时就来了脾气,说嗨哟,你特么的偷袭而已,真以为我弄不过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